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中国财政部称标普调降中国评级是错误决定 中国经济有较强增长韧性(更新版)
2017年9月22日 / 凌晨2点26分 / 1 个月前

中国财政部称标普调降中国评级是错误决定 中国经济有较强增长韧性(更新版)

路透北京9月22日 - 继5月穆迪下调中国评级后,标普昨日也宣布调降中国评等。中国财政部周五迅速回应称,标普调降中国评级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是对中国经济的误读,中国仍将保持较强的经济增长韧性。

财政部网站刊登的新闻稿称,标普将融资平台公司债务全部计入政府债务,从法律上是不成立的。中国在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同时,完全可以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

“标普关注的信贷增速过快、债务负担等问题,多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老生常谈’,这种看法忽视了中国金融市场融资结构的特点,忽视了中国政府支出所形成的财富积累与物质支撑。”财政部称。

财政部表示“很遗憾”,称“这是国际评级机构长期以来所持的惯性思维与基于发达国家经验对中国经济的误读。这种误读也是对中国经济良好基本面和发展潜力的忽视。”

短短四个月时间,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中的两家均已调降中国评等。标普周四宣布将中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A-降至A+,展望调整为“稳定”。因数年来为实现政府的经济增长目标而实施的信贷刺激,令中国面临控制由此滋生的金融风险的挑战。

中国国内大型投行--中金宏观研究团队亦认为,标普下调中国评级是误诊,下调的时点正当中国经济增长和企业盈利处在2016年年中开启的新一轮复苏途中。

“标普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可以提醒中国应当关注经济中存在的效率不足并认识到加快推进改革的必要性。但是,此次评级下调并不表明中国信用风险上升或是基本面恶化。”中金在点评报告中称,“...部分海外观察人士,包括其评级机构,在评估中国经济基本面的时候显得有点滞后。”

穆迪早在5月就宣布下调中国长期本币和外币发行人评级,从Aa3下调至A1,并将评级展望从负面调整为稳定。对此中国当时火线回应指其高估困难低估改革,财政部和发改委纷纷发声。

惠誉则在7月报告中确认中国的长期外币及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确认中国的短期外币及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F1+”。国家评级上限确认为‘A+’。

**中国仍将保持较强的经济增长韧性**

财政部称,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保持稳中有进、稳中向好发展态势。上半年GDP同比增长6.9%,高于预期目标,经济增速连续八个季度保持在中高速区间。

今年前8个月,生产需求总体平稳,就业形势持续向好,物价水平温和上涨,企业利润较快增长,经济效益明显改善。同时,经济结构调整不断深化,内需支撑作用凸显,新旧动能转换加快,经济增长的韧性及可持续性稳固提升。

在国际收支方面,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人民币兑美元波动趋升,外汇储备规模连续七个月稳步增加,体现出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良好的信心与预期。

“未来,随着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稳步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经济结构不断优化,战略新兴产业蓬勃发展,中国仍将保持较强的经济增长韧性。”财政部。

中金报告也称,今年上半年中国实际GDP同比增长6.9%,较去年的6.7%回升。而名义GDP回到两位数的增长,上半年增速11.4%比去年全年的8%上升了3.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A股非金融上市公司上半年利润同比增长37.5%;年化ROE提升至8.9%,为近11个季度最高水平;资本开支同比增长9.7%,是近5年来的最快增速。

“中国经济在经历了长达五年的增长放缓后开始显现企稳向好的迹象,企业盈利则迎来了强劲增长。此外,消费需求的强劲增长反映中国经济结构再平衡有了实质性的推进,经济增长比五年前更加健康,可持续性增强。”报告称。

**标普对中国政府债务的计算办法“法律上不成立”**

针对标普评级主要对债务的担心,财政部回应称,标普将融资平台公司债务全部计入政府债务,从法律上是不成立的。

中国《预算法》、《公司法》等法律已经明确界定了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国有企业债务的边界。目前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范围依法包括:一是地方政府债券;二是经清理甄别认定的2014年末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

截至2016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32万亿元人民币,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12.01万亿元,中国政府债务余额27.33万亿元,占GDP的36.7%。

财政部称,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中国将继续深化财政体制改革,合理划分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确保财政持续健康运行。

中金也称,中国的债务GDP比率在经历了多年的加速上升后,其增速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回落。进一步来看,中国债务率高企主要是因为高储蓄率和金融部门发展严重滞后(尤其是股票市场)带来的效率缺乏;其次,公共部门高储蓄表现为不断积累的政府存款,加剧了中国的“杠杆率问题”。

第三,尽管企业部门债务率高达160%,其中的一半亦可以用其在手现金偿还。而且,企业存款有三分之二是由国有企业持有。因此,通过国企改革来改善企业治理和盈利能力,也有助于降低中国的杠杆率,而不会对经济增长造成拖累。

“我们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煤炭、黑色、有色、化工等国企集中的重工业行业,企业已经开始偿还或核销有息负债,”报告称。

**中国稳经济同时,完全可以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

针对标普特别强调中国信贷增速过快,会削弱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财政部回应称,信贷增长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阶段及融资结构等的综合反映,受经济结构、经济增长、历史文化等多重因素影响。不同经济体的融资结构本身存在较大差异,客观上会使货币信贷呈现不同的水平,不具有直接可比性,应结合一国实际具体分析。

长期以来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率国家,居民部门的储蓄大量通过金融中介转化为企业部门债务。高储蓄支撑了中国以间接融资为主导的金融体系,银行贷款一直在全社会融资中占据主体地位,只要审慎放贷、强化监管,防控好信用风险,完全可以保持好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健性。

财政部称,有必要指出的是,过去几年,面对世界主要国家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面对国内增长动能转换的阵痛,中国政府始终坚持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区间调控、定向调控和相机调控,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中国货币增速正在逐步下降。

今年8月份,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8.9%,远低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平均增速,货币增长与经济增长的协同性增强。同时,中国政府强化金融风险防控,规范资产管理业务,压缩影子银行生存空间,有力地保证了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和服务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

“未来,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和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活力将进一步增长,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同时,完全可以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财政部称。

6月下旬标普全球评级主权评等部门负责人Moritz Kraemer曾表示,中国的债信评级“很”可能被调降;而美国牵头的西方制裁,可能会使俄罗斯评级重返投资级的希望受到影响。 (完)

欲览财政部答记者问详情,请点击链接 here

发稿 沈燕;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