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中国渐进式延迟退休真的来了? 如何落地恐怕并不容易

路透北京11月23日 - 2013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国提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眼下出炉不久的十四五(2021-2025)规划,已将“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并明确提出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2020年5月11日,北京,乘客戴着口罩经过一座地铁站。REUTERS/Carlos Garcia Rawlins

这也意味着延迟退休已从政策研究步入到具体落实阶段,只是在经历了这么多年对延迟退休支持与反对的舆论大讨论后,延迟退休俨然已成为一个敏感的社会话题,每一次话题的引出总是招致民间反对声浪居高不下,突现无论在理论和现实中有多么坚实的理由支撑,中国要选择何时及何种方式让延迟退休的政策平稳落地恐怕并不容易。

“老龄化问题是很多潜在经济社会风险背后的爆发点。老龄化减缓经济增速是一种可以预见的‘灰犀牛’事件,而在某个意想不到的时刻,某种突发危机还会触发相关的‘黑天鹅事件。”中国社科院蔡昉在其最近一篇文章中称。

他指出,“十四五”期间,中国人口增长将逐年减速,人口总量向峰值趋近,老龄化进程明显加快。人口因素对经济、社会、民生诸多方面的严峻挑战将在这一时期显现。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涉及生育政策、退休制度、教育和培训体系、社会养老保险模式、收入分配格局、老年服务产业发展等一系列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相关的领域。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65岁及以上老龄人口达1.76亿,占世界同年龄组人口的23.0%,大大高于中国总人口的世界占比(18.2%)。未富先老、快速老龄化和超大规模老年人口等特征,将是中国在很长一个时期的重要国情。

近期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第三支柱研究报告》预测,未来5-10年时间,中国预计会有8-10万亿元人民币的养老金缺口,这个缺口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扩大。

**老龄化社会来临时招呼都不打**

当70、80后还未来得及感慨青春易逝时,中国已经步入未富先老的老龄化社会。当延迟退休已经成为政策的必选项时,如何兼顾民间诉求,确保政策平稳落地显然不仅仅是推出延迟退休那么简单,更需要与之相关的配套政策。

几年前,中国一个学者因提议的延迟退休方案被批不接地气,引来网民一顿狂轰乱炸及铺天盖地的反对声浪。延迟退休和该学者因此事不敢出门一并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

眼下,中国出台的十四五规划中对改善人民生活品质,提高社会建设水平有专门描述,涉及收入分配领域的改革,就业优先政策,健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以及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等内容。

规划提到,制定人口长期发展战略,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提高人口素质。积极开发老龄人力资源,发展银发经济等等。

只是规划如何落地,显然并不容易。尤其中国正致力扩大内需,庞大的老龄化社会显然也会影响到现行政策的方方面面。

蔡昉文章指出,人口老龄化给一系列政策的实施带来不利影响。受老年群体的人口特征影响,加速老龄化的过程中通常会出现三个“递减”现象。第一是劳动参与率递减。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难以如期推进,甚至很多劳动者尚未达到退休年龄便实际退出就业市场,这加剧了劳动力短缺趋势,加大了养老金支付的压力,也降低了老年人的收入水平。

第二是人力资本增速递减。由于年龄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不仅增加了实施延迟退休政策的难度,也使一部分年龄偏大的劳动者在就业市场上处于劣势地位,就业能力和劳动者技能难以适应新科技革命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要求。

第三是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递减。这意味着老龄化可能产生新的致贫因素,也妨碍中国利用庞大人口数量发挥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使居民消费潜力难以充分挖掘。

**政策如何落地?**

很显然,面对不同社会群体的养老诉求,“劳动光荣”的价值观充其量只能为延迟退休的实施增加政策注解,但要落地恐怕需要更多政策的配合。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姜春力就建议,迟领取养老金增加养老保险待遇,提前领取适度扣减,形成利益调节机制。在现行养老金计发办法中已体现“多缴多得”的情况下,进一步强化“长缴多得”的制定激励延迟养老金领取年龄政策。

采取措施促进大龄人员就业。大龄就业人口主要指50-65岁人群,他们职业经验丰富、忠诚度高,但劳动能力逐渐下降,就业出现困难,需要国家和社会提供帮助。增加大龄人口就业,可以在国家进入老龄社会后增加劳动力供给。为推动大龄人员就业,在政策上应采取必要的鼓励措施。

同时健全养老保障法律法规。国民何时进入和退出劳动力市场,受个人健康、学历、职业和家庭的影响,属于个人行为。目前,虽然国家规定了退休年龄,但有一些人员在退休后继续工作。因此,国家应用法律规定领取全额养老金的年龄,以调节提前领取和推迟领取养老金人员的利益,而不必过多干预大龄人员退出劳动力市场问题。

蔡昉也建议从设计养老金支付方式和加强在职培训等方面入手,提高老年人的实际劳动参与率,出台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的时间表路线图。养老金支付方式的设计重在增强老年人劳动参与的积极性和延迟退休的有利性,加强在职培训着眼于提高老年劳动力的劳动技能和就业能力。

“让国民了解人口老龄化社会面临的问题。通过多种途径宣传延迟退休的方案和措施,让政府、企业和公民共同参与延迟领取养老金法定年龄准备工作,减少政策实施的社会阻力和成本。”姜春力称。(完)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