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4, 2019 / 1:03 AM / 2 months ago

综述:中国就业局势稳中增压 中小微企业困境难解叠加经贸摩擦阴霾罩顶

作者 乔艳红

资料图片:2018年2月,中国石家庄,招聘会上求职者熙熙攘攘。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2月23日 - 中国今年前11个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数已经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16.3%。不过官方智库--社科院在2020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蓝皮书中指出,要看到经济下行压力和中美贸易摩擦影响持续发酵,周期性、结构性、摩擦性因素叠加作用,就业局势稳中有变、稳中增压,点上和局部风险集聚。

蓝皮书认为,宏观经济形势对就业增长动能的影响逐步显现,市场需求有所偏弱,而且岗位流失的行业和地区波及面有所扩大,伴随着部分先行指标走弱,企业用工或进一步缩减,而中小微企业经营困境难解,就业基本盘压力加大。另外,中美经贸摩擦对就业的潜在影响需持续关注。

未来应该继续坚持保增长就是保就业的思路,做好重大投资项目储备,健全公共投资和重大项目建设带动就业机制,并落实支持服务业发展政策,进一步把“双创”引向深入,确保高校毕业生和农民工等重点群体就业稳定。

“要看到当前内外部环境中的不利因素和国内发展两难多难问题增加,内外忧患并存,地区和行业经济发展走势分化明显,一些地方主要经济指标增速较大幅度下滑,就业主要指标走势趋弱,点上风险集聚,稳就业压力有所增加,”蓝皮书中署名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莫荣和副研究员陈云的文章称。

书中称,虽然今年城镇新增就业提前实现目标任务,但增长趋势弱于去年,前十个月新增就业累计同比减少9万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也持续高于上年同期;从各月走势看,城镇新增就业累计同比持续减少,与2009年和2015年时的形势相似,宏观经济形势对就业增长动能的影响逐步显现。

中国今年1-11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79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16.3%。11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1%,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1%,均与上月持平。

蓝皮书指出,从监测企业用工情况看,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企业用工稳定性有所减弱,岗位流失的行业和地区波及面有所扩大,一些往年岗位持续增长的行业和地区,增幅明显下降,甚至由增转负;而且从调研和监测情况看,受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部分外资企业的用工需求有所下降。

具体从行业来看,除了传统制造业用工持续缩减,金融、房地产、计算机和电子产品,以及汽车等行业的用工需求有所减少;从地区看,除了东北地区就业形势持续承压外,广东、河南、贵州等东部和中西部地区的一些省份市场用工需求也有所减少,监测企业岗位持续流失,失业水平略有抬升。

12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中国总理李克强表示,当前国内外风险挑战增多,稳就业压力加大,要多措并举做好稳就业工作,大力支持灵活就业,各地要出台更多支持新增就业岗位的措施。随后有国内媒体报导称,有关部门正在酝酿稳就业政策储备,地方也在展开密集调研,更多支持措施有望推出,其中鼓励灵活就业配套举措或加快落地。

**企业用工或进一步缩减,中小微企业经营困境难解**

受内外需增速同时放缓的叠加共振影响,制造业用工形势面临严峻挑战。

蓝皮书称,官方制造业PMI中原材料库存指数持续低于50,“如导致下一步生产压缩,可能引起用工需求的进一步缩小,制造业企业用工流失或将进一步加大。”

尤其汽车、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化工、家具以及家电等传统重点产品行业增速明显放缓,其用工规模将进一步缩小;与此同时,新动能拉动就业能力或有所减弱,在经历了前期高速发展,甚至盲目扩展后,以互联网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动能也进入新一轮盘整期。

“在资本退热、监管加强、成本上升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部分大型平台企业增速放缓,”蓝皮书称,“电子商务、网络游戏、互联网金融、移动出行等新经济、新业态领域将进入深度调整期,部分企业招用工规模有所缩小。”

中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11月反弹至50.2,为连续六个月处在萎缩区域后首次返回50上方,但分企业规模看,中型和小型企业PMI仍然还在50下方,从业人员指数也至少在过去一年内都是在萎缩区域。

民营企业城镇就业人数占中国全国城镇就业人数的80%以上,且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小微企业。但综合市场需求、成本价格、金融信贷、产值利润等各方面情况下,中小企业经营困难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明显纾解,就业基本盘压力加大。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外部市场不振,部分行业大型企业和优质企业为保增长目标,实施出口转内销或市场下沉,与中小企业争夺低端市场,或将进一步压缩同行业中小企业生存空间,”蓝皮书称。

再加上中美贸易摩擦导致中小企业预期信心不足和避险心态增加,都将进一步抑制其用工需求,部分中小企业可能被迫减产甚至关停,以致职工失业,稳岗压力将进一步极大。

**中美摩擦料将带来产业链和供应链的深度调整**

蓝皮书认为,总体上看,中美经贸摩擦的直接影响对中国就业总体局势的冲击仍将是可控的,但需要重视的是,经贸摩擦的持续发展以及相关世界经济关系的持续调整,将导致产业链、供应链在全球范围内的深度调整,会对国内就业增长和就业结构调整产生更广泛和深入的影响。

“在此轮调整中,可能出现行业、区域、企业之间此消彼长的分化加剧,一些企业为应对经济危局将加快转型升级、‘瘦身’求存,缩小用工规模,行业性和区域性失业风险也可能进一步扩大,需要持续予以高度关注,”书中称。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从区域看,东部地区就业市场出现波动,城镇新增就业增速放缓,监测企业岗位持续流失,求人倍率环比下降。

“受中美经贸摩擦及自身产业升级和结构转型等的影响,东部地区经济增速放缓,产业链和供应链调整将加速进行,地区用工需求或将进一步下降,化解经济变化对就业冲击的能力和空间将进一步受限,”蓝皮书称。

而这对中西部地区的传递效应也将在下一年进一步显现,部分在一线城市找工作的人员受就业形势趋紧和城市生活成本高企的双重挤压,可能加速向中西部城市转移。

**确保重点群体就业稳定**

中国明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将持续扩大,2020年应届毕业生将达到874万人的历史新高,比2019年增加40万人。加之2019年及之前积累的历届离校未就业毕业生,人力资源市场上毕业生供给人数将有所增加。

“从需求侧看,往年吸纳高校毕业生较多的金融、计算机、房地产、汽车等相关行业的发展不容乐观,其用人需求难以有效扩大,供求之间此消彼长的变化,将导致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持续高于往年,”蓝皮书称。

中国2019年7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升至5.3%的高位,逼近5.5%的年度红线,就是受到毕业生集中进入就业市场的影响。

而农民工作为另一个重点就业群体,2019年以来,外来农业户籍劳动力调查失业率就持续高于上年同期,且有逐步走高趋势。蓝皮书认为,在此轮经济下行和经济冲突中,农民工未来就业形势不容乐观。

此外,还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汽车、计算机、信息技术和服务、金融和互联网等高新技术行业减员较多,知识型白领人员失业数量有所增加,未来伴随着中美在高技术产业领域的竞争加剧,此类群体的就业压力或将进一步极大。(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