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综述:中国火线回应穆迪调降中国评级 指其高估困难低估改革能力
2017年5月24日 / 早上7点54分 / 6 个月前

综述:中国火线回应穆迪调降中国评级 指其高估困难低估改革能力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3年2月,美国纽约,穆迪办公楼上的公司logo。REUTERS/Brendan McDermid

路透北京5月24日 -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调降中国评等引燃市场担忧,导致包括中国股市和人民币在内的亚洲股汇市纷纷走软。中国财政部随后火线回应,从中国经济前景、政府直接债务水平、政府或有债务法律界定等方面分别予以批驳;其后国家发改委也跟进回应称,中国降杠杆工作成效显现,债务风险安全可控。

在中国今年金融监管重拳不断,股市、债市均惨淡,且4月宏观经济数据多未能延续一季度飘红势头,境外机构对中国经济看空忧虑升温之际,中国官方的火线回应无疑也是宏观调控中对预期管理更加重视的体现。

“此次穆迪下调我国主权信用评级,是基于‘顺周级’的不恰当方法,其关于中国实体经济债务规模将快速增长、相关改革措施难见成效、政府将继续通过刺激政策维持经济增速等观点,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政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总需求的能力。”中国财政部称。

财政部并称,新预算法实施后,中国政府债务规模增长势头得到有效控制,未来债务规模将保持合理增长,2018-2020年政府债务风险指标与2016年相比不会发生大的变化。

国家发改委则指出,中国降杠杆工作成效显现,目前总杠杆率水平居中且正趋于稳定,企业杠杆率开始下降,企业债务风险总体安全可控,而且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各项措施如债转股等,均不会增大银行风险。

穆迪稍早宣布下调中国长期本币和外币发行人评级,从Aa3下调至A1,并将评级展望从负面调整为稳定。此次评级下调反映了穆迪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的财政实力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经济体系整体债务将随着潜在增长的放缓而继续上升。

穆迪主权风险部高级副总裁Marie Diron随后并表示,穆迪没有重新考虑中国评等的具体时间表。

此消息打压市场人气,导致对中国消息敏感的澳元兑美元最多下跌0.3%至0.7452美元;亚洲货币亦普遍走软,菲律宾披索跌幅居新兴亚币之首,跌幅为0.3%;印尼卢比和泰铢亦下跌。MSCI明晟亚太地区(除日本)指数一度跌约0.3%,未受美股隔夜微幅上涨提振;最新报下滑0.12%。

中国国内金融市场方面,人民币兑美元即期盘中最低触及6.8949元人民币,沪综指.SSEC一度跌逾1.2%;不过之后市场情绪逐渐平复,目前人民币报6.8893元,沪综指收盘翻红,微涨0.06%至3,063.79点。

今年3月下旬,另一家国际评级机构惠誉预测来年中国经济的杆杆将继续上升,不过预期升速将放缓,并称中国经济目前有“强劲动能”,致力于维持当前的经济增速将增加金融风险。

**针锋相对做回应**

纵观以往,每逢中国经济数据逊于预期,就不时会有境外投行或研究机构唱空中国经济的声音出现。今年似乎亦然。

而本月稍早出炉的4月宏观数据显示,中国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1-4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9%,增速皆逊于市场预期,显示经济稳中稍缓。结合此前先行数据PMI和各项高频数据,证实中国经济二季度以来增势确已较首季减弱,市场多认为边际放缓已在意料之中。

穆迪认为,中国当前进行的改革不足以迅速产生影响来遏制经济杠杆率上升和经济增长放缓共同对信用实力的损害。迄今落实的主要措施对可预见的未来生产率和资本配置效率仅会造成有限的影响。并预计未来五年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将降至接近5%。

对此,中国财政部回应称,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仍然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一季度GDP增长6.9%,同比加快0.2个百分点,主要经济指标增长好于预期,经济结构持续优化。

中国经济“开门红”充分显示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效果正在不断显现。随着“放管服”改革等一系列重大政府措施落地见效,国企、财税、金融、价格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持续深化,“一带一路”建设紮实推进,新动能培育与传统动能改造提升协同发力,中国经济有望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

在经济稳中向好的同时,中国降杠杆亦成效显现,企业杠杆率开始下降。国家发改委透露,2017年3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企业微观层面的杠杆率也呈下降趋势。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最新数据,中国2016年三季度末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为166.2%,较上季度末下降0.6个百分点,这是中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连续19个季度上升后的首次下降。

**债务风险可控**

防范金融风险无疑是今年中国金融监管的重点。在财政收支压力加大的大环境下,稳经济扩投资仍是中国宏观调控的首选,也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再趋活跃,加之政府力推的PPP规模不断扩大,均让外界担心这些可能带来的潜在债务风险会因中国维稳的政治需要,最终不得不由中央政府埋单。

穆迪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经济体系整体杠杆率将进一步上升。由于经济强劲增长对政策刺激的依赖性加大,债务上升将侵蚀中国的信用指标。

穆迪也预计政府的间接债务和或有负债将会增长。穆迪估测2016年政策性银行的贷款余额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平台公司) 的未偿债券余额在2015年GDP中的占比合计增长了6.2%,高于上年的5.5%。除了平台公司的投资之外,其他国企投资显着增长。

穆迪预计到2018年和2020年中国政府的直接债务将逐渐升至GDP的40%和接近45%。对此中国财政部称,2016年中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6.7%,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2018-2020年中国政府债务风险指标与2016年相比不会发生大的变化。

针对穆迪认为,除了政府直接债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有企业等债务水平持续增长会增加政府或有债务的看法,中国财政部指出,穆迪这一观点说明一些国际机构对中国法律制度规定缺乏必要的了解。

关于或有债务范围问题,中国法律已经作出明确规定,中国地方政府或有债务依法是指地方政府为使用外国政府或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的担保债务,除此以外不存在任何其他或有债务。

另一方面,对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有企业等债务与政府债务之间的关系,中国相关法律制度也已经作出了明确规定。不论是中央国有企业、还是地方国有企业(包括融资平台公司),其举借的债务依法均不属于政府债务,应由国有企业负责偿还,地方政府不承担偿还责任;地方政府作为出资人,在出资范围内对国有企业承担责任。

“综合上述法律规定,穆迪所谓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有企业等债务水平持续增长会增加政府或有债务的说法,是根本不成立的。”财政部称。(完)

审校 乔艳红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