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3, 2018 / 8:49 AM / 6 months ago

焦点: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更多关注稳增长 存款隐性上限料逐步放松

路透上海5月12日 - 中国金融监管正式进入“一委一行两会”时代,央行将如何兼顾经济稳增长、结构性去杠杆与防风险等多重目标,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给出了答案,央行在加强金融监管同时会更多关注稳增长:综合考虑宏观经济运行变化,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推动利率“两轨”逐步合“一轨”,并逐步实现结构性去杠杆。

资料图片:2012年10月,北京,中国央行总部大楼。REUTERS/Barry Huang

分析人士认为,央行货币政策的关注重心从金融监管逐步回到经济增长,下一阶段货币政策更多会为稳增长发挥保驾护航的作用,结构性货币政策会继续发力支持小微企业;同时,为畅通货币市场利率向存贷款利率的传导,存款隐性上限的逐步放松也成为可能。

“保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不等于一成不变,去年在这一基调下前期偏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在退出,今年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继续逐步回归常态,我们的货币政策也要基于经济形势进一步微调继续向中性回归。”一位央行人士对路透称。

他并表示,结构性货币金融政策也要发力,包括限制资金流向房地产,鼓励支持小微企业。此前央行推出降准置换MLF要求资金必须用于小微企业,就体现了货币政策在结构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导向。

央行在报告中强调,4月降准后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总量基本没有变化,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取向保持不变。

对比今年一季度和去年四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部分措辞有明显的变化。比如,“综合考虑金融监管政策的宏观效应及对金融业态和市场运行格局的影响”改为“综合考虑宏观经济运行变化”,“把握好稳增长、去杠杆、防风险之间的平衡”改为“把握好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之间的平衡,并去掉了“削峰填谷”这一关键词。

中金固收团队的陈健恒等点评称,这明显体现了货币政策关注重心已经从金融监管转移到了经济增长。毕竟在贸易摩擦纷争未定,且国内经济在去杠杆和金融严监管背景下已经有一定程度的放缓,经济下行风险和不确定性提高。

“政治局4月份会议也提到了扩大内需,预计未来一个阶段,稳增长的诉求会提高。货币政策更多会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流动性和贷款额度都会有适度的放松。”他们称。

他们并认为,去掉“去杠杆”回到“调结构”,显示经过去年货币政策的紧缩,各类杠杆都已经得到一定控制,去杠杆的迫切性已经没有那么高,不再强调削峰填谷则显示货币政策态度已经有一定程度的转松,会维持流动性大部分时候稳中偏松一些。

最新发布的4月宏观经济和金融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目前虽然仍属平衡,但亦面临不小的下行压力,企业融资难度加大、信用债违约风险频发,还有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都考验着决策层的智慧。

央行货币政策报告指出,展望未来一段时期,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有利条件较多。但也要看到,制约经济持续向好的结构性、深层次问题仍然突出,结构调整和改革任重道远,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任务仍然艰巨。物价形势总体较为稳定,总体来看通胀压力可控。

**逐步实现结构性去杠杆**

报告并以专栏形势讨论了中国的宏观杠杆率。据央行测算,2017年宏观杠杆率上升2.7个百分点至250.3%,其中企业和政府杠杆率自2011年来首次下降,居民杠杆率则上升较多。

央行认为,过去宏观杠杆率上升过快,是权益融资不发达、货币化进程较快、影子银行加杠杆、国企和平台承担政府职能等共同作用的结果。但随着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些因素开始出现,包括债务资金利用效率的提高、货币化进程的放缓、金融监管的加强以及地方政府融资的规范等。

“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未来我国宏观杠杆率有望进一步趋稳,并逐步实现结构性去杠杆。”报告称。

继2018年一季度起把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金融机构发行的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指标考核后,央行拟于明年第一季度评估时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下金融机构发行的同业存单也纳入MPA考核,实现全面覆盖。对此,海通证券宏观团队姜超认为,这是金融严监管政策的补充和延续。

九州证券经济学家邓海清亦认为,之前央行已经给予中小行相当长的过渡期,同时中小银行更多的受到省联社等窗口指导,同业负债压缩早已进行,再加上此次又再给了将近一年的过渡期,此次纳入考核或许不会导致太大的冲击。

央行也在报告中表示,下一步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要加强部门间协调配合,明确时间表、路线图、优先序,集中力量,优先处理可能影响经济社会稳定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问题。

同时,抓紧补齐监管制度短板,有效控制宏观杠杆率和重点领域风险,积极化解影子银行风险,稳妥处置各类金融机构风险,全面清理整顿金融秩序,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推动利率“双轨”逐步合“一轨”**

从一季度货币政策报告看,通过推动存贷款利率与市场利率并轨来畅通利率传导将是货币政策工作的重点方向之一,“推动利率‘两轨’逐步合‘一轨’,趋向市场化的方向”的表述,也与央行行长易纲此前出席博鳌论坛时表态“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最佳策略是让这两个轨道的利率逐渐统一”相呼应。

今年一季度贷款利率加速上行,环比上升0.22个百分点至5.96%;货币市场利率有所回落,三个月存单利率从年末的5%以上降至4%以下水平。

央行表示,目前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两轨”并存,存在存款“搬家”现象,一定程度上推动银行负债短期化、同业化,资金稳定性下降,成本上升。此外,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培育、利率调控体系建设、金融机构定价能力培育等也有待进一步推进。

但利率传导效率也有所提升。2016年8月以来,与宏观经济走势和市场供求向变化相匹配,货币市场利率上升约50-60个基点,贷款和债券利率相应变化,债券市场收益率上升约100-150个基点,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亦上升约50-60个基点。这也为下一步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奠定了更好基础。

如何畅通货币市场利率向存贷款利率的传导呢?报告主要提出了两方面的措施:一是健全银行内部转移定价机制。结合国际基准利率改革的经验和教训,进一步完善Shibor等基准利率体系,进一步健全中央银行市场化的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

二是统一监管,消除扭曲。加强对理财产品及其他影子银行的监管,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统一监管标准,强化资本、流动性和其他审慎约束,消除定价扭曲。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未来寻找新的贷款利率定价锚将是商业银行面临的重要课题,而存款隐性上限的逐步放松也成为可能。

他并指出,货币政策向价格型的转变并非一蹴而就,利率传导不畅、准备金率偏高和部分市场主体预算硬约束等问题都是困扰货币政策框架转型的难题。从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内容来看,未来法定准备金率或许可能继续调整。

在中金固收团队看来,未来利率双轨制融合的方向是,引导货币市场利率下行,同时逐步放开存款利率上限,使得货币市场利率和存款利率的利差逐步缩小。

路透此前报导, 中国央行正继续推进国内利率市场化改革,拟允许商业银行适当提高存款利率的浮动上限,按银行规模分批进行。(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