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7, 2019 / 11:44 AM / 25 days ago

焦点:受价格拖累中国9月工业企业利润跌幅扩大 但工业或已在筑底

作者 宿泱韫

资料图片:2015年8月,北京,北京奔驰的汽车生产线。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北京10月27日 - 中国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9月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延续跌势,降幅为今年1-2月来最大,主要受工业品价格下跌及销售增长放缓影响,不过分析人士指出,从一二三季度利润跌幅逐季收窄、库存增速接近零来看,随着逆周期政策逐渐发力,及中美贸易摩擦缓和带来外围环境改善,工业运行可能正在筑底。

统计局周日公布,9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755.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3%,较8月2%的同比降幅继续扩大,且为今年1-2月以来同比增速最低;前九月利润总额45,933.5亿元,同比下降2.1%,降幅较前八月的1.7%有所扩大。

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朱虹指出,9月工业企业利润同比降幅比8月份有所扩大,主要受工业品出厂价格降幅扩大、销售增长放缓等因素影响。

“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2.1%。其中,一季度下降3.3%,二季度下降1.9%,三季度下降1.8%,降幅呈逐季收窄态势。”

朱虹表示,前三季度工业企业效益出现结构性改善,主要体现在利润增长行业增多,高技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利润增长加快,以及汽车电子行业利润回暖带动装备制造业利润增速由负转正。

据其介绍,前九月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3.7%、11.8%、13.5%和17.2%。这四个行业合计拉动全部规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7个百分点。

前三季度,汽车制造业利润同比下降16.6%,降幅比1-8月收窄2.4个百分点;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由1-8月份下降2.7%转为1-9月份增长3.6%。受上述两个行业利润回暖影响,装备制造业利润由1-8月下降0.7%转为1-9月增长0.9%。

海通证券宏观团队的姜超、于博表示,得益于减税降费政策落地,今年前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降幅逐季收窄,以汽车、电子为代表的装备制造业利润增速更是由负转正;与此同时,三季度以来,企业中长贷增速也是逐月回升。

“这都意味着制造业投资增速或已在筑底,未来有望企稳回升。”他们点评道。

他们并指出,1-9月各行业利润增速分上中下游看:下游消费品类行业涨少跌多,其中汽车降幅继续收窄;中游装备加工类行业涨少跌多,其中电子大幅回升转正;上游原材料类行业涨跌互现,其中钢铁降幅继续扩大。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利斌此前表示,今年以来,美欧日等主要经济体增速普遍回落,地缘政治不确定因素增多,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对中国的影响加深。不过,随着中国逆周期宏观调控力度持续加大,落实降低增值税税率,降低社保税率等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有力支撑了企业特别是制造业企业稳中有进,多项举措有力地促进了工业经济平稳运行。[nL3S2770KU]

**价格拖累利润,库存探底**

华泰证券宏观团队的李超和孙欧认为,价跌是9月利润下滑主因,9月PPI价格回落形成拖累,工业增加值改善有微幅积极作用,减税降费的实质性效果逐步显现,营业收入利润率环比微升达5.91%,物量及利润率变动难以抵补价跌影响。

他们指出,9月规模以上企业产成品存货增速1.0%,前值2.2%,逐步探底,企稳可期,未来有望从被动去库向补库切换。考虑政策工具共振、外部环境缓和转暖、价格需求信号显现、库存周期略滞后于PPI和企业盈利变动等因素,他们预计最早可能在明年上半年转入一轮新的补库阶段,关注去库向补库切换的积极影响。

“我们预计2019年企业盈利将维持向0%修复趋势,同时考虑2020年PPI中枢适当回升、利润率边际转暖,预计2020年工业企业利润整体水平较2019年适当上行。”他们表示。

海通证券的姜超和于博则指出,从10月以来的中观高频数据看,终端需求有所回暖,工业生产继续改善,均指向经济继续改善。

此前数据显示,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远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5%,前三季度增速为5.6%;9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1.2%,为逾三年新低。

**逆周期继续发力**

今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三季度GDP增速更是创纪录新低,工业运行走弱是其中的重要拖累因素,但从9月好于预期的工业增加值以及10月以来的高频数据看,工业有好转的迹象,分析人士指出,年内政策还应以稳增长为重,逆周期政策应继续发力。

国家统计局前副局长许宪春稍早在一个论坛表示,今年中国第二产业增速逐季回落,一季度同比增6.1%,二季度增5.6%,三季度增速降至5.2%,其中的工业增速一二三季度分别为6.1%、5.6%和5%。“可以看到今年经济增速平均回落主要是工业增速的回落导致。”

但他也指出,工业现在有抬头的迹象,9月比7、8月有明显回升。当被问及工业明显回升是否由于生产活动提前等临时因素,他认为应该还有内在因素发挥作用,比如高技术制造业、战略新兴产业等新经济增速较快。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在同一场合强调,中国经济增速往下走过程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工业部门下行较快,但这不是中国特有现象,全球工业、制造业景气度普遍持续下降,与工业联系紧密的贸易品进出口也在往下。

他撰写报告称,外部经济仍在探底过程当中,未来难有起色,频繁的国际贸易和投资争端给全球经济下行再添风险。而内部需求孱弱,广义信贷上半年虽然经历了反弹但仍在低位,不足以支撑温和通胀水平,且未来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从核心CPI和PPI的走势和目前低位来看,降息已经非常必要,结构性原因造成的CPI上行不改变总需求不足的事实,不能绑架货币政策。

“我们认为稳增长是短期经济工作重点,积极财政政策和转向稳健略宽松的货币政策有望在一定程度上对冲经济下行速率。”华泰证券的李超和孙欧表示,考虑全国经济普查可能会追溯调高今年GDP增速,四季度GDP仍然有下滑的可能,明年一季度的政策刺激变量可能会较强。(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