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6, 2019 / 2:35 AM / 4 months ago

焦点:中国基建投资未如期反弹 专项债是否还能有所作为?

作者 宿泱韫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区附近一处建筑工地。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8月15日 - 尽管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传统的稳增长工具--基建投资恐怕也发挥不了太大作用了。最新数据显示,前七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放缓,其中基建投资并未如期反弹,今年6月推出的允许专项债作重大项目资本金的举措,尚未完全发挥效应;即使随着政策逐步落地,预计年内基建投资增速也仅会小幅抬升。

分析人士认为,当前的投资增速与经济增速基本是匹配的,而有市场人士预计的年内增发专项债,可能还需进一步观察,看当前政策是否足以提振信心、稳定社会投资。

“目前不需要太大的力度刺激投资增长,总体上看目前投资增速基本符合预期,也与经济增速比较匹配。”发改委投资研究所体制政策室主任吴亚平表示,在专项债用作重大项目资本金方面,市场主体(包括项目单位和银行等金融机构)还需要适应政策要求,陆续已有项目把专项债当资本金了。

他称,政策已适度微调,从释放投资需求方面,加快投资项目的审批、核准或备案工作;从融资供给方面,加快企业债券发行审核工作,以及专项债发行和允许其作为部分重大项目的资本金。

“专项债如果唱独角戏,意义不大,但如果能带动社会投资,更好稳定信心,意义就大了,”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在一次论坛间隙表示,这里要具体分析、进一步观察,看看当前通过稳基建投资能否进一步带动社会投资,为稳增长发挥作用。

当被问及下半年是否还有可能增发专项债时,他强调,专项债是手段,稳投资稳增长是目标,两者要进行评估,抛弃确定性思维,手段和目标不一定有确定联系,有可能条件发生变化了,手段不一定能确保实现目标,需要优化政策工具。

一位不具名官方人士表示,下一步要统筹好专项债券项目管理和资金管理的关系,地方专项债券是“开正门”的重要举措,已经成为地方经济建设的重要来源,在稳投资稳增长方面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该人士称,如何发挥好专项债作用,除了资金要及时安排到位之外,关键要筛选出符合专项债券支持范围且收益符合要求的好项目,需要开展紮实的前期工作,聚焦短板、扩大有效投资,加大重大项目建设,消除民间投资的隐形障碍。

继此前大幅扩张今年专项地方债发行规模后,中国在6月明确专项债可以用作重大项目资本金。分析人士指出,该政策虽可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基建投资,但考虑项目类型限定较为严格,加之着重强调不能加大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可能被界定为托底式稳增长更为合理。

今年中国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30,800亿元人民币,其中专项债务21,500亿元,较2018年规模增加8,000亿。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新增地方政府债券25,529亿元,占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83%(一般债券8,667亿元、占93%;专项债券16,862亿元、占78%)。

财政部长刘昆最新撰文强调,下一步要在开好“前门”、风险监测、到期债务应对、监督问责等方面下更大功夫,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同时堵住“后门”消化存量,有效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基建投资未如期反弹**

中国前七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低位徘徊,主要的三类投资中,仅有制造业投资增速略升,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均微降。分析人士认为,这印证了中国经济并未走上刺激投资的老路,随着专项债政策效应显现,基建投资年内可能会有所回升但幅度不大。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中国1-7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7%,路透调查预估中值及前值(1-6月)均为5.8%;同期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10.6%,亦低于1-6月的10.9%。

“年初以来出台大量促进基建的对策,但目前来看效果不明显。”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称,1-7月基建投资增长3.8%,为年内最低增速。由于基建投资基数已经很大,拉动基建投资的边际效用减弱,基建补短板对基建投资增速的抬升幅度有限。

他指出,今年加大专项债对基建的支持力度,有助于基建投资回升;而再度规范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对基建投资带来一定影响,预计下半年基建投资有所回升,但幅度有限。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稍早撰文称,过去几个月,中国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已持续在50荣枯线以下。稳增长的政策力度或将逐步增大,但目前基建投资等仍存在较大资金缺口。

他指出,从历史来看,每当出现资金缺口时都会有各种创新,未来专项债券扩容、基建资本金比率下调、新一轮债券置换等或值得期待;基建投资受到债务等约束,其抬升有些艰难但依然是趋势。

自去年二季度,中国基建投资增速告别过去多年的两位数增长,骤降至5%以下的个位增长、甚至下跌,成为拖累投资增速的重要因素,不过随着一系列稳投资政策推出,今年基建投资增速已开始在个位数企稳。

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表示,因缺乏债务刺激与地方政府预期收入下滑,基建投资并未按照某些凯恩斯派学者预期的那样持续发力。一方面,基建投放资金受限,在去杠杆的推动下,地方政府很难进一步举债加杠杆来为基建融资;另一方面,“减税降负”政策的出台使得地方政府收入进一步回落。

“在‘开源节流’两面受压的情况下,依靠‘大搞基建’刺激经济的预期可以落幕。”他在其公众号上撰文称,考虑到7月份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量维持高位,未来基建投资或有小幅反弹,但对于经济刺激的效率已经微乎其微。

中金公司宏观团队在最新报告中指出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四个潜在“压力点”:外需不确定性上升,增长承压;中小银行去杠杆及金融监管多方“补短板”环境下,社融增速可能放缓;年中地产相关政策多方面收紧,地产销售及投资增长可能面临下行压力;消费信贷再次快速降温、叠加下半年减税效果逐季递减,四季度居民部门总现金流增长可能减速。

“随着四季度减税降费边际效果减弱,上述四个压力点可能加大四季度增长下行的压力。”该报告认为,稳内需政策应适度加码,目前货币政策有适当宽松的空间和需要,稳内需稳就业的有效政策选择也包括适当加快基建投资,扩大消费需求,放开服务业准入,及切实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财税和制度成本。(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