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8, 2019 / 1:35 AM / 2 months ago

焦点:中国不良资产供给料渐缓 区域分化明显致价格“冰火两重天”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0年12月,北京,人民币纸币和硬币。REUTERS/Petar Kujundzic

路透北京11月15日 - 中国经济减速及监管层力推存量不良资产加速暴露,近年来不良供给保持快速增长。然而,随着国有大行加速出清、不良率临近拐点,供给持续放量的可能性不大,而不良较高的中小行则囿于多种限制出包意愿有限,未来不良资产供应或明显放缓。

与此同时,去年以来中国不良行业告别投机泡沫,不良资产包的价格亦归于理性。不过,随着区域经济分化日益明显、银行策略的改变等因素,不良包的价格出现“冰火两重天”。

“过去几年几大行大规模出包后,其自身的不良率应该已经接近拐点了,持续供给增量的可能性不大。”中国活跃的不良资产投资和管理机构--穗甬融信总裁郝光辉称。

他并指出,中小银行不良率确实较高,但受限于其自身的拨备覆盖率、利润消化能力的影响,没有办法大规模出包,因其无法承担大规模出包后带来的损失。

一位四大AMC(资产管理公司)人士亦表示,就近期与银行接触的情况来看,四大行的不良率已经降到较低水平,所以第四季度无论是推包的规模还是意愿都在下降。

这一点在经济发达地区的表现尤为明显。

宁波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邓文超近期在第三届中国AMC发展国际金融论坛中就指出,在浙江地区由于前几年出清力度很大,不良率不断下降,预计未来的供应端将出现明显的缩量。

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较上年末增加0.03个百分点。其中,大型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32%,较上年末下降0.09个百分点;城商行、农商行不良率分别为2.48%和4%,分别较上年末上升0.69个百分点和0.04个百分点。

**“难产”的不良**

在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加大背景下,前些年快速扩张的城商行、农商行资产质量堪忧,然而受限于资本充足率、流动性压力等多方面痛点,即便“肚里有货(不良)”也无法快速出清处置。

邓文超表示,由于国有大行自身处置不良的能力已经很强,尤其是在江浙地区,推出的不良包“基本上是剔光肉的骨头,还在水里煮了一遍,已经非常干净;我们拿到的话只能敲开骨头,看里面有没有骨髓。”

因此,从不良资产的角度来看,中小行的不良“质量”要远高于四大行,但是“他们非常谨慎,即便已经暴露出了大量的不良,但还是不太愿意出。”邓文超称。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一周之内两家区域性银行因谣言被挤兑,凸显中小银行处境之艰,因此流动性压力是这些银行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继10月底河南洛阳伊川农商行遭遇挤兑风波后,辽宁省营口市营口沿海银行上周三亦遭到储户集中提款事件。两家银行当地政府随后均进行了及时澄清,并强调银行资金充裕、经营正常,但中国区域性银行风险仍再次被置于聚光灯下。

“个人判断,小机构的不良不会爆发,因为他们爆发不起,”另一四大AMC人士称,“他们首先需要考虑现金流,一旦社会对他们丧失信心,现金流就会断掉,直接面临死亡,...出货的话,会用3-5年的时间慢慢出。”

一城商行高管也表示,在当前的环境下,中小银行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要发出“奇怪的信号”,比如不要爆出过高的不良或过低的拨备覆盖率水平。

资本充足率也是银行的生命线。如果一家银行在贷款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的情况下不良贷款大幅提升,将导致银行多亏损或少盈利,从而直接冲击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因此,当严监管下银行通过假出表等隐藏不良的方式走不通后,便通过大幅降低拨备覆盖率以抵御不良风险,哪怕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标准,但至少保住了资本充足率的指标。

“目前出包主要还是以大行和股份行为主,城商行和农商行量很少,...他们不敢出太多的包,资本充足率会受不了。”一地方AMC高管表示。

**价格“冰火两重天”**

另据业内人士介绍,部分经济发达地区因属地银行不良规模较小且竞争激烈,推高了不良包的价格,而中西部地区则不乏拍卖流标。

“我们那个地区可以说僧多粥少,宁波一共有七家AMC在抢同一个蛋糕,”邓文超称,“去年出货量还有127亿,今年上半年到现在一共才只有29亿,一些属地的AMC都跑到域外去经营了。”

他并指出,在价格方面,以浙江为例,由于流动性较好,竞争越来越激烈,区域内银行一级包的供货成交价格平均折扣率从2018年初的4-4.5折,到现在基本上是6-6.5折,甚至个别抵押率高的包达到8-9折,从不良资产收购的角度看盈利的空间很小。

另一方面,域内的银行在出货时,采用多轮拍卖而非直接定价的方式。“超出底价后,如有两家超出底价的,那么这两家重新来叫价,谁加的高给谁。这种方式,又进一步推高了价格,使得AMC盈利空间越来越小,对下游市场参与者的积极性打压很大,长期看会导致AMC放弃参与本地一级包的收购。”邓文超称。

一四大AMC中部省份分公司高管亦表示,不良资产行业地域差别确实很大,发达地区竞争较为激烈,流动性好,买包积极活跃;但中西部流动性差,AMC买包就不积极,如该省份不良存量规模还很高,但各家银行在推包时曾多次流标。

“地方AMC成立后不良行业有很大的扩容,竞争在所难免,尤其是个别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前述四大AMC人士表示,比如2017年上海地区不良资产的报价甚至超过本金,已经有点非理性竞争的味道了。

该人士指出,总体而言,从2018年上半年至今,不良包的市场价格已经明显回落,但也存在一些小的波动,“比如银行在推包的时候会制定很多策略,如多轮报价机制,这一度又推高了资产包的价格。”

不过,在他看来,部分区域不良包价格过高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随着银行尤其是四大行不良率逐渐回落,其推包的规模和大批量处置意愿会下降,资产包的价格亦会慢慢回归理性。

郝光辉表示,“从市场普遍情况而言,能达到七八毛(七八折)的主要是单体项目或者小包,真正的大包现在大概在5毛(五折)左右,这一轮非理性的状况已经得到很大的改变,市场已经被教育过一次了。”(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