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5, 2019 / 1:40 AM / 3 months ago

《焦点》中国金融防风险的艰难时刻:中小银行破解经营顽疾迫在眉睫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上海,陆家嘴金融区附近的一处建筑工地。REUTERS/Aly Song

路透上海6月4日 - 中国中小银行近期不断暴露的问题似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继包商银行被接管后,安永辞任锦州银行审计工作、中金最新又下调部分银行评级,再加上此前15家银行年报未如期披露,令破解多年来负债端结构高度依赖同业、高风险资产堆积等经营顽疾迫在眉睫。

“自我革命”式处置风险与监管层预期引导加流动性安抚的政策对冲,正在形成合力阻止信用风险蔓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修复了脆弱的市场信心,但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仍需高度警惕。

“坦白说金融机构也是非理性的,(包商)这件事情出来对市场情绪打击还是比较大的,目前也都在观望接管进展,央妈安抚市场了,但显然大家都在做风险规避工作了,在暂停融出或者压量,非常谨慎,储备现金在账上以备不时之需。”一银行同业部总经理对路透称。

据路透了解,中国银行业正在内部自查与排查同业交易的风险;与包商银行存在同业债权的机构已陆续与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接管组签署《债券收购与转让协议》,尚未明确的债权亦仍在统计中,未收购的剩余债权也将依法参与后续受偿。

鉴于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央行及银保监会决定自5月24日起对包商银行实行联合接管,这是20年来首例国内银行被接管事件。该行5,000万元以上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将由接管组和债权人平等协商,依法保障。

央行也在上周通过大规模逆回购等手段稳定了流动性,并明确包商银行完全是一个个案,因大量资金被大股东违法违规占用形成逾期长期难以归还,触发被接管条件,因此需要客观冷静看待。

在中金公司银行研究团队看来,监管机构有足够政策工具来控制和对冲流动性的风险,包商等经营较差的银行退出不会对银行业的整体经营和宏观经济造成过度冲击。这一信心建立在银行业整体流动性并不缺乏,行业非本币的头寸占比极小由此外部冲击有限,且市场对于央行作为流动性最终提供者有较强信心。

不过,考虑到银行业经营波动性的增加,不同类型银行负债成本的分化等因素,中金公司将两家H股银行(中信银行(0998.HK)、民生银行(1988.HK)),四家A股银行(中信银行(601998.SS)、北京银行(601169.SS)、南京银行(601009.SS)、江苏银行(600919.SS))评级由“推荐”下调至“中性”。

**难产的年报,被下调的评级**

尽管央行强调目前中小银行整体经营稳健,流动性整体充裕,且会加大支持力度,但个别高风险的中小银行风险已经在持续暴露。

上周,锦州银行(0416.HK)的一则公告就再度引发市场热议中小银行风险。继此前两次公告延迟发布年报后,自4月1日起已经停牌两个月的锦州银行上周五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及其审计委员会接获安永的辞任函,提出实时辞任该行核数师。

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审计期间注意到有迹象显示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要求提供额外证明文件以证明客户偿还贷款的能力(尤其是可被强制执行的抵押物)及该等贷款的实际用途,旨在评估该等贷款的可收回性(“未完成事项”)。然而,于辞任函日期安永与锦州银行未能就处理未完成事项所需的文件范围达成一致。

与锦州银行存在因“审计机构无法如期完成年报审计工作”而迟迟未在规定时间内披露年报的银行不在少数。根据中国货币网信息统计,截至目前有15家银行暂未公布去年年报,其中包含九家农商行、五家城商行以及一家股份制银行。

具体来看,九家农商行分别为诸城农商行、贵阳农商行、寿光农商行、铜陵农商行、桐城农商行、博兴农商行、广饶农商行、邹平农商行以及成都农商行;这其中多家农商行此前已因不良率高企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五家城商行则分别为吉林银行、保定银行、锦州银行、邯郸银行以及攀枝花市银行;而一家股份制银行则是恒丰银行。

根据央行的数据,2018年中小银行占中国银行业总资产25.7%,其资产负债表扩张速度多年来高于大中型银行。2009-2018年的10年间,中小银行资产占比从16.4%一路攀升9.3个百分点。

**防风险的艰难时刻**

市场都在关注包商银行风险处置的一举一动,这种影响将持续。长远而言,这无疑将促进银行业优胜劣汰,风险定价也将更为合理;然而,当前流动性风险仍需警惕。

中金银行研究团队的报告指出,对于目前经营有明显弱项的中小银行,例如资产质量较差(包括贷款、非信贷投资、表外资产)、公司治理有明显问题(股东结构、内部管理、关联交易等)、负债端结构高度依赖同业的小银行,银行刚兑预期的打破将对其经营造成严峻挑战,需要小心应对。

在他们看来,这种刚兑预期打破对中小银行经营的主要影响体现在负债端(同业负债、对公存款增长乏力)、资产负债表(缩表风险)、损益表(减值计提增加)及资本充足率(资产减值风险过大而冲击净资本)等方面,即风险涵盖流动性、盈利能力、资产负债表收缩和净资本冲击等多个维度。

报告并提醒,这些因素可能是互相交织的;而且风险可能会在不同金融机构,以及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之间相互反馈;需要密切关注风险扩散的路径和速度,避免出现较严重的链式反应和逐渐放大的负反馈效应。

一位不愿具名的监管部门研究人士直言,监管要求区域中小银行定位当地,服务好小微企业。小微企业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时间的经营风险较大,而监管又千方百计要求银行增加对民营小微的信贷投放,还要下调贷款利率,在市场规律、经济走势和政策压力三方面夹击之下,结果就是中小银行资本金大量占用、资金偏紧、不良攀升。

另一位监管官员则强调称,“过去一两年,监管在政策出台的时间的把握和力度的把握上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是随便出台的;市场很多声音批评监管半夜鸡叫,但监管也会对市场的情况进行评估,但是有些东西确实是有些其他的因素。

“国外监管只有一个目标,就是防风险,维持金融体系的健康;但是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的目标是多头的。就像支持小微企业,不做不行,但是风险确实是高,所以这时候也会有政策对冲。”他坦言。

不难发现,为配合防风险、信贷支持民企小微等工作,监管层也已通过释放流动性及调整金融机构考核指标等系列政策对冲寻求平衡;而在经济持续走弱、外部环境恶化背景下,度过当前的艰难时刻的确也面临更多的挑战与压力。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曾公开表示,监管处置风险都是比较主动的,以自我革命的方法去处置,不是等到发生危机时才去处置化解。(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