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 2018 / 4:19 AM / 13 days ago

焦点:中国中小民营企业融资的困与解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柜台上的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上海11月1日 - “以前我这种情况从大行很难贷到款的,基本上都是从本地的小银行贷,基准利率上浮30%左右,还要求一求额度,今年差不多6月以来就明显不一样了,工行建行这些个信贷经理行长都主动让我贷款,不过我不敢多拿钱了,经济形势不太好。”浙江一家营收在200万左右的小型鞋企总经理对路透说。

与此形成印证的是国有大行浙江某支行行长的反馈,“以前都是碰到好的成熟一家做一家,现在把大家赶出去放贷,原来我们集中在优质小微企业,以及低于200万贷款都不做,现在100万以下也做,等于逐步向中低层次的企业放开,做广做散,让更多企业可以贷到款。”

这就是当前中国给予微观经营主体更多关注、政策支持力度空前的背景下,企业端和银行端的真实写照。

“小微活,就业旺,经济兴。”在前期一系列政策举措已实现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有较明显降低的阶段性目标后,昨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再度强调要“研究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意味着未来多种政策工具将继续共同作用化解融资问题,特别是在解决中小民企融资问题方面,会有延续性政策出台。

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在经济处于周期性调整中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的放贷意愿仍存在现实的窘境,监管政策有必要更加遵守市场化的内在规律,以防止新增不良贷款等风险。

“高层对经济的担忧是明显加重的,对央行来说,不管是在MPA考核上还是在货币政策上,明年的重要工作之一仍然是多种政策性工具继续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一位央行人士对路透称。

FOST咨询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认为,导致今年经济减速的主要原因是金融强监管、财政强化债务管理、环保限产、房地产泡沫等因素共振的结果,其中,人为的政策性因素居多。

他并指出,昨日政治局会议没有提“三大攻坚战”,对于金融防风险工作而言,可能意味着金融监管政策将更多体现稳中求进的导向;而“研究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等都是相对微观的问题,涉及到深层次的制度,预计有关方面会尽快提出政策思路。

海通证券宏观团队姜超表示,相比国企,民企利用更少的资产、更低的负债,创造了更多的利润,但由于以往信贷资源倾向了政府主导的国企,过去两年,民企因缺乏信贷资源,日子过得并不好,这也正是制造业投资下滑的关键原因。纾解民营、中小企业困难,既有助于促进公平,也有助于提升效率、提振经济。

10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提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的同时,进一步指出“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对此要高度重视,及时采取对策。表明高层对经济下行的担忧加大。

**金融机构放贷中小企业的现实窘境**

据路透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决策层发布逾10项扶持小微融资与降成本的政策,大致包括实施结构性货币政策、拓宽融资渠道、放宽考核标准、强化信用担保体系等。

从官方披露数据看,阶段性成效的确已经显现,比如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余额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都有明显增加;18家主要商业银行三季度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已经控制在6.23%,较一季度下降了0.7个百分点。

不过,相较于银行体系充裕的流动性而言,基础货币的宽松传导到实体经济尤其是民企和中小企业,依然任务艰巨,这从不断上升的信用利差以及风险压力依然较大的信用债市场中就能看出。具体到商业银行,过去的惯性思维和对经济基本面的担忧都影响其信贷投放意愿。

西泽研究院院长赵建就指出,从供给侧来看,银行偏爱国企和财政的风险偏好,以及低风险管理模式的路径依赖,短期内依然没有改变,导致信贷供应依然不愿意给民营和中小企业。可以说,从央行到民企之间,从宽货币到宽信用之间,还隔着庞大的商业银行和影子银行体系。

具体而言,监管要求商业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投放,但各项监管指标并没有实质性的放松,同时本来资产质量开始下降,拨备和资本也捉襟见肘,加上服务中小企业的成本如果不能通过高的风险定价来覆盖,股东的利润要求也满足不了。

“所以,在这多重约束下,商业银行支持中小和民企就像解多元方程组,似乎面临着无解的可能。”他说。

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本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谈到,尽管总行说不唯所有制、不唯大小、不唯行业、不唯品种、只唯优劣,但是往往在政策传导的时候,部分分支机构仍然存在传统的惯性思维,包括垒大户、吃快餐这种思想是有惯性的。所以怎么样真正改变、解决不平衡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除了对小微企业贷款因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而支持有限,接受路透受访的多位银行人士还表达了另一种焦虑。

“现在能借新还旧,利息能换得上,都算好客户。小微企业拿到的钱,咱先抛开问责不说,像我们辖内的这些小微企业拿这个钱干啥去,拿什么来赚钱,各家银行轮番轰炸去贷款,如果把持不住,要知道过去不少好企业都是被过度放贷给放死的。”一家西部地区城商行高管称。

“别提小微企业了!”浙江一家农商行支行行长表示,去年下半年开始的一系列政策就是消灭小微企业、把大企业做大,尽管口号是支持小微企业,可是环保关停、低小散淘汰,整治的都是小微企业。

“虽然长远看,这个转型是必要的,可是一刀切下来之后就是硬着陆了,都不让生产了,还谈什么给他们资金支持,现在指标给了也放不出去了。”他说。

**问题的症结与药方**

可以预计的是,金融监管部门对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仍会有延续性政策。而明晰本轮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难点与痛点,才能更好地让激发中小企业的活力以助力经济增长;业内人士亦认为,要更多坚持市场化方向,减少指标式和行政式的硬推以避免效果适得其反。

“要真正做好就把手脚松绑,成为市场化运作机制,不同商业主体做不同事情,现在是要求全部金融机构全部做小微,不是每家机构都适合做小微,也要看有没有识别和承担风险的能力。”一位银行高管指出。

易会满认为,这一轮民营企业反映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新的一些特征和成因。所谓“融资难”实际上是民营企业特别是大中型民营企业经营有进一步分化,有的是发展中的问题,有的企业可能会被市场出清;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

“这个流动性压力主要是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等带来的一些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他称。

同时,所谓“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这些社会融资渠道的成本高企,直接抬高了整个企业的债务成本。

易会满表示,工行针对上述现象采取了普惠行和与大中型民企对接等多种措施。未来还将通过完善信贷与债券投资业务统筹联动机制、强化贷款分类指导、稳妥开展债转股等方式支持民营和中小企业。

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也表示,传统大银行的信贷支持、风控体系、前后台管理等机制更多针对国家命脉企业进行设计,并不适应小微企业,以至于在过去的尝试中服务小微企业的不良率都很高,形成见到小微企业望而却步的局面。因此,大型机构服务小微企业如果不转换思路就难以提高效率。  

在他看来,现代科技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答案。过去小微企业可采集的信息量很小,尤其许多部门之间信息不沟通、不对社会开放,银行很难设计技术模型。如今随着中国全力推动打通“信息孤岛”,围绕小微企业的税务、工商、用电量等数据,银行就能在可贷性上有准确把握。

另一家城商行高管则对路透表示,“进不进实体经济不能一厢情愿,信贷资金成本只是之一,各种收费成本也不少,政策环境也需要优化...要综合治理才有效。”

赵建认为,稳定、长期和良性的流动性,需要一个稳定的信用自循环体系,而不是仅仅依靠央行和政策性银行的外生注入。因此,流动性的修复,根本上是信用的修复;而信用的修复,则是对中国经济未来增长的信心重建。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面临流动性陷阱的压力。(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