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 2020 / 1:04 AM / 6 months ago

中国央行官员称存准率调整不代表政策立场变化 仍有较大调整空间

路透上海1月3日 - 中国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等撰文指出,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不代表货币政策立场变化,其主要目的在于提高流动性供给的普惠性,增强流动性的稳定性,降低融资成本以及流动性调节的操作成本;而从国际比较看,目前中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然较高,具有较大的调整空间,可操作性较强。

刊登在债券杂志的文章并称,应客观看待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这一政策工具,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作为流动性调节工具,其运用一方面要与其他政策工具相配合,另一方面要与流动性需求相适应,不能仅通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来判断货币政策的“松”与“紧”。

历史上,央行曾多次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目的不是为了收紧流动性,而是对冲过量的流动性。2003年至2008年,央行计21次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由6%提高到17.5%。

而近几年,央行连续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这并不代表货币政策立场转向宽松,而是以高效便捷、低成本的方式全面补充经济发展所需要的流动性。2019年9月,大型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13%,比2012年初下降8个百分点。

在货币政策方面,未来可结合经济发展对流动性的需求,进一步完善存款准备金制度框架,调整优化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并综合运用其他货币政策工具,为实体经济提供长期、稳定的流动性。

阮健弘等认为,客观评估流动性需要统筹考虑货币政策工具的综合运用以及经济发展对流动性的需求。央行主要通过基础货币规模和效率两个渠道调节流动性,并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从价格、期限、信贷投向等角度优化流动性结构。

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宏观流动性调节的有效政策工具,对基础货币效率有较大影响。2019年中国基础货币规模有所下降,央行通过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有效提升了基础货币效率;通过稳健的货币政策,保证了流动性合理充裕。

中国央行1月1日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此次降准是全面降准,体现了逆周期调节,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

中国央行2018年曾四度降准;2019年则三次降准(含定向降准),包括1月降准1个百分点以对冲春节前由于现金投放造成的流动性波动;5月起分步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以及9月6日宣布的全面降准及定向降准。

**法定存准率仍有较大调整空间**

文章并称,央行综合运用多项政策工具调节流动性,目的是发挥金融输血造血功能,为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提供适宜的流动性。

而客观地评估流动性,既要考虑经济发展对流动性的需求,又要考虑流动性的内生性变化(如集中缴税的影响)和外部性影响(如外汇的流入流出),较为客观、简洁的方式是观察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是否匹配。

阮健弘等认为,通过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方式调节流动性,在普惠性、稳定性、低成本性和可操作性方面都具有比较优势。充分发挥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调整的效力,对于优化流动性供给、服务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有裨益。

从国际比较看,目前中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然较高,具有较大的调整空间,可操作性较强。中国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基本区间为7.5%-13%;美联储对大部分存款执行0或3%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欧洲央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区间为0-1%;日本央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区间为0.05%-1.3%;英格兰银行和加拿大央行未实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政策。

未来,中国可在“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制度框架下调整优化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综合运用其他货币政策工具,为实体经济提供长期、稳定的流动性。

**目前不适宜大幅扩表**

阮健弘等并指出,目前不适宜用大幅扩表的方式提供流动性。流动性调节政策工具选择不存在固定的范式,要结合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特征和经济发展对流动性的需求选择最适宜的政策工具。由于中国央行资产规模较大,进一步调整资产负债表在操作频率方面存在一定约束,目前通过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调节流动性是合适的选择。

从资产规模看,中国央行已成为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央行,2018年末总资产规模达到37.25万亿元人民币(约折合5.42万亿美元),资产规模已经超过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成为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央行。在此背景下,继续大幅扩张资产负债表可能会对货币政策信誉带来不利影响。

近几年,央行通过逆回购、再贷款、再贴现等方式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已经累积对金融机构的大量债权。2019年9月末央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达到10.7万亿元,约占总资产规模的30%。

而为了保持市场流动性稳定,央行需要不断对金融机构的到期债务进行滚动续作。如果继续采取扩表的方式提供流动性,需要进一步加大公开市场和再贷款业务操作频率,在此情况下,资产负债表的管理难度将不断上升。(完)

发稿 边竞;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