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中国境内外资本市场连通仍存“接口”障碍 引流入还需管理接轨
2017年9月15日 / 凌晨4点47分 / 2 个月前

焦点:中国境内外资本市场连通仍存“接口”障碍 引流入还需管理接轨

作者 孙琦子

资料图片:2010年11月,香港,一辆电车上的人民币货币符号广告。REUTERS/Tyrone Siu

路透北京9月15日 - 中国正在渐进又谨慎的开放境内资本市场,相继开放了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封闭管道连接起境内外市场,但是由于境内外市场有各自的理念和发展现状,导致这些通道的“接口”并不顺畅,为境外投资者进入境内资本市场制造了一些障碍。“引流入”的下一步,可能还需对境内交易规则和系统做出适当调整。

多位境外机构投资者在“人民币与外汇市场论坛”上表示,他们很希望增加对中国境内资本市场的投资,但目前面临多项“接口”障碍,包括这些通道之间互相并不连通、对冲工具不足、交易规则和结算时间与国际差异明显、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较差等。

“准入渠道的合理化是我们面对的一个很大的问题,目前各类资产渠道都不能互通,QFII和债券通的通道不能通用,CIBM(境外投资者直接投资内地银行间债市)和债券通的准入也不相同,我们必须分别满足合规的要求,这是非常昂贵的。”贝莱德亚太区公共政策主管潘咏年表示。

她并指出,在这种形势下,投资者倾向于什么都不做而是等待一个完美的模式,否则一个通道开了,几个月之后又有了新的,他们此前的配套运营又不能用了,这样的政策风险阻碍了不少资产公司,他们希望能提前获知最终的准入渠道究竟是什么。

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首席执行官Mark Austen也表示,希望债券通的手续、流程能够进一步简化。对外国投资者的挑战在于充分了解这个市场,如果非常复杂,会让投资者很迷惑。另外,不同的“通”之间也没有通道连接,也无形中增加了国际投资者的投资成本。

此外,风险对冲工具不足和离岸人民币流动性低也是国际投资者担心的一个问题。由于当前离岸市场资金池深度有限,而且过去两年来监管层为了狙击人民币空头也时不时抽紧离岸人民币流动性,这对国际投资者造成了很大的资金风险。

今年初,离岸人民币流动性骤然收紧,1月6日香港银行同业隔夜拆借利率(CNH HIBOR)一度飙升至61.333%,隔夜拆息利率此前大多在2%上下甚至更低;离岸人民币隔夜掉期隐含利率亦一度冲上历史高位112.069%。今年5月31日,离岸人民币隔夜拆借利率再度飙升至21.07933%,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再度紧张。而类似的情况在2016年亦多次出现。

“我们通过深港通沪港通买A股结算需要CNH,这个市场流动性不高,我们可能每天进行几千万的交易,但实际上这个市场总流动性很小,而且经常看到CNH因为供需变化出现75%的波动,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瓶颈。我们希望可以在境内结算,人民币的池子更大。”潘咏年称。

香港离岸人民币资金池从2015年起逐渐缩小。2014年12月,香港人民币存款总量录得10,036亿元的历史高位;而香港金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7月香港人民币存款环比增加1.6%至5,347亿元人民币。7月香港跨境贸易结算的人民币汇款总额3,295.71亿元,较6月3,724.85亿元回落11.5%。

**结算和托管的模式差异**

由于境内外市场在支付结算和托管模式上存在差异,深/沪港通和债券通在具体交易时也会给投资者造成资金风险。

据中银香港发展规划部人民币业务处主管杨杰文介绍,由于境内外交收规则不同,境内投资者通过深/沪港通渠道买香港股票,而在卖出股票后并不是直接把港元兑换成人民币汇回境内,而是结算机构需要先把人民币汇到境内,然后再从卖家手中拿到港元,再把港元兑换成人民币,这就存在兑换风险。

