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0, 2015 / 10:42 AM / 5 years ago

路透专访:入篮SDR对国际市场影响微乎其微 中国金融改革仍显滞后--专家

* 人民币纳入SDR对国际市场影响微乎其微

资料图片。

* 中国的金融改革仍显滞后,开放面临短期资金冲击

* 经济增长需通过成熟的金融体系分配资源

* 人民币长期看好短期难测

作者 孙琦子

路透北京11月30日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日开会评估人民币入篮SDR(特别提款权),这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而言是一个里程碑。但在斯坦福大学国际发展研究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尼古拉斯·霍普(Nicholas Hope)看来,人民币入篮SDR对国际市场的改变微乎其微,人民币汇率的升贬主要看中国经济面,而中国的金融改革仍显滞后。

霍普于1994至1997年曾担任世界银行中国区主席,他在接受路透电话专访时表示,相较于人民币纳入SDR而言,不论对中国还是对IMF而言,美国国会是否能批准以牺牲欧洲国家投票权为代价而提高中国在IMF中的投票权,才是更有意义的事。

“参考一下日圆纳入SDR、欧元取代马克和法郎纳入SDR的情形,实际上对它们的实体经济、对国际资金流动的影响都很小。所以我认为人民币加入SDR篮子后,对国际市场的改变微乎其微。”尼古拉斯·霍普表示。

尽管中国认为人民币入篮SDR代表着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一种认可,这是一件好事。但他指出,SDR并非重要的储备资产,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只占2.4%,而且使用范围比较窄。如果人民币权重14-16%,也只有400亿美元,而且只能在官方交易中使用,无法在真实交易中使用。

在霍普看来,引入人民币是SDR自然的改革。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商品贸易商,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在离岸交易中使用的越来越多,并且在国际清算中的角色日益重要,人民币纳入SDR是很自然的过程。正如IMF主席拉加德曾表示,人民币加入SDR不是“是”或“否”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的问题。

早在2014年12月,IMF就曾准备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讨论推进投票机制改革。此次改革将给予新兴市场成员国更大的投票权,但美国国会迄今未批准相关的调整方案。[nL3S0TY02T]

了解讨论的知情人士之前对路透表示,在IMF考虑调整SDR货币篮子以更好地反映金融流动状况之际,人民币或将纳入货币篮子,但权重可能低于之前估计。

目前,SDR篮子只涵盖四种货币--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圆,人民币有望成为加入SDR篮子的第五种货币。SDR总值仅2,800亿美元左右,其构成则非常不同,上一次在2010年的比例为美元41.9%、欧元37.4%、英镑11.3%以及日圆9.4%。

**金融改革步伐滞后,下一步是人民币完全可兑换**

人民币能否自由兑换是IMF考虑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的条件之一。在霍普看来,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步伐实际上仍显滞后。如果中国政府确实希望提高人民币在国际市场的重要性,从逻辑上讲下一步要让人民币完全可兑换。

他认为,资本账户可自由兑换是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一个前提,只有这样,国际贸易中才能像美元交易一样开出发票,才能增加人民币支付和清算的重要性,而这需要中国国内金融市场有更多的流动性和更多元的投资选择,并且外国人可以在中国资本市场更多的投资,而实现这些需要中国国内市场更多的改革。

“过去二十年间我一直在关注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相比于中国经济其它领域的改革,金融市场的改革步伐令人有些失望,并没有发展出与中国经济相匹配的成熟度。”霍普说。

他并表示,1994年他担任世界银行中国区主席时,中国金融市场还很脆弱,并且不成体系。“当时我们认为中国资本账户的完全可兑换到2010年可以完成,我个人认为可能会更早。现在已经2015年了,但中国的资本账户改革并没有走那么远。”

霍普并指出,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央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改变人民币汇率盯住美元的状态,试图向IMF表明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汇率对美元更自由的波动。“尽管人民币号称是针对一揽子货币的,但实际对美元的汇率基本是固定的,就像港元一样。”

**金融资源配置的去中心化**

他认为,现在中国正在转型之际,希望通过拉动内需来促进增长,但是中国政府还在干预银行信贷的去向。

霍普认为,如果想把金融资源配置到最有效的地方,必须建立一个精妙复杂的金融系统,让投资判断以一种去中心化的方式进行,这在过去几个世纪已经被多个国家证明是最有效的方式。因为由国家进行集中式的分配金融资源,会比金融系统分配资源出现更多的错误。

在他看来,一个成熟的金融系统内,融资主要来自风险投资、银行和证券市场,由分析师判断和建议哪些领域应该获得投资,哪些风险值得承担,风险投资者们会自已承担投资风险。而在中国,这样的风险很大程度上被银行承担了,政府会建议哪些是银行必须做的事。

“中国在当前不算有效的金融系统下也保持了很快的增长,但这种增长能不能持续,我持怀疑态度。”霍普说,“但对政府来说,很难放弃信贷权力,因为这给他们政治权力,也让他们可来发展特定的行业和地区。即便现在,中国政府也在通过这种方式支持创新,以及他们认为会拉动增长的特定产业。”

不过霍普也承认,如果中国的资本市场完全开放将面临一定的外部冲击。一方面中国投资者出于避险或投资的目的可能将部分资产转移到海外,这种资本流出将吸乾部分的银行流动性。另外,外国投资者会将中国当做短期投资场所,资金迅速流入流出不仅不好管理,还可能成为中国经济的不稳定因素。

“中国的银行需要更有经验,充分运用利率自由化来吸引长期的储蓄。同时金融市场也应该用更好的方式抓住资本,而不是仅仅依赖于储蓄和支票账户。”霍普说。

**人民币长期看好短期难测**

入篮SDR后人民币的币值走向也成了市场最关心的问题之一。霍普表示,人民币币值难以预测,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但如果着眼未来五至十年,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可能性很大。

2016年如果中国经济继续放缓,对外国投资者而言中国的投资机会可能减少,而中国的投资者可能去海外寻找投资机会,这样会造成大规模的资本流出。考虑到国际贸易的虚弱,人民币将有贬值的可能性。但如果明后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变好,来自境外的投资增加,资本流入会增加,人民币可能会升值。目前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

“如果着眼未来五至十年,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可能性很大。但我不会用自己的钱赌未来两三个月的人民币走势,就像我不会把自己的钱放进中国股市期待未来两三周甚至两三个月获得很高的回报,尽管我相信十年后中国股市肯定会涨。”霍普说。

不过霍普也表示对中国经济长期的信心。他认为在当前的投资预期之下,未来五年年增长6.5%说法是合理的。如果投资水平更高,那么中国应该能做到比6.5%更好。尽管中国的经济结构改革可能会降低投资水平,但这种投资将更可持续,来自消费层面的需求会持续推动中国经济增长。

“增长的潜力就在那里: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大量的储蓄作为投资的基础。我尤其看好私营部门,这部分能量之前是被低估的。如果能得到合理的资源分配,中国的私营企业很有可能超越国有企业,在关键领域取得重大突破。”霍普说。

(完)

审校 李文科/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