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5, 2019 / 5:57 AM / 3 months ago

焦点:中国清欠民企帐款专项行动成效多大? 政治任务不如长效机制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上海,工人们在陆家嘴金融区附近一处建筑工地的施工场景。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2月25日 - 中国正不遗余力振兴实体经济,激发民企小微企业的活力,其中清理政府部门和国企拖欠民企账款的专项行动无疑是真金白银的举措。只是相较于政府部门强力督促下完成的清欠成绩,诸多民企小微被拖欠数载的苦与追债时难以言表的痛却难以化解。政治任务完成的成绩背后更突现了中国法律层面的缺失和建立长效机制的迫切性。

周一在国新办举行的介绍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阶段性工作进展有关情况的吹风会上,工信部和国资委等部门详细介绍了专项工作的成绩以及存在的问题,第一阶段全国政府部门、大型国有企业共清偿民营企业账款超过1,600亿元人民币,其中农民工工资、民生安全工程欠款得到了优先清偿。

“在前一阶段工作中,中央企业做了表率,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他们不讲条件、不讲代价,首先把拖欠民营企业的欠款先清了。对民营企业拖欠国有企业的账款,在后续工作中,要以适当的方式研究解决。”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称。

他特别强调建立长效机制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其中最关键、最核心是要解决法律缺失的问题,要建立法律保障制度,这是保障上下游企业、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最关键的措施。

据其介绍,发达国家在这方面都有一些法律规定,中国目前仍存在法律缺失的问题。在去年修订的《中小企业促进法》中,对这个问题做了原则的规定。

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在制定中小企业促进条例中,进一步对企业之间正常经营账款的支付时限、支付责任、惩戒措施等做出规定,希望通过法律来保障相关企业的合法权益,推动解决企业之间的“三角债”问题。

**清理拖欠有成效**

事实上中国企业间拖欠三角债的问题由来已久,只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国政府力助民企的大背景下,清欠民企帐款更被提升到政治任务而高度重视。

去年11月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为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决定抓紧开展专项清欠行动,凡有此类问题的都将建立台账,对欠款“限时清零”。去年年底,国务院明确要求要组织对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进行全面排查,做到应付尽付、不留死角。

今年1月30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加大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力度并进一步完善长效机制。

辛国斌介绍,近三个月来清欠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拖欠账款的梳理工作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初步掌握了分地区、分行业、分欠款类型的有关情况,为下一步推动全面清欠工作奠定了紮实基础。从目前进展情况来看,各地区、各部门都已经制定了清偿计划,国资委已经要求监管的中央企业在今年6月底前清偿剩余全部无分歧账款。

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郝磊也介绍称,支持中央部门做好清欠工作。对于已经列入部门预算的,按照规定及时审核拨付资金,支持相关部门加快支付进度;对于没有安排预算或者资金存在缺口的,指导有关部门通过部门预算调剂、动用结转资金、统筹自有收入等渠道予以解决,并在2019年的预算中予以优先保障。

此外,财政部还加强对地方财政部门的指导,督促地方财政部门做好地方政府部门和融资平台公司等方面的清欠工作。截至2019年1月份,中央政府部门和财政部监管的中央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已经全部偿还完毕,其他欠款也都已经按照要求制定了清欠方案,目前正在积极落实资金,确保按时完成清欠工作。

国资委财务监管局局长邬红兵介绍,从摸排情况看,中央企业作为甲方,与民营企业在执行合同近700万份,金额超过10万亿元,共清理出逾期欠款1,116亿元,占在执行合同金额的1.1%。

他表示,经过三个月的紧张工作,对标对表国务院有关要求,中央企业清欠工作已按时完成阶段性目标任务。截至1月末,拖欠农民工工资8.2亿元已全部清零;拖欠民营企业账款已清偿839亿元,清欠进度75.2%。

下一步,国资委将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央企业要带头优先偿还对民营企业逾期债务”的要求,督促中央企业努力在今年6月底前率先完成清欠任务。与此同时,指导中央企业建立清欠长效机制,防止前清后欠。

**短效的政治任务不如尽快建立长效机制**

如果说得力于以完成政治任务的政府大力督促下,拖欠民企欠款的专项行动初见成效,但对于渴求公平、公正、公开的营商环境的各类企业主体,培育有契约精神的社会氛围,加大违法失信力度的惩戒和提高违法成本,中国可能更需要在法律制度完善和实操方面加快建设。

在北京从事防盗门代理20多年的朱经理在得了解到政府清欠民企帐款专项行动后很平静,“北京的一家大国企欠我们在山东的工程款2,000多万,要了好几年都没信,去年给另外一家大国企在河北涿鹿做的几十万的防盗门工程款也没有按其兑付,春节前说先付20万,实际上只付了8万,说他们没钱再等等。”朱经理无奈地称。

他表示,听起来现在是要帐的好时机,但现实中要帐的难度太高了,投标竞标的时候都希望做国企和政府的工程,但政府换了领导,企业换了人,拖了几年的帐往往就成了死帐,如果有企业资金实力还能抗,没实力的只能关门等死了,这种情况太多了。“营商环境不好也是现在做实体难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企业三角债的问题也折射出中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问题,也是中国提升经济质量大力发展制造业中必须解决的现实难题。

辛国斌指出,因为在很多领域企业数量众多,有的时候互相之间为了抢生意,大家就承诺了一些不公平的条款。回过头来,在执行过程中大家又感到这是不公平的,是有失公允的。

“一方面还在做这方面的事,另一方面也在反映这方面存在的问题。这也折射出我们国家产业转型升级任务的艰巨和繁重,下一步我们在这方面还要多做一些工作,加大工作力度,进一步推动结构优化升级。”辛国斌称。(完)

发稿 沈燕;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