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20 / 1:48 AM / 2 months ago

综述:疫情+油价双震荡 软着陆成新任中国石油巨头第一把手首道考题

记者/雷美珍

2020年2月28日,北京,中石化加油站的员工戴着口罩给汽车加油。REUTERS/Thomas Peter

路透香港3月27日 - 适逢新冠病毒疫情令环球经济陷入衰退,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发动价格战压迫对手导致国际油大跌,这种双重震荡的局面,刚好给新任的中国石油巨头“第一把手”开出首道考题,看他们有何看家本领令到业务软着陆,从而为个人的成绩单加分。

中国三大石油企业--中国石油(0857.HK)(601857.SS)、中国石化(0386.HK)(600028.SS)以及中国海洋石油(0883.HK)近月先后完成音乐椅轮换,中石油新任董事长由中石化空降的戴厚良担任,中石化董事长一职由前中国神华(1088.HK)(601088.SS)董事长张玉卓出任,中海油新任董事长汪东进此前已从中石油过档而至。

人事大局刚定,石油业却遭遇重创,国际油价本月稍早单日暴跌逾三成,目前布兰特原油价徘徊在20多美元/桶的水平,回到2003年的水平,也较今年初低六成。

中海油与中石油过去两日发布2019年度财务报告,去年各项主要经营业绩均符合市场预期,净利同比分别增长16%及下跌14%。不过,市场关注重点不在去年,而是新冠肺炎疫情和油价大跌将如何影响往后的经营发展计划以及派息能力。

汪东进与戴厚良首度领军主持中海油和中石油的2019年度业绩发布会,面对传媒和投资人的问题驾轻就熟,然关于今年产量和投资计划的对答显得相当谨慎。

戴厚良在周四的电话会议上向分析师和媒体表示,“面对目前低油价的挑战和新冠疫情的影响,我们正在全面开展持续降本增效的专项行动,筹统优化生产运营,严控成本费用的支出。”

但他始终未给出将削减多少产量和资本性支出,因为中石油需要在产量与效益、当前与长远、保障国家安全这三方面作出平衡,目前仍在斟酌,现阶段只能回答的是,根据之前经过董事会批准的2020年资本性支出预测为2,950亿元人民币,与2019年实际支出相当,但考虑到疫情、油价变化等因素影响,公司将按照自由现金流为正的原则,对2020年资本性支出进行动态优化调整。

与中石油一样,汪东进在阐释中海油的削减成本计划时称,“面对油价大幅下跌,公司已制定调整和优化勘探与生产的计划,包括进一步压减资本支出和生产成本,而海外采取的力度更大一些,主要是减少低效益产量。”

公司管理层亦没有给任何初步调整预算和目标,只一再强调今年的生产经营计划会有一定程度的调减。根据年初给出的指引,中海油2020年的净产量目标为5.2-5.3亿桶油当量,按年增长3-5%;2020年的资本支出预算总额为850-9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7-19%。

**将缩减产量和投资规模**

至于中石化因尚未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公司方面暂时未有评论。尽管原油价下跌对中石化的炼油业务有利,然汇丰投行部门预计,因原油价格下跌,中石化于今年一季度和全年将分别录得库存减值损失150亿元和100亿元人民币。

此外市场亦担心中国“地板价”机制将影响炼油业务获利。2016年国家发改委出台政策,当一揽子原油价格跌破40美元/桶时,国内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再下调,炼厂可能产生的超额利润将计提风险准备金。中石油表示,今年将上缴风险准备金,但正与有关部门争取有利政策。

石油业在3月遭遇一场需求及供给同时受创的震撼洗礼,新冠病毒疫情削弱了燃料消费,而最大产油国沙特阿拉伯偏又在此时产能全开提高产量,与对手开打价格战。指标国际原油价格这个月已经狂泻约45%,跌到全球多数石油生产的成本以下,迫使世界各地能源业者以动辄数百亿的手笔大砍支出。

多间投行纷纷调降国际油价预测,其中高盛将第二季布兰特原油价格预估调降三分之一至20美元/桶,预估今年全球需求将创史上最大降幅。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言,新冠病毒疫情将导致全球经济在2020年陷入衰退,其程度或将比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引发的衰退更严重。

**料油价继续低位震荡**

对于疫情的影响,中石油新任总裁段良伟称,新冠肺炎疫情近期对中国经济和国际油价产生影响,也对中石油的生产经营造成很大影响,一方面体现在国内成品油的价格和消费下跌,2月以来炼油装置大幅降低加工负荷,原油和成品油的库存有所增长。

但他指出,“随着国内疫的情逐步受控,情况好转,3月份开始,特别是3月下旬以来炼油的负荷在回升,成品油和原油的库存在逐步下降。”

对于油价走势,段良伟说,“根据我们的判断,油价还将在低端震荡,如果世界经济和石油需求恢复增长,减产联盟再次达成协议,预计未来几年国际油价将会逐渐上升到60-65美元/桶之间。”

“如果世界经济和石油需求增速放缓,产油国的恶性竞争持续,未来国际油价的年均价可能维持在每桶50-55美元的区间震荡。”他说。

他并指出,中石油作为油气生产为主的公司,在应对低油价方面做出了很多方案,也逐步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重点包括优化投资结构、提升投资回报率,严格管控成本费用、大力度降低生产成本,发挥科技创新的驱动作用、通过技术创新来有效开采低价且有效益的油气。

中海油的汪东进相信,目前的低油价是阶段性,主要反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和沙特为首的OPEC与俄罗减产谈判破裂造成的市场恐慌,导致油价于3-6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有更大的不确定性。

“长远看,油价保持在50-60美元/桶的正常和合理水平,都是产油商和消费者承受能力相对比较可以接受的价格。”他说,“油价未来走势就像大海一样,将大起大落。”

随着中国的疫情受控,中海油于2月中旬全部实现复工,1-2月份产量同比均有增长,油气生产影响有限,公司管理层预计一季度仍可保持良好的盈利能力。

中海油于2019年度产量和储量再创新高,惟展望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加大了世界经济不稳定性,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且未来走势充满不确定性,公司的外部经营环境依然充满挑战。

**新人事、新作风**

中国石油巨头均换上新的领导班子,所谓“新人事、新作风”,戴厚良在记者会上提及未来“亮点”之一,是在持续加大国内天然气勘探开发力度的基础上,制定实施新能源发展计划,当中包括探索地热、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源等新能源的开发利用,加快形成油气为主、多能互补的绿色发展格局。

而汪东进带领的中海油,未来亦可能会向下游伸延。他指出,公司将加大天然气的供应和发展,并开始对母公司所持的气电集团(包括天然气码头和LNG业务)进行评价和研究,如决定与母公司进行结构重组,将会按监管要求进行披露。

现时,三大石油公司业务重点各有不同,中石油与中石化均是综合石油企业,但中石油的上游油气勘探生产业务比例占多,而中石化的下游业务占多,中海油则完全专注于油气开采。随着国家环保要求提高和全球低碳经济的发展,“三桶油”需寻求向多元化能源公司的方向转型。(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