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10月经济持续恢复增长 四季度增速有望进一步加快

采写/路透北京中文部;撰稿/乔艳红

2020年5月13日,中国北京,一家汽车企业生产线的工作场景。REUTERS/Thomas Peter

路透北京11月16日 - 中国10月经济持续恢复增长,工业超预期快速扩张,消费和投资增速双双刷新年内高点。前期经济运行中一些不平衡状况亦得到改善,消费跟进恢复、服务业增长也在回升,中国四季度增速较三季度将进一步加快。

但消费仍不及预期,表明需求依然相对滞后;投资领域还是房地产一枝独秀,基建投资累计增速乏力,制造业投资、民间投资均未回正,表明市场主体观望心态和忧虑仍存。叠加冬季新冠肺炎疫情可能重燃带来不确定性,意味着中国经济复苏基础仍需持续巩固。

“10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超预期,显示工业生产并未受到工作日减少的影响,继续提速加快,供给面继续延续三季度持续改善的局面,”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称。

他指出,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亦略超预期,主要得益于房地产投资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基建投资小幅发力,制造业投资降幅收窄,其背后反映的是,四季度财政政策仍有较大空间,或支持基建投资增速回升。

此外,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维持较高增长,当前供需两旺支持制造业投资单月同比延续正增长,有利于制造业投资继续回升。

“(消费不及预期)反映了国内需求特别是消费需求的不足,其背后需要反思的是,前期逆周期调控支持的重点仍然是传统的基建、国企等领域,对于民众的直接支持和补贴不足,制约了消费的恢复和内循环的畅通,”王军称。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6.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4.3%,虽不及路透调查预估中值4.9%,但仍刷新年内高点。上月工业和社消增速分别为6.9%和3.3%。

1-10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8%,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1.6%,亦为年内最高水平。期内,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0.7%。

“(10月份)经济继续延续了稳定恢复的态势,经济的增长面在拓展,恢复过程中的不平衡状况在改善,增长的势头进一步巩固,”中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周一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指出。

他指出,在数据变化当中看到,前期经济运行一些不平衡的状况得到了改善,前期从需求来看,由投资带动的特征比较明显,这个月消费的跟进在恢复,这对经济的持续性有很好的带动。从生产来看,前期工业增长比较快,这个月服务业增长也在回升,生产带动的平衡性也在改善。

统计局数据并显示,1-10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员1,009万人,提前完成全年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的目标任务。路透根据历史数据计算,10月单月城镇新增就业111万人。

**四季度增速有望进一步加快**

中国10月工业同比增速为连续第两个月维持在6.9%的较快水平,比上年同期高2.2个百分点;41个工业大类中有34个行业实现了增长。新产业快速增长,前10个月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9%。

10月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18个大类当中则有17个实现了增长,其中有九个大类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投资方面,无论是房地产投资还是基础设施投资、制造业投资,都在回升。

付凌晖指出,从需求、消费、服务业、生产、企业预期等多方面来看,国内经济稳定恢复是能够延续和保持的。

还要看到,今年以来出台的一系列助企纾困的政策和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政策的效用还会再继续发挥,全年减税降费有望超过2.5万亿元人民币,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可能也会达到1.5万亿元以上。

“从下阶段来看,经济持续恢复的基础和有利条件还是比较多的...根据这些因素初步判断,四季度增长可能比二季度、三季度还会有进一步的加快,”付凌晖称。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也认为,经济增长整体还是在恢复过程中,从10月的增长趋势来看,四季度的经济增长会比三季度有一个明显的提升。

“年末的政策基调基本稳定了,货币政策不会放水整体保持稳健的政策基调,财政政策还是重在落实,财政支出四季度还有增长的空间,还会对经济增长起到积极作用,另外像专项债券、特别国债这些资金三季度已行发行完毕,四季度的政策效果应该会逐渐显现出来,”他表示。

华宝信托宏观分析师聂文也称,本轮中国政策放松力度较小,收得也比之前更早,考虑到经济温和复苏,近期信用债大幅下跌,货币政策不太会大幅收缩,更可能维持现状,政策整体侧重于改革,更关注中长期。

中国1-10月制造业投资累计下降5.3%,在三大投资中恢复最慢;民间投资亦未转正,同比下降0.7%。基础设施投资增长0.7%,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6.3%,房屋新开工面积下降2.6%。

“整体来看,最值得忧虑除了消费之外,不在于基建投资,而在于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在金融系统对制造业中长期投资给予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支持的背景下,制造业投资深度下行的态势仍未得以扭转,”王军称。

他认为,这反映了市场主体对于未来的预期仍未有显著改善,观望和疑虑心态仍存。尽管房地产投资仍处于惯性上行之中,但其先行指标新开工面积增速仍未转正,后期走势亦值得重视。(完)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