为什么结算机构要提前把人民币汇到内地呢?因为中证登需要下班前收到人民币,当天就把人民币分给各家券商;但是香港股票结算系统,资金交收在下午六点,资金交收之后再进行外汇买卖,所以下午六点之后才能和其它货币进行外汇交易同步交收,才能拿到人民币。

“也就是说在五点钟之前,我们要付人民币;但是在六点之后我们才能收回人民币。这就存在一个信贷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杨杰文称。

而债券通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实际的交收流程非常复杂:境外投资者买境内债券是通知开户CMU(香港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会员来支付资金,然后通过香港的CMU汇到内地;另外一方面要把支付结算的指令通过邮件发给CMU。CMU要首先通过CIPS(中国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系统)把资金划给境内卖券的机构,另外把信息通过传真传给中债登。等到内地的卖方收到这笔钱,卖方再发传真给中债登确认收到款项,中债登要收到两个传真,确认无误之后才能进行债券过户。

“这就存在一个问题,CIPS支付是实时的,传真什么时候能收就存在一个疑问。”杨杰文称,“而且对境外投资者而言就存在先付后收的问题,先付出人民币,后才能知道境内的债券已经过户,这就存在资金风险的问题。”

此外,境内外股票市场结算时间也存在差异。中国境内的结算规则是T+0,而国际投资者的通用做法是T+2,国际投资者交易沪股无法按照以往的投资习惯“先卖出再结算”。而债券通为了照顾国际投资者的交易习惯,已经规定境外机构投资者可选择的债券交易结算周期包括T+0、T+1或T+2日,债券交易结算双方中有一方为境外机构投资者即可选择T+2的结算周期。

**正在解决的和需要解决的**

为了吸引境外投资者,中国在“接口”问题上也正在做一些改变。中国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公司总经理张欣介绍,由于债券通推出时CIPS尚处于第一代,交易时间不足以覆盖欧美时区;而很快CIPS将推出新的版本,将把交易时间延长到20个小时,可以涵盖全球时区。此外,新版本也完善了净额结算功能,参与者扩大至境外人民币清算行和境外金融机构。

“新的版本已经基本准备好了,预计十九大前后就可以推出,最晚年底就可以使用。”张欣称。

还有一些问题仍等待解决。

对于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不足的问题,杨杰文建议,当前离岸人民币市场没有中国央行支持的市场,下一步发展壮大,需要有机制性流动性支持,由央行提供流动性支持,而不是仅靠金管局和清算行提供有限的流动性。

他并建议,境内的大额支付系统要和其他的交易系统相勾连,包括外汇交易系统、同业拆借系统和债券的托管系统。实现了PVP(外汇交易同步交收),才能实现解决交易风险的问题。此外,境内的系统也要考虑和境外的主要的金融基建系统相勾连,境外投资者需要的是外币换成人民币再投资,就需要境内外的系统勾连起来。还有一些金融科技的运用要提上日程,协助监管机构更好的管控风险。

“国内资金的安排和做法可能下一步就要考虑境外投资者的需要,进行一些调整,更多的是一些习惯的问题。”杨杰文称,“我自己觉得境内的市场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实际上非常先进,托管系统可以做到T+0, 国际上没有几个托管系统可以做到T+0。如果要吸引境外投资者,可能就需要一些其它的安排。”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大方向不会改变,正如外管局副局长陆磊所言,过去货物贸易通过开放带来竞争促进了优化和繁荣;下一步金融市场也要通过竞争带来优化和繁荣。开放就是规则和国际市场接轨的过程,更多中资机构走向海外,海外机构进入中国,中国境内资本市场散户加羊群效应有可能得到改变。

“中国还是取得了进步,海外投资者机会更多了,市场更开放,方向是对的。我想强调的是几个方面还应该加快步伐,包括进一步开放市场,扩大兼容性,简化程序,提高政策的可预测性、一致性、透明性,以及增加市场流动性和效率。”纽约梅隆银行亚太区主席David Cruikshank表示。(完)

审校 杨淑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