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8, 2019 / 1:27 AM / 4 months ago

中国二季度宏观杠杆率增速降至0.7个百分点 需容忍适度抬升--报告

路透上海8月28日 - 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发布报告,二季度实体经济杠杆率快速上升的势头被抑制,从248.8%小升0.7个百分点至249.5%,整体债务水平得到稳定。而从稳增长角度考虑,需要容忍杠杆率(特别是中央政府杠杆率)的适度抬升。

第一财经日报周三引述《2019年二季度中国杠杆率报告》指出,经历了一季度5.1个百分点的大幅攀升后,中国二季度宏观杠杆率增幅出现明显回落。不过二季度杠杆率的回落也将给后续增长带来压力,未来单季杠杆率微增的态势恐较难持续。

报告称,整体而言,2019年上半年,中国宏观杠杆率还是有较大幅度的攀升,合计升幅达5.8个百分点,相对于2017年仅上升3.8个百分点以及2018年下降0.3个百分点,杠杆率的变化态势发生了一定程度的逆转。全年看,即便下半年仍然严控,杠杆率的升幅也可能会超过7-8个百分点。

报告并建议,未来应将重点放在体制、结构与效率上,把握好稳增长与稳杠杆的动态平衡;需要突出竞争中性,扭转杠杆率错配的局面,将杠杆与债务资金配置优化匹配起来,将信贷资源(及收益)与风险匹配起来,实现稳增长与稳杠杆的有机统一;在金融去杠杆和局部“拆弹”过程中应避免造成误伤。

该报告的作者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晓晶等人表示,“对于稳杠杆要有通盘考虑,从提升稳增长助力的角度分析,我们需要容忍杠杆率(特别是中央政府杠杆率)的适度抬升,将重点放在体制、结构与效率上,把握好稳增长与稳杠杆的动态平衡。”

分部门来看,二季度宏观杠杆率增幅的降低主要源于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反弹趋势放缓。数据显示,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从2018年末的153.6%上升到2019年2季度末的155.7%,半年上升了2.2个百分点,明显低于一季度3.3个百分点的升幅。

而自2017年去杠杆以来,非金融企业债务占比有所降低,包括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在内的非标融资萎缩,是拉动非金融企业债务下降的主要因素。相较而言,债券融资部分相对稳定。

但还要注意的是,二季度国企债务占比进一步提高,较一季度提升了0.1个百分点至64.5%。对此,报告认为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应从价格调控转向更多的数量调控,在降低民企融资成本的同时,要增加民企债务的占比,有效抑制国企占比提高这一趋势。

落地到具体措施中,这既需要继续加快推进对“僵屍企业”的出清,同时也需要通过解决信用资质差异中的扭曲性问题、加快重塑支持中小微企业的金融业态等手段,进一步加大对民营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

除了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增势放缓外,居民总贷款的同比增速亦继续下降,从2018年末的18.2%下降到17.0%。其中短期消费贷款下降幅度最大,从2018年末的29.3%下降到19.7%。

短期消费贷款增速的下降有其积极意义。报告分析,从风险角度来看,部分快速增长的短期消费性贷款并非全部对应着居民的真实消费,而是有相当大一部分是住房贷款的替代形式。随着监管机构的重视及相应监管手段加强,居民借消费贷来支付房地产首付的现象已经得到抑制,短期消费贷的增速也出现大幅回落。

中国央行近期推出完善贷款市场利率报价机制改革,为防止利率下降使资金流入房地产,央行明确首套和二套房贷的利率下限,首套不得低于相应期限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二套则不得低于相应期限LPR加60个基点。央行官员此前已强调,房贷利率水平要保持基本稳定。

路透最新季度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央一再强调“房住不炒”的背景之下,尽管中国整体流动性充裕,但年内楼市融资环境依然趋紧,开发商资金压力加大而购房者观望,预计住宅均价涨幅延续放缓态势,开发投资亦放慢脚步。(完)

发稿 边竞;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