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18 / 4:25 AM / 6 months ago

焦点:中国大部制改革合并同类项 形势逼人强市场监管先瘦身

作者 沈燕/宿泱韫/许菁

资料图片:2014年7月,中国北京,中南海新华门。REUTERS/Jim Bourg

路透北京3月13日 - 作为今年中国两会最大看点的机构改革方案终于在周二揭开面纱。相较五年前的大部制改革,形势逼人强的现状让此次机构改革大幅合并同类项,并率先从监管部门瘦身,金融监管的“一行三会”变成“一行两会”,正部减八个、副部减七个。

在宏观调控和政府职能部门的划分方面,则完善和加强政府经济调节,将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生态环境保护等职责相近的部门重新划分,突显中国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政府职能方面的深刻变革。

“应该说这次的大部制改革更接近市场化需要,更符合目前经济发展阶段对政府职责管理的要求,把职能相近的部门合并,借鉴了一些国际通行做法,在机构改革方面迈了一大步。”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前政府官员称。

中国周二公布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银监会和保监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主要职责是依照法律法规统一监督管理银行业和保险业,维护银行业和保险业合理稳健运行,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根据该方案,改革后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八个,副部级机构减少七个,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6个。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周二在人民日报撰文称,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一场深刻变革,涉及部门和个人利益调整,改革方案的具体实施工作富有挑战性。这次改革之所以具有革命性,就在于不回避权力和利益调整,而是要对现有的传统既得利益进行整合,重塑新的利益格局。

他指出,与以往机构改革主要涉及政府机构和行政体制不同,这次机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党、政府、人大、政协、司法、群团、社会组织、事业单位,跨军地、中央和地方各层级机构。

中国将在下周一(19日)决定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各部部长、央行行长等重要人选。而作为中国政府智囊团重要成员之一的刘鹤,身兼发改委副主任一职,被市场预期有可能会在本届人大的选举中更晋一级。

此前闭幕的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同意将改革方案的部分内容按照法定程序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全会要求在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制度下定人定编,力图打造高效廉洁政府职能部门。

**清理体制痼疾,倒逼大部制改革更进一步**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程度远远跑在机构改革的前面。纵观过往的机构改革,不乏机构越改越庞大,政府职能部门效率低下,完全背离了改革初衷。当中国经济体量已成为全球第二时,政府职能部门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的欠缺正变得愈发明显。

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就指出,当前党和国家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还不完全适应,主要是一些领域党的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还不够健全有力;一些领域党政机构重叠、职责交叉、权责脱节问题比较突出;一些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责划分不够科学,政府职能转变还不到位;一些领域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机制不够完善,滥用职权、以权谋私等问题仍然存在。

申万宏源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用“优化职能”这四个字总结了本次的机构改革。深入来看可以归为三类:第一类是合并同类项,实现统一监管;第二类是,不该管的不管,下放给市场;第三类是,该管的没有管起来的。

他认为,经过这样重组,党和国家机关的组织架构,就和十九大(包括二中、三中全会)确定的政府职能转变,有一个更好的契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工作,更能够得到切实可行的保障。

此次新增加的退役军人事务部,就将民政部的退役军人优抚安置职责、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军官转业安置职责,以及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后勤保障部有关职责整合组建,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

“这也是国家要增强军人职业荣誉感的重要内容,农民都在强调职业化,随着社会职业分工更细化后,更需要在国家治理体系有相应的匹配。”上述不具名的前政府官员称。

基于中国强调防风险的大背景,近几年金融市场的风云跌宕,突显混业经营现状下,中国分业监管的模式已难以适应防风险要求,金融领域“一行三会”的监管此次也相应瘦身为“一行两会”。

曾经是地方主体税种的营业税随着营改增的全面推开而消失,也相应倒逼税收征管体制发生变化 ,此次就将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合并。

**机构职能合并同类项,大部制改革远未止步**

机构职能合并同类项可算是该份尚需新组成的国务院审查批准的机构改革方案最大亮点,而此次提交人大审议的显然只是机构改革方案的一部分,中国的大部制改革远未止步。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前发改委副主任彭森就表示,过去的改革分为两类:一类是问题导向的,一类属于目标导向的。问题导向就是发现什么问题改什么问题,比如过去国企改革、价格改革,包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些都属于问题导向,解决问题的。

“但是我们要从目标导向建立一个成熟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就是按照一个目标来设计还有哪些关必须过,比如市场体系的慢慢完善,下一步改革的突破,就像十九大讲的,很明确在一些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特别是产权制度、市场竞争这样的领域我认为还是要加快步伐。”他称。

他认为,这次机构改革适应了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宏观调控管理的要求,很大的变化是党政的重复职能得到归并和统一,职能重复造成了管理漏洞及效率的低下。

另外突出在金融特别是经济管理的部门权责更加明确集中,比如保监会银监会合一,国土和环境的整合,市场监管部门的合并这些都是非常好且力度非常大的措施,为下一步发挥市场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起到很好的作用。

刘鹤也在文章中指出,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级各地情况千差万别。要加强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加强顶层设计、整体谋划,条件成熟的加大力度突破,条件暂不具备的先行试点,做好与其他各领域改革的衔接,做到全国一盘棋,行动一致。

“有的机构调整,方案出台后几个月内就要落实到位;有的改革,可能需要一定时间,这都需要把工作做细做实。”他称。(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