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4, 2019 / 8:49 AM / 6 months ago

焦点:中国总理首提全面降准 货币政策总量适度扩张箭在弦上

路透上海1月4日 - 一改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注重“定向”和“结构性”调控的表态,中国总理李克强周五明确表示要“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为其多年来首次提及“全面降准”。这在经济下行寒意阵阵和房地产调控初见成效的背景下,意味着全面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RRR)的空间已经打开。

资料图片:2015年6月,北京,车流驶过中央商务区内的国贸桥。REUTERS/Jason Lee

尽管中国央行周三宣布的放宽普惠式降准考核标准预计在本月底实施操作,但在总理释放全面降准信号后,市场对春节前仍有可能降准的预期亦明显升温。受访人士认为,在新的监管框架下,金融机构流动性风险管理已经比较到位;且存款准备金率越高越阻碍利率传导机制的发挥,继续降准有必要也有空间。

“比较高的存款准备金的确也会增加银行负担,尤其是当前银行负债端压力很大,而且准备金越高,利率传导越弱,阻碍利率传导机制发挥,目前全面调是有空间的,可以通过有效的途径降下来。”一位监管官员对路透称。

李克强周五考察三大国有银行普惠金融部并在银保监会主持召开座谈会表示,要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

FOST咨询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表示,由于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当局确实应该考虑全面降准的可能。近两年,央行在放松政策时,主要采取结构性放松,不推出全面降准,主要顾虑:一是担心资金流向楼市;二是担心资金流向地方融资平台;三是担心会影响汇率稳定。

“到了现在,情况在变化,全面降准的条件正在逐步具备。”他称。

具体而言,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很大,预计一季度经济形势会比较差,出口增速将因抢出口因素消退而明显调整,基建难有明显起色,消费仍有减速压力。这时候,货币政策不宜犹抱琵琶半遮面;另一方面,全面降准的三个顾虑也在变化:楼市正在调整,基建亟需资金,强势美元在调整。

“预计央行将视情况择机全面降准。就时点而言,央行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经济金融数据。”他认为,货币政策有必要要进一步调整,以对冲强化监管导致的紧缩效应,比如强化金融监管导致的融资休克,监管政策可以继续微调,在实际操作中为表外融资留出空间。

国泰君安宏观研究团队认为,中国12月官方制造业PMI跌破荣枯线,为29个月来首次,反映出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PMI数据折射出政府正通过基建来维持经济平稳,加之12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授权提前下达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在地方债务化解和偿还压力下,基建反弹将得到一定助力。

“政府债券的供给加大,给市场流动性造成冲击,预计央行将在1月份全面降准100个基点来对冲。”该团队称。

中国股市沪综指.SSEC周五盘初一度创逾四年盘中新低,之后中国商务部宣布中美将展开新一轮贸易磋商,李克强表态称要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宽松预期助推股指大幅反弹,各板块全面开花,券商股领涨,沪指当日涨幅逾2%为一个月来最大。

债市方面,尽管中午受总理有关运用好全面降准的表态影响,盘中走势反复,但周五国债期货整体呈高开低走,现券收益率亦从低位明显反弹。即使降准很快兑现,但由于债市短期累积的获利盘较多,料止盈压力仍需一定释放;不过经济弱势明显,政策宽松仍在路上,在技术性调整过后债市仍不改强势。

*继续降准有必要也有空间**

去年4月,央行在宣布降准置换MLF时,相关负责人曾明确表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为了防控金融风险,仍需要保持相对较高的存款准备金率。

2018年中国央行四次降准,最后一次是10月15日的降准1个百分点以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10月降准之后,大型与中小型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准备金率分别为14.5%与12.5%。相较于发达经济体商业银行准备金率均极低甚至废弃,这依然是一个比较高的水平。

2019年第一期中国固定收益市场展望调查预期,市场对1月存款准备金率继续保持着强劲的下调预期,其中认为1月将降准的有40家机构,占总数的比例为45%;认为未来三个月将降准的有58家,占比高至66%。

一位银行高管对路透表示,从经济数据看,中国恐怕早就应该全面降准了。正常的经济体为应对外汇储备需要高RRR,但这几年外汇占款由增转跌已经不需要了,过高的RRR一定程度也会加大流动性外生冲击,弱化货币政策调节工具的职能。

作为经济先行指标,中国稍早公布的12月官方制造业PMI跌破50的临界点至49.4,创出34个月新低,显示内外需的疲弱正让中国制造业腹背受敌,先行指标的恶化亦意味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正在加大。而更侧重中小企业的财新中国制造业PMI亦跌破荣枯线,为逾一年半来首次。

而为落实国务院上周要求完善降准政策支持民企和中小企业的部署,央行周三晚间宣布自今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强化结构性导向引导银行信贷投放意图清晰,业内预计此举释放逾7,000亿元人民币的流动性。

FOST咨询的冯建林认为,央行利率走廊已经初步建成,从防风险的角度,需要研究在未来价格调控为主的框架下相对合理的RRR水平,从各国情况看,RRR降到10%左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一位地方央行人士则指出,不可否认,中国目前仍然处于资金饥饿时期,如果经济前景向好,资金需求一定又会重新趋于旺盛。目前的流动性陷阱是目前的经济状况导致的,不远的将来,准备金率估计会降低到较低水平然后保持不变了。

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此前认为,今年经济面临压力,货币政策不会“大水漫灌”,必要时可考虑降准而非全面降息。中国准备金率在国际上比较处于较高水平,当然降准效果的实现也有条件,如果银行不放款,资金也没法进入实体经济。所以还要强调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而定向货币政策就是疏通传导机制的方式之一。(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