February 11, 2020 / 2:06 AM / 5 months ago

焦点:中国节后复工姗姗来迟 防控疫情之际也应警惕经济“局部休克”风险

作者 宿泱韫

2020年2月10日,北京,一名男子戴着口罩经过前门步行街。REUTERS/Carlos Garcia Rawlins

路透北京2月11日 - 尽管本周已是春节后中国大部分省区官方规定的复工开始,但对东部省份的王先生而言,其所在的某高端制造初创企业还没能如期运转起来。

摆在他们面前的困难很多:首先是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用品不足且难符合政府高标准,费尽周折跨洋购买尚未到货;其次,异地员工返回后如何安置,小区拒收、需要隔离,对湖北籍员工尤甚;不同级别政府都出台各自复工要求,而且经常在变,刚准备好,下一版本又出来了;更不用说停滞的订单、上下游企业生产的不确定,以及不断消耗的现金流。

“我们也在和当地政府协调,现在已经基本满足复工要求,准备让一部分本地的员工先动起来,之后再想办法。”他说道,乐观地看,疫情一过,很快能把产能补起来。

始于去年12月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历时两月有余仍在扩散蔓延之中,拐点依然扑朔迷离,也拖累了原本已延后的节后复工潮。虽然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控制疫情发展,但分析人士也指出,同时应避免经济“局部休克坏死”。

“目前来看,中国节后复工情况并不理想,复工时点或将进一步延后,部分企业可能会面临生产经营延后、资金周转承压等难题,”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

结合市政交通的拥堵指数,明明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预计复工的完全实现可能会在2020年3月初前后,若考虑外地返工的隔离期,复工时点有进一步延后的可能。不过他也指出,考虑到当前政策支持力度较大,延迟复工对企业的影响只是阶段性的。

中国国务院近日发出通知称,既要切实做好春节后返程和复工复产后的疫情防控工作,确保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又要及时协调解决复工复产中的困难和问题,尽早恢复正常生产,为疫情防控提供充足的物资保障,为稳定经济社会大局提供有力支撑。

国务院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和有关企业要按照科学、合理、适度、管用的原则制定针对性措施,要推动分批有序错峰返程返岗,统筹制定分类分批复工复产方案。

“经济也是另外一片重要的战场,”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撰文称,在疫情对抗之时,复工是木桶盛水的道理,以最短板为限,目前看口罩可能就是这眼前的“限”,口罩也是这场经济之战的“马蹄钉”,口罩供应足量是人员集聚开工的重要前置条件,是思考有效复工率的关键。

据其预计,未来一周,二产全面复工的难度较高,复工率或仅达30%。按照短期内日供1亿只口罩的估算,扣除交运、医疗两大刚需行业,留给其他行业人员的口罩数量可能在每天6,000万只左右,对应当前二产2亿就业人口,只能满足其中的30%。至月底,随着新产线的投产,有望日供2亿只口罩,二产有效复工可达80%,工业生产与建筑业基本恢复正常。

不过,口罩这个“马蹄钉”对于政府的协调、分配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建议相关部门早作部署规划。如若不然,考虑到百姓与商家囤货、地方协调、不合理采购,复产或将更加困难。

据一位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昨晚透露,全球智能手机代工大厂--鸿海(2317.TW)深圳厂最终周一晚间获当地政府的复工许可。此前一天其郑州厂已获政府核准复工,至此鸿海在中国的两大生产基地--河南郑州和广东深圳龙华两地厂区均已获准复工。惟至周一为止,郑州和深圳厂区的工人返厂率仅约一成。其郑州和深圳龙华两地厂区各有约20万多名员工。

**警惕局部休克风险**

防控疫情虽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但其短期内对生产经营的冲击亦不可小觑,尤其对中小企业而言,三个月可能已是现金流的极限。分析人士认为,在陆续复工的同时,应继续加大对企业的结构性政策支持,结合此前中央地方已出台的租金和信贷政策,将企业从员工工资、房屋租金、信贷本息三大支出压力下解救出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一誓言要坚决打赢肺炎疫情阻击战,坚决把疫情扩散蔓延势头遏制住,同时要保障民生稳定居民消费,特别是要高度关注就业问题,防止出现大规模裁员。

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在最新报告中表示,按照乐观估计,疫情能在2月份以内见顶,但严格管控措施至少在疫情见顶后持续实施一个月。而三个月时间,是部分微观市场主体在几乎没有现金收入情况下存续的极限。

“面对疫情的不确定性发展,我们无绝对权威可尊,无现成机制可用,无完整经验可循;必须保持足够的谨慎和谦逊。”他认为,当前,疫情管控是重中之重,与此同时,也要考虑经济问题。

张岸元指出,疫情管控期间的政策目标,应是维持遭受重创企业的存续,避免经济有机体局部由于“休克”,现金流断裂,出现缺血坏死。这就需要围绕遭受创伤最严重的行业、最集中的地域,区分企业类型,采取专门政策。

他总结称,近期中央和地方密集出台了一批政策,如中央财政、金融部门的举措,上海的28条等,政策的基调是“少取多予”或“不取多予”;建议考虑在疫情管控期间,由社会保障部门出面,根据此前社保缴纳信息,按当地最低工资水平,直接向特定行业员工发放工资,并要求企业在一定时期内维持劳动合同关系。

在疫情爆发后,诸多投行等机构均调降中国经济增长预期。鉴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仍处于上升期,投行高盛上周发表研究报告预测,今年第一季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按年增速将急降至4%,但如果疫情无法于本季内大致受控,全年GDP增速有可能会降至5%或更低。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研究部认为,新冠肺炎在中短期内主要是供给冲击,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生产秩序,此时全面总需求刺激的负作用较大。

应对政策总体应分三步走:首要任务还是防控疫情;其次,应恢复生产秩序、打通物流,同时采取行政、金融、财政措施,对困难行业、困难地区进行救助;第三,在疫情好转、生产秩序恢复的前提下,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配合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恢复市场信心,通过供应链带动上下游需求,使经济增速重新发力。

具体政策上,CF40在最新报告中建议,恢复人流、物流和生产秩序,打通经济循环:在防控疫情的前提下,各地政府应及时组织企业复工,特别是民生相关产业;同时统筹复工与疫情防控的关系。

结构性政策方面:为受困企业提供相对宽松的流动性环境,但坚决防止地方政府强制银行给企业发放工资贷款等行为;地方政府不应强行要求企业在停业期间给员工发放工资;对个别地方政府可以考虑设立专项补助金等。

最后,生产秩序恢复后,总需求政策跟进。采取实质性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其中,财政的赤字率应有所突破、提高至3%以上,同时,货币政策应跟随性地降准、降息、释放流动性,以减少国债、专项债、企业债的融资成本。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此前称,在货币政策方面,中国在国际主要经济体中仍然是少数实施常态化货币政策的国家,工具箱是充足的,可以有效地对冲疫情的影响。至于具体的政策,央行也在认真分析、评估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做好有关的政策储备。(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