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1, 2018 / 3:17 AM / 14 days ago

焦点:中国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距离有多远?

作者 李铮

2018年9月28日,中国北京,中国央行总部大楼。REUTERS/Jason Lee

路透上海10月31日 - 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距离到底有多远?中国今年已连续四次降准,货币市场流动性持续充裕,但是宽货币并未能有效传导至宽信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成为当前政策着力点。

为此,监管部门陆续出台“胡萝卜+大棒”的政策组合,力争让降准降准等释放的流动性能真正进入实体经济、有效降低融资成本,但能够在何种程度上得以实现尚待观察。

尤其是如何避免短期有效的政策陷入边际效用快速衰退的窘境亦考验着监管层。

“货币政策多少有些勉为其难...央行、银保监会都算是已经动用行政性的手段了,短期成效肯定是有的,无论是从数量还是从价格上看,小微企业融资状况都有所改善,但鼓励银行信用扩张的实际效果还需要更长时间观察。”一位监管官员对路透称。

一位国有大行地方分行行长则直言,流动性资金很充沛,但表外融资依然受抑制,“我们今年绝对是不同以往真正在做小微,现在整个情况是通过小微的渠道将流动性注入实体里去,明年给我们定的目标不是翻倍甚至可能翻十倍,监管层期望很高,恐怕实现起来难度非常大。”

按照国务院金稳会第二次会议对进一步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出的工作要求,重点是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内生动力。此前,央行和银保监已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引导和鼓励金融机构增加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

以银保监会的举措为例,除了对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增速和户数提出考核指标要求外,还督促和指导银行进一步改进内部激励约束机制和风险管控机制,建立和完善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等。

步入四季度,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相关措施继续密集落地。继央行官员上周详释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后,银保监会周二再度召集部分商业银行传递改善民企小微信贷服务的清晰信号,凸显经济减速压力增加和融资低迷局面下决策层宽信用的意图。

在周二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并明确,对小微企业贷款适用75%的优惠风险资本权重和监管要求,明确小微企业不良贷款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2个百分点以内的,监管评级时可不做扣分因素等。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19.8%,较各项贷款同比增速高7个百分点,有贷款余额的户数超过1,600万户,同比增加406万户,阶段性地实现了“两增”的目标;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余额目前已经达到了30.4万亿元,增长幅度还在不断上升。

同时,融资成本得到了较好的控制。18家主要商业银行三季度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已经控制在6.23%,较一季度下降了0.7个百分点。

**避免政策陷入边际效用快速衰退的窘境**

事实上,造成今年以来货币政策传导明显受阻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前期消除影子银行心态过于急躁,措施过于理想主义。Fost咨询在报告中就表示,相对于金融杠杆的“脱实向虚”,影子银行对应的非标资产却实打实投向实体经济,虽然很多是政策不合意贷款。

报告并指出,社融回落体现在非标融资的大幅收缩,造成实体经济流动性异常紧张,而流动性紧张又导致了违约事件层出不穷,违约潮进而造成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资金堆积在货币市场和利率债市场,但对信用类资产却避犹不及。

综合当前的监管政策,主要聚焦于通过萝卜和大棒相结合的组合性政策,提高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以及强化信贷考核和内部激励。尽管阶段性成效显现,多位接受路透采访的业内人士均表达了对长期政策效果的担忧。

一家城商行高管对路透表示,当前最大的问题是经济基本面不乐观,企业信贷需求不旺,好企业不多,差的企业银行不敢贷款,尽管现在政策指引不少,工具也很多,“但是进不进实体经济不能一厢情愿,信贷资金成本只是之一,各种收费成本也不少,政策环境也需要优化...现在的政策是这样,是否符合市场规律很难说。”

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在前述发布会上也谈到,一个大机构服务小微企业,如果不转换思路,是很难有效率的,在过去的尝试中不良率都很高,所以形成了见到小微企业望而却步的局面。为此,建行借助了现代科技来准确把握可贷性。

“一直觉得政策导向的很难真正落地到市场,短期银行是不会明显改变的,主要是信用利差决定的,没必要为了这点利差去承担国企和民企间的巨大信用风险。”另一位银行人士认为,最终还是要靠市场自己的力量,政策会有一定短期效果,长效机制还是缺乏。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央行人士看来,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必须依靠市场化方向,放弃目前的数量型调控模式改成价格型调控模式,建立一个全部银行都参与的全国性利率市场。

“中小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并没有改善,资产质量在变差。现在用的再贷款再贴现不要利息给银行恐怕也很难进入小微企业。”他补充称。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刘伟此前撰文指出,无论是平衡好多重两难关系、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还是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都不能单纯依赖货币政策的“单兵突进”,还需要财税、产业、监管等其他方面政策和改革协调推进,通过“几家抬”形成合力,实现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

FOST咨询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认为,央行-大银行-小银行和非银的流动性投放渠道不合理,让大银行坐享了利差,增加了传导时滞,抬高了之后环节的资金成本。为缓解这个问题,央行有必要继续拓展其向小银行和非银行机构投放流动性的渠道。

值得一提的是,银保监会继续鼓励银行加快处置不良贷款,释放出信贷额度投向支持的领域,这亦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重要举措。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周二透露,前三季度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贷款1.2万亿人民币,同比多处置2,300亿元。(完)

(路透中文部北京宏观组宿泱韫对此文亦有贡献)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