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茅台“灌倒”基金 凸显中国股市扎堆投资风险

路透上海3月16日 - 中国绩优股价格崩跌,已然引发投资人的怒火,他们对于资产管理公司扎堆涌入少数大型股、并加剧市场波动感到不满。

资料图片:2020年11月2日,贵州茅台。REUTERS/Tingshu Wang

白酒巨头贵州茅台市值高居亚洲第四,向来是市场宠儿,但却成为最近一波市场杀盘重心,其巨大的跌幅让大举押注的共同基金受伤惨重。

贵州茅台股价自2月18日触顶之后已经下跌25%,因中国当局收紧银根的疑虑引发中大型股的强烈抛盘。根据东方财富网数据,过去一个月净资产减损至少20%的股票型基金超过了900档。

散户投资人Kevin Zhang投资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基金在几周之内就让他亏损了两成。

四家酿酒业者--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以及江苏洋河占到这档100亿美元基金的约40%。

在光大证券追踪的1,510支股票型基金中,有576支的十大重仓股中有茅台,占比超过三分之一;五粮液是第二受欢迎的白酒股,有473支基金重仓持有。

继2020年筹到规模创纪录的现金之后,中国基金经理争相买入一系列价格高涨的消费和医疗股,将股价推至更高的位置。

市场自2月中旬以来急剧下跌,令这类基金遭受重创,备受争议的基金“抱团”行为暴露无遗。基金抱团是指,多个公募基金建立超大规模的股票和板块曝险,寻求表现超越大盘指数,从而吸引更多的投资者。

由国金证券编制的、追踪50支最受基金经理青睐股票的中国抱团50指数自2017年以来的涨幅是沪综指的10倍。

由于北京当局鼓励机构投资,中国公募基金行业规模去年跳增三分之一,超过了3万亿美元。

但随着市场走势转向,一些投资人愈来愈难以相信共同基金能够达成监管当局的期望:作出能够创造价值的理性长期决定。

“基金的快速发展不仅没有减少市场波动,反而成为市场波动的根源,”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尹中立写道。

投资讨论平台雪球上的一名散户投资人Ye Qiu甚至以庞氏骗局来形容机构投资者的抱团行为。“当泡沫爆破时,散户投资人便中箭落马,”Ye Qiu的贴文写道。

**极端估值**

基金抱团现象并非中国独有。

美国投资者对“FAANG”大型科技股的追捧成瘾,也带来类似的问题。FAANG是指Facebook、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网飞(Netflix)及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等五家科技巨头。

但国信证券证分析师燕翔指出,特别的是中国版抱团现象所造成的极端估值。

中国股票共同基金前100大重仓股的市盈率中值,在1月时达到80倍的纪录高位。

中国的逾4,200支股票平均市盈率为20倍,FAANG股为51倍。

北京一家对冲基金的经理董宝珍表示,贵州茅台当前的估值“不合理,而且不可思议。”董宝珍在2013年以大约150元人民币(23.08美元)买进该股,2018年初以700元人民币脱手。

茅台股价2018年以来已增长两倍,曾高达2,627.9元人民币。即便近来大幅杀低,仍以4,000亿美元的市值在亚洲排名第四,历史市盈率57倍。

上海See Truth Investment Management副总裁Huang Yan认为,抱团已“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泡沫,”让资源配置在像茅台这样不需要现金的公司,使得市场受到扭曲。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认为这种做法有问题。

“这是近来大规模集资活动的结果。”基金顾问服务公司Z-Ben Advisors创办人Peter Alexander表示。“只是个必须让大量资金尽快运转的‘高质量问题’。”(完)

编译 张明钧/白云/蔡美珍/张若琪 审校 王兴亚/艾茂林/张明钧/孙茉莉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