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3, 2018 / 8:39 AM / 3 months ago

焦点:中国央行扩容MLF担保品 缓和抵押券不足和信用风险一箭双雕

路透上海6月2日 - 中国央行周五宣布对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进行扩容,纳入AA+、AA级等信用债及部分专项金融债。这不仅可能缓解目前MLF抵押券不足的压力,为货币政策预留更多操作空间,同时在当前信用风险升温背景下中低评级主体遭遇融资困境,央行此举也是想为信用债市场注入信心。

资料图片:2013年6月,北京,一名女子路过中国央行总部大楼。REUTERS/Jason Lee

分析人士并指出,此次央行扩围MLF担保品,表明货币政策虽然依旧坚持稳健中性的大方向,但面对经济运行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在结构上仍有不少调整余地。而MLF担保品扩容后,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令后续置换降准频率不及预期,未来一段时间内二者的组合可能成为货币政策的主流工具。

“在纳入MLF担保品库之后,这类债券的融资价值得到提升,有助于压低其利率水平,也显示出人行积极平抑信用债市场恐慌、恢复债券直接融资功能的意图。”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称。

中国央行周五晚间公告,为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等领域的支持力度,并促进信用债市场健康发展,央行决定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将评级不低于AA的公司信用债以及部分专项金融债纳入。

央行网站新闻稿称,新纳入MLF担保品范围的包括: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先接受涉及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的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

中金公司固收团队分析师陈健恒在最新报告中表示,MLF抵押品范围的扩容可以看到政策层面希望引导资金更多流向普惠金融领域以及信用债领域。适逢近期国内信用债违约风险上升,债券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快速下降,导致中低评级信用债难以发行。

他谈到,这次扩容某种程度也是希望增强市场对于这些中低评级信用债的信心,引导市场的融资功能恢复。避免信用债出现恶性循环,出现明显的净融资缺口,影响到实体经济。因此,这次抵押品范围调整,总体来看,是释放一个信号,希望投资者信心稳定下来,继续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央行有关负责人指出,此前,MLF操作接受国债、央行票据、国开行及政策性金融债、地方政府债券、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等作为担保品。此次扩大MLF担保品范围,突出了小微企业债、绿色债以及小微企业贷款、绿色贷款并优先接受为担保品,有利于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等领域的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该负责人并称,公司信用类债券方面,从以前只接受最高等级的AAA级债券扩大到接受AA+、AA级债券,有利于平等对待各类发债主体,促进信用债市场健康发展。此外,增加了AA+、AA级信用债以及小微企业贷款、绿色贷款作为MLF担保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部分金融机构高等级债券不足的问题。

央行同时强调,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平稳适度增长,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MLF+置换降准并举**

最近由于月末缴税对资金面的短暂扰动以及半年末时点临近,对于置换降准的预期再起,从央行此时选择扩大MLF担保品范围的举动来看,短时间内MLF淡出央行货币政策工具“武器库”的可能性不大。

分析人士预计,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央行操作中MLF+置换降准将并举,而置换降准的频率可能也不会有市场之前预期的那样频繁。

“(短期内)降准的可能性下降了,央行可能怕大家误以为转向了。”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称。

中金公司陈健恒认为,如果继续降准置换MLF,MLF存量持续下降,那么这个MLF抵押品范围扩容,似乎也没有太多用武之地。但降准本身也是放松信号,也会刺激投资者对债券和对信用债信心恢复。因此只要货币政策有一定的边际放松迹象和信号,仍有助于缓解近期信用债市场的压力。

从央行周五公布的MLF余额明细来看,央行此前降准置换的9,000亿元MLF中,对冲近月到期的规模更大一些,其中6月和7月到期量均已被置换近半,这也令最近两个月置换降准的必要性下降。

中国央行周五公布MLF余额及到期时间分布表,截至5月末,MLF余额为40,170亿元人民币。根据表格计算,4月置换式降准提前归还MLF一直延至2019年4月,从规模上看,今年10月之前较为集中。其中,6月MLF到期额为2,595亿元;据此计算,此前置换降准中,替换的6月MLF量为2,385亿元。

**提振信用债效果仍待检验**

央行此次将中低评级信用债纳入MLF担保品,一方面是为增加担保品来源,缓解机构质押券不足的压力,另外亦是希望为风险累积的信用债市场减压。

光大证券张旭谈到,5月AA级民企的信用利差上行了约90bp(基点),而同期AAA级央企的利差仅仅小幅上行了3bp。由于“挤出效应”的存在,总量型宽松政策的功效将首先被大中型国企所吸收,结构性的政策可以更精准地作用于希望扶持的小微企业,政策效果更好。

中金公司陈健恒也提到,如果要彻底缓解信用债市场的融资难题,还需要有更多的结构性政策。尤其是在资管新规下,打破刚兑和净值化管理的大原则下,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本身就是下降的。因此需要通过政策支持发展一些高风险偏好类型的投资者,才能有效支撑一些中小企业的融资。

他表示,“毕竟MLF只是针对银行,而银行这几年基本已经不怎么买信用债,靠银行自营资金去吸收中低评级信用债也不是很现实,还是需要培育一些高风险偏好的非银机构来缓解压力。”

张旭认为,结构性工具可以更好地发挥货币政策的定向作用,在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前提下,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平稳适度增长。不过值得警惕的是,如果银行体系狭义流动性过于宽松,又无法流向实体经济,那么流动性就有可能淤积在银行体系,为资金空转套利和过度加杠杆买债券等行为提供温床。

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周浩则指出,信用债的问题并不是单靠货币政策可以解决,除非市场真的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风险点上,央行从市场上直接收购风险资产。

“也只有在那种情况下,可能货币政策才能起效果。在这样的情况之前,所有的货币政策只是会对国债以及高评级的债券有正面的影响力而已。”他称。(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