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5, 2019 / 9:13 AM / 4 months ago

综述:中国基建补短板效应料上半年渐显 但基建投资增速仍温和

路透北京3月5日 - 在今年提高赤字率同时,中国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支持重大在建项目建设和补短板,预计基建补短板效应将在今年上半年逐步显现,并为经济增长托底;但并不能由此认为基建投资增速将重现昔日荣景。

2019年1月18日,北京,一名男子骑车经过中央商务区一处建筑工地。REUTERS/Jason Lee

分析人士认为,专项债券规模虽有较大幅提高,但赤字率仅从2.6%提升至2.8%,低于市场原本3%的预期,而且中央持续强调底线思维、坚持结构性去杠杆、坚决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措辞依然严厉,意味着今年基建投资增速或许只是温和增长。

“考虑到基建资金来源和债务压力,今年基建投资增速不存在大幅增长的可能。”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指出,由于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消费和投资增长乏力,目前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负担较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大多处于停滞或暂缓阶段,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显得尤为重要。

他并进一步分析称,在基建投资上,今年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5,776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增加400亿元。其中,铁路基建是基建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铁路投资目标8,000亿元,较去年7,320亿进一步扩大,但整体新增投资额保持平稳;公路水运投资和去年持平,为1.8万亿元,水利在建投资仅用文字“再开工一批”替换掉去年的具体数字表述,而新建改建农村公路则未提及。

“预计今年上半年基建补短板效应会逐步显现,来为经济增长托底。但中央‘稳杠杆’立场决定了地方政府在债务融资方面空间依然受限,再加上基建本身边际效应在持续减弱,因此基建补短板也只能作为短期内稳增长的权宜之计,”章俊称。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今日开幕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将2019年GDP增长目标调降至6-6.5%;2019年赤字率拟安排为2.8%,较去年预算高0.2个百分点,财政赤字2.76万亿元;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2.15万亿元,较去年增加8,000亿元。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也指出,2.8%的赤字率目标依然很稳健,没有如市场预期的那样突破3.0%的门槛值。这意味着,中央政府对于未来面临的或有支出保持着较为谨慎的态度。

“官方财政赤字占比未能突破3%,这意味着2019年的国债发行规模将会比较有限。2.15万亿专项债发行将主要用来为重点地区、重点项目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融通。这在地方政府财政普遍吃紧、债务普遍高企的前提下,显得尤其重要。”他说。

去年底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现阶段国内投资需求潜力仍然巨大,要发挥投资关键作用,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城际交通、物流、市政基础设施等投资力度。

**中央措辞依然严厉,基建投资增速料仅温和增长**

中国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放缓,全年同比仅增长5.9%,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快速放缓是重要拖累之一。去年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8%,远低于2017年全年的19%。

不过2018年下半年之后,随着宏观政策开始偏宽松,到四季度基建投资增速已经逐渐显露企稳回升态势,由三季度的同比下跌4.3%转为同比增长5.7%。

“展望2019年,2018年地方政府债发行和资金使用较晚,叠加提前下达2019年地方政府债1.39万亿额度,基建投资有望在预算内财政发力的的支撑下修复至合理增速区间,但一季度高基数将拖累基建的回升,”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称。

她预计,2019年在地方政府债额度提前下达的背景下,全年财政支出节奏将进一步显着前倾,“2018年财政后移+2019年财政前倾”这一财政“积攒”效应,叠加开工旺季和基数效应,二季度初将是基建和社融企稳回升的第一个观察点。

张瑜预期基建投资的企稳回升时点将在今年二季度出现。中国2019年1-2月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定于3月14日(下周四)的国家统计局新闻发布会上公布。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开大地方规范举债前门,严堵违法违规举债后门,妥善处置隐性债务存量,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堵后门要更严、开前门要更大。

“妥善处理隐性债务存量,督促高风险市县尽快压减隐性债务规模,降低债务风险水平,”财政部预算报告称,“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加强风险监测分析,对违法违规举债融资行为,发现一起、问责一起、通报一起,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财政部报告并称,要完善专项债券管理方式,推进实行限额规模全额管理,有关政府性基金预算必须首先用于到期专项债券还本付息,严格将专项债券与项目资产、收益相对应,依法落实偿债责任,确保专项债券不发生任何风险。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团队在点评报告指出,结构性去杠杆仍在推进,关于地方政府平台债务融资的监管趋严,中央政府杠杆率稳中有降,而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由于存在较大规模的隐形债务,其实际杠杆率仍处于较高水平。

“专项债规模较去年有所增长,但距离市场预期仍有一定距离,一方面由于GDP目标区间调降,弹性增加,另一方面也表明积极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态度,逐步告别过去由债务推动的经济发展模式。”该团队称。(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