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2, 2019 / 7:46 AM / 12 days ago

(重发)焦点:中国利率并轨工作实质启动 监管部门调研对银行利率定价和经营影响

(重发以明确标题和内文措辞为“金融监管部门”)

资料图片:2018年9月28日,中国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Jason Lee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3月12日 - 中国稳妥推进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两轨并一轨工作已实质性启动,金融监管部门正调研关注取消现行存贷款基准利率对银行利率定价的影响。尽管推进利率并轨可能面临商业银行负债成本整体抬升引发新风险等多种复杂影响的考验,但对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并有利于推动货币政策向价格型调控转变。

在经历过去一年来的多次吹风后,利率并轨的可能安排包括择机废除商业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抓紧完善基准利率体系给予金融市场明确指引等。

业内官员和专家并指出,决策层要求降低实际利率意味着并轨产生的成本上升压力只能更多由银行通过效率提升来吸收,因此只能是渐进稳妥推进,而旨在利率并轨的市场化改革能否实现宏观调控的现实要求,缓解企业融难、融资贵,还需要深入研究。

“就现状而言,基准利率的存在的确更多是阻碍而非保护,银行存贷款定价主要还是依赖基准利率,阻碍了短期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传导,可以考虑择机废除存贷款基准利率,相信央行已经有相应的方案。”一位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对路透称。

他并坦言,改革没有所谓绝对合适的窗口期,形势变化莫测,“在相对合适的时间抓紧做能做的事情是聪明的选择。”

路透周二从两位消息人士独家获悉,金融监管部门正在就利率并轨向银行展开调研,就对银行经营影响而言,央行关注如果取消存贷款基准利率改为市场化利率锚对银行表内外信贷资产及其他业务产生的影响,以及银行是否对应对“利率并轨”做好相关准备并需要哪些配套措施。

在利率定价影响方面,监管部门关注存贷款基准利率对银行现行存贷款发挥的作用;如果取消现行官定存贷款基准利率改为市场化锚,比如用LPR(贷款基础利率)替换贷款基准利率、用DR007(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七天期回购利率)替换存款基准利率对银存贷款定价的影响,以及银行会采取什么措施加以应对;如果市场只公布一年期利率锚,银行将如何对中长期存款及贷款进行定价,定价要考虑的因素有哪些。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2月中曾表示,“两轨合一轨”的方向是基准利率轨往市场利率轨并,央行推动利率“两轨合一轨”积极破解利率约束的障碍。利率并轨的关键在于怎么样发挥央行政策利率的作用,使传导机制更加顺畅有效,无论是市场利率还是基准利率,都应当和央行政策利率形成更紧密的联系。

**利率传导不畅通**

中国利率体系复杂,按照从货币政策调控传导至实体经济贷款的秩序来划分,大致可以分为货币政策操作利率(公开市场操作正、逆回购利率,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中期借贷便利MLF等)、货币市场利率(DR007、同业拆借利率等)、存贷款基准利率、信贷市场利率。

一般而言,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会影响货币市场利率,再影响实体经济利率,但从实际情况看,目前货币市场利率向信贷利率的传导并不畅通。

从货币市场利率来看,去年12月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57%,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2.68%,分别比上年同期低了0.34个和0.43个百分点。而去年四季度金融机构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1%,比上年同期提高了0.11个百分点。

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机制下,由于商业银行贷款主要参照贷款基准利率,目前货币市场利率较低而贷款基准利率维持不变,商业银行缺乏下调贷款利率的动力,因为可以获得较高的息差收入,这往往强化了贷款利率刚性,这是利率并轨的一个背景。

央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此前接受路透专访时也指出,这些年利率市场化推进幅度很大,下一步的方向是“双轨合一”,即基准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更好地实现统一,因当前市场利率容易对金融企业产生一些不明确的预期。

央行行长易纲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回应路透提问时则表示,在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实际感受的融资成本,特别是贷款利率里面,除了无风险利率,主要是风险溢价比较高造成的,所以贷款的实际利率还偏高,主要是怎么解决风险溢价比较高的问题。

在他看来,解决如何降低风险溢价的问题,主要途径之一就是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改革来消除利率决定过程中的一些垄断性因素,更加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通过更充分的竞争,使得风险溢价降低。

**稳妥推进利率并轨**

据路透综合公开信息统计,近一年来,央行曾多次在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及公开场合提出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

去年4月11日,易纲在博鳌论坛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仍存在利率“双轨制”问题,最佳策略是让这两个轨道的利率逐渐统一;之后央行分别在去年的一季度、二季度及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均提出,推动利率两轨逐步合一轨。

今年1月3日,央行召开的年度工作会议再次强调,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完善市场化的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

FOST首席研究员冯建林指出,由于存款占所有银行负债的六成以上,推进存款利率并轨可能带动商业银行负债成本的整体抬升,需要银行通过效率提升来吸收成本上升的压力。

同时,放开后的存贷款利率能参考市场利率的前提是,这个市场利率是可获得且有效的,但现有的市场利率体系显然还不能算作可获和有效,短期利率波动仍然过大,难以成为政策利率。

“利率走廊的上限已经明确是SLF(常备借贷便利),但下限尚不清晰,同时,市场基准利率仍未明确,央行公开市场操作锚定的利率是DR007,但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的稳定性更强、应用范围更广。”他称。

冯建林认为,央行当下需要明确指出谁是基准利率,避免多种利率信号互相干扰,以便金融机构更好地进行定价管理。

盛松成也指出,利率市场化是中国金融改革的一个长期目标,而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当前宏观调控的现实要求。这两个要求不一定完全一致,如果取消贷款基准利率,能否落实短期政策要求,还需要研究。(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