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7, 2020 / 8:00 AM / 24 days ago

焦点:疫情影响中国前两月进出口增速双下滑 海外形势严峻警惕二次冲击

作者 许菁

资料图片:2019年12月,天津,一辆卡车在天津港附近一处物流中心运送集装箱。REUTERS/Yilei Sun

路透北京3月7日 - 因春节淡季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国1-2月进出口同比增速双双下滑,其中出口超预期大幅降至去年2月来最低,进口则因民生消费、防控物资等强大内需的支撑跌幅较小。分析师们认为,随着国内疫情边际转好、复工复产持续推进,中国进出口逐渐呈现恢复性增长,但整体形势依然严峻。

这是考虑到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导致海外需求显着放缓,加之外汇市场的波动,给全球经济带来不确定性,中国外贸疲弱可能比预想时间略更长一些,中国经济需要疫情控制后的内需发力。

“1-2月出口放缓是因为国内疫情导致海外对中国商品需求下降,未来出口疲弱将更多由于海外疫情。”南证券宏观分析师杨业伟、张伟称,随着2月下旬以来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未来出口将在海外需求走弱影响之下继续疲弱。

他们并称,中国经济将更为依赖内需,打通复工复产约束瓶颈是关键。目前国内宏观政策已经明显发力宽松,但由于人工、物流以及订单等约束复工复产瓶颈的存在,复工复产滞后导致宏观政策效果成效有限,未来内需回升的速度和节奏关键取决于复工复产的节奏,而背后是对人口流动限制、物流限制等政策的调整速度。

中国海关总署周六公布,以美元计价1-2月出口同比下降17.2%,低出路透调查预估中值-14%;进口同比下降4%,高于预估中值分的-15%。1-2月贸易逆差为70.9亿美元,路透预估中值为顺差246亿美元。

美国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数据显示,今年前两月,中国对美国出口3,001亿元人民币,下降26.5%;自美国进口1,224亿元,增长4.3%;对美贸易顺差1,777亿元,收窄38.9%。

海关总署有关司局负责人表示,中国经济贸易具有较强的韧性和惯性,外加大宗商品装船期和企业进口节奏的原因,前两个月进口仅有小幅下降,疫情对进口的影响尚不明显。

“疫情对进出口的影响是暂时和阶段性的,外贸发展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该负责人称,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短期内对外贸进出口造成一定冲击,但中国外贸发展韧性强,随着疫情防控取得积极成效,以及各项政策措施逐步落实,外贸企业复工复产步伐加快,市场信心也在稳步恢复。

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上周表示,目前浙江、天津重点外贸企业已100%复工,广东、江苏、上海、山东、重庆复工率超70%,外贸大省引领带动作用明显,“随着各项稳外贸政策措施效果显现,各地企业顺利复工复产,全国进出口已经出现恢复性增长的积极势头。”

中国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指出,对疫情的警惕性不能降低,同时也要根据疫情分区分级推进复工复产,要在扩大对外开放中推动复工复产,努力做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开拓多元化国际市场;继续抓好标志性重大外资项目落地,扩大金融等服务业对外开放。

**进口偏弱但不悲观**

相比出口的大幅下滑,前两月的进口表现虽好于预期,但同比仍为下降。分析师们表示,随着国内生产活动的恢复,进口将随之缓慢修复。

杨业伟和张伟指出,复工延迟,国内经济活动偏弱导致进口需求下降,未来是否会回升取决于国内复工进度。由于春节后国内复工持续延迟,经济活动疲弱,导致进口增速同样出现跌落。

其中,铁矿石进口量同比增长1.4%,增速较上月回落15.5个百分点;大豆进口数量1-2月同比增长14.2%,较去年12月回落52.6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则更为乐观,他分析,国内疫情结束了之后,基本到3月底中国的企业全部要复工了,肯定会把前两个月的时间都抢回来,要疫后重建,所以国内需求还是比较旺盛的;另外,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中国要增加1,000亿美元左右的自美商品进口。

“进口倒不是太悲观,”他称,有上述两项支撑,今年中国的进口是不会太差的。

商务部近期发布关于积极扩大进口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有关工作的通知,将扩大医疗物资及生产原料进口,积极利用进口增加国内肉类等农产品市场供应,充分发挥外贸新业态优势,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稍早接受路透独家专访时表示,不会调整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我们希望现在集中精力把第一阶段协议落实到位。在此过程中双方应不断积累和总结经验,之后再考虑第二阶段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合情合理的处理办法。”

**警惕海外疫情影响**

目前,海外疫情呈现加速扩散态势,发现确诊病例的国家亦在增大。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直言,值得警惕海外疫情蔓延,导致部分海外需求被“冷冻”,拖累中国外需,中国外贸疲弱或比预想时间略更长一些。

他强调,海外疫情影响还在扩大,受疫情影响的国家企业、家庭等部门经济活动均受到一定抑制,只要疫情还在扩散,这就可能对中国外贸需求构成一定拖累。目前,全球化的深化,导致全球产业链高度依赖,例如:汽车、飞机、电子产品等产品对全球化高度依赖,只要其中某个环节出问题,都会起产品构成拖累。

此外,由于疫情对经济前景造成较大不确定性,全球外汇市场波动加剧不利于国际外贸。

唐建伟也认为,真正要担心的是3月开始海外疫情蔓延之后,不但影响海外需求,还影响到全球供应链。中国是全球供应链上最重要的一环,所以海外疫情蔓延对中国进出口的第二轮冲击,可能要比国内疫情带来停工停产的负面影响还要更大,今年中国出口前景可能是比较悲观的。

中国国内肺炎疫情防控渐现缓解,而海外疫情的持续蔓延与发酵,令正在提高复工率加紧“回血”中的中国外贸企业再遇冲击,全球供应链亦面临严峻考验。如何将“二次冲击”带来的潜在风险降到最低是外贸企业当下面临的第一要务。多数外贸企业对产业链上下游能否正常供给感到担忧。(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