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18 / 6:53 AM / a month ago

焦点:名股实债融资旧套路遭强监管封堵 中国PPP遇冷冀新模式破局

作者 马蓉

路透北京1月18日 - 中国金融强监管正步入常态化,此前如火如荼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热潮也在迅速冷却。前有财政部掀起规范风暴控制地方债务风险,后有资管新规等掐断资本金名股实债的融资老路,在“重点防范金融风险”政策导向下,2018年PPP项目开发难度将远高以往。

业内人士指出,政策收紧已导致PPP项目设立接近停摆,且PPP大规模资金投入、低收益高风险特点与监管的真股权投资要求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从业者只得默默观望,期待新模式破局。

“这两天监管发了文,基金可能进不了资本金,很多PPP基金也不知道该怎么投项目了,因为资本金被卡住,同时银行也停贷了,”一央企投资事业部负责人称,“无解,我估计很可能会出现一堆人手上抱着钱没处投、一堆项目没钱投的状况。”

她并指出,该部门当前主要任务是推进落实已经入库的PPP项目,至于下一步怎么做,整个市场还没有出现更好的解决方案。

据国内媒体此前报导,目前已有江苏、山东等20多个省公布2018年PPP工作计划,重点是进一步推进PPP项目落地,尤其是基础设施、大型重点项目、民生领域等,而防范风险也成为今年PPP工作的“重头戏”之一。

自2013年掀起的PPP热潮在2017年迎来规范风暴。上半年财政部先后下发50号文、87号文,严禁地方政府利用PPP、政府出资的各类投资基金等方式违法违规变相举债及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规融资;11月又下发92号文规范PPP项目运作,并明确三类项目不得入库,七种项目必须清除出库。

如果说50号文和87号文让PPP项目参与方、尤其是金融机构对PPP项目态度转谨慎,那么92号文直接令PPP项目最大的资金方--银行转为观望。由于是否能够入库是判断PPP项目的投资标准之一,一些政策性银行以及大行在内的多数商业银行纷纷暂停PPP项目贷款。

“现在很多银行不敢确定哪个项目能够入库,哪个项目不让入库。92号文对PPP项目入库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但是规定的又没有那么明确,这就导致很多金融机构不敢做了,不敢确定什么是真正合规的PPP。”某PPP领域资深人士称。

**名股实债模式遭“封喉”**

但论及对PPP最具杀伤力的政策,则非资管新规和基金业协会近日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莫属。

PPP项目一般涉及两层杠杆,第一层是以少量资本金投资撬动信贷,即项目贷款,第二层是项目公司资本金杠杆。由于PPP项目融资额较大,资本金融资通常会引入金融机构进行配资,这部分资金则会以固定收益回报、股东借款等形式出现,社会资本以少量资金充当劣后级,即“名股实债”。

名股实债模式自2016年以来广为诟病,在财政部等部委多份文件里被频繁“点名”但仍屡禁不止。有不少大行负责PPP投资的人士谈到,对名股实债其行内风控基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上述资管新规和私募新规提到的“不得期限错配”,对名股实债的资本金融资无异于一剑封喉。

“期限匹配的问题比较难办,因为资本金一般5-8年是主流,PPP时间则长达15-20年,如果一定要一一匹配的话,项目就没法做了,”一大行负责PPP项目投资的人士称,“资管新规后我们以及大多数银行投三年期以上的非标投资都已经非常谨慎了。”

央行等五部委去年11月发布金融机构资管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规定,资产管理产品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

基金业协会上周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则明确,私募投资基金获取风险性投资收益的投资活动而非借贷活动;私募基金不得开展或者参与任何形式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存在短募长投、期限错配、分离定价等违规操作。

中金公司报告指出,2018年PPP项目开发难度或将高于2017年。监管部门可能需要考虑如何能够切实提高PPP项目的吸引力;目前尚有不少改善的空间,比如税负问题,目前金融机构和社会资本投资PPP都搭建了结构化的设计涉及到层层征税问题,税收负担较传统模式高很多,也降低了社会资本和金融机构的税后收益。

**旧已去,新未来**

PPP遇冷的背后是项目参与各方旧有合作模式的解体,在“防控金融风险”的指挥棒下,如何建立起参与者之间的动态平衡,实现风险与收益匹配并达成共赢,是PPP能够继续推进的前提。

政启PPP律师团队律师林晓东谈到,PPP项目投资额一般较大,但实体企业往往缺少足够现金流作为资本金投入,客观上存在着强烈的对资本金的需求。现在这方面被严格限制,使得实体企业对资本金的筹集遇到了前所有未的难题。

此外,PPP投资收益较低也令参与者聚焦于短期收益:地方政府沿袭过去的融资思维,并且被某些不正常的竞争所蒙蔽,收益率不断压低,导致投资、施工、运营等参与者的收益难以平衡。除了诸如央企这样的企业,更注重做大规模而不是靠单笔利润率外,其他绝大部分企业很难获得理想的、甚至正常的收益水平。

据了解,PPP项目有着约定俗成的收益,对资本金配资的收益率约为6%-8%,项目贷则根据社会资本及政府财政综合考虑,一般为基准到上浮30%以内。而随着PPP项目竞争激烈,其投资回报率也出现明显下降。

“所以真正的投资人没有兴趣,只有金融机构如银行理财、信托计划成本较低的资金才有可能投资,但购买这些金融产品的投资人显然既不会接受有风险的真股权,也很难接受长达10年以上的PPP期限,通常也就是3-5年的名股实债而已。”林晓东称。

他进一步指出,从风险角度看,建筑企业、运营方、金融机构、政府四个主体,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去承担风险,或即便能够承担风险但也没有相匹配的高收益,“PPP管理部门现在更注重的是PPP的违规性风险、金融杠杆风险,而并没有更多关心参与者的能力和内在需求。”

中国PPP咨询机构论坛副秘书长刘世坚亦撰文指出,在金融风险防控的大背景之下,更新的、合规的和稳定的市场关系尚未形成,大多数市场主体正在驻足观望。

“今年肯定是难做了,市场会越来越规范,想瞎干很难了,现在很多PPP的基金因为期限不匹配已经不再适合投资PPP,但真正匹配的资金像险资,对项目的风控标准非常高,虽然设立了PPP项目组,但成功投的没几个。”上述央企投资事业部负责人称。

不过她对PPP前景仍持较为乐观的态度,“作为PPP的运营方我并不十分担心,因为我认为市场上永远都有创新者,肯定是有路可以走得通的。我也相信很多公司手上也有遗留的项目,还没到没活干的时候。”

另一投资园区的产业基金管理人谈到,已经有资金认购基金的劣后份额,但优先级资金还是得看银行这类机构,“现在银行的要求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要固定回报不要风险,因为也不纯粹是他们的自有资金,所以只能通过各种变通的方式变相地给他们保证。”(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