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中小银行的尴尬:致力破解企业融资难题却反遭融资困境

路透北京3月10日 - 在疫情期间致力于解决实体企业融资难题的中国中小银行,自身却也却面临着尴尬的“融资难”困境:资本补充压力山大,尤其对资本实力本就偏弱的中小银行而言更为严峻。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银行的柜员使用点钞机清点人民币。REUTERS/Kim Kyung-Hoon

疫情期间大量投放信贷加速资本消耗,而让利实体、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等令净利润增速放缓,加上不良资产不断侵蚀,内源补充资本渠道变窄;外源方面,因银行股估值普遍偏低,导致大多上市银行股权再融资功能丧失。

去年中国出台新政,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用于补充中小银行资本,业内预计今年规模仍将进一步扩大,但还需完善相关机制以确保政策落地见效。

“今年(用于补充银行资本)专项债额度继续扩大是必然的,2,000亿解决不了问题还需要增加,”一位了解情况的人士称,“但如果光靠专项债恐怕也不是个办法,最近有关部门可能也在调研这方面的情况。”

近年来,国务院金融委会议多次研究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问题,政府报告中也连续两年强调“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资本补充难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以解决。

国信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近期撰文指出,上市银行股整体上交易在很低的估值水平,导致这些上市银行的股权再融资功能已丧失。

“有些个股甚至交易在0.5倍以下,H股甚至有0.4倍以下的银行股。这是什么概念?美国次贷危机的时候,快破产的银行差不多这个估值水平。”他称。

对于非上市银行而言,情况恐怕更糟。

光大证券报告指出,中国的非上市银行,特别是非上市银行中的城商行和农商行资产质量压力较大,风险抵御能力较弱。若再考虑部分非上市中小行资产分类不准确、资产质量不真实、非信贷类资产和表外理财业务风险等问题,这些银行目前的资本和减值准备不足以有效抵御风险。

“(这类银行)实际资本充足率水平可能已大幅度低于监管红线,需要系统性救助安排。”报告称。

国有大行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资本补充虽然并不是那么紧迫,但也并不轻松。去年11月,它们被列入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中国金融监管部门也发布了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均要求其改善资本充足水平。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惠誉此前预计,到2024年底,要满足巴塞尔金融稳定委员会设定的要求,工行、建行、农行和中行共面临4.7万亿元的吸收亏损债务缺口。

**地方专项债补充资本机制需完善**

去年,中国下达2,000亿元人民币地方专项债额度用于注资中小银行,据了解,其主要用于补充风险较高的农村商业银行、农信社等。业内建议,应考虑多重因素建立合理的专项债额度分配标准,精准选择资本补充对象。

“专项债实际上主要解决一些困难银行的问题,这个量也是根据困难银行的状况来确定,”一城商行高管对路透称,“现在农商行、农信社可能需要的数量会大一些,城商行相对较好。”

不过,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在今年的提案中指出,应平衡地方债发行规模配置,建议不仅补充风险较高的农村商业银行,对民营、小微企业有支持能力、风险可控的城商行,也应给予一定额度的支持。

“建议建立科学合理的专项债额度分配标准,综合考虑中小银行的风险传染性、资本金需求、支持实体经济力度、未来偿债能力等因素,设计选择指标,精准选择资本补充对象。”他称。

他还谈到,应完善地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机制,并进一步扩大发行规模。

他在提案中表示,一方面,地方政府专项债募集资金属于债权资金,与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入股资金须为自有资金的规定相悖,建议给予明确的政策引导和操作指引,在审批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方案时,为地方专项债募集资金留有窗口。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专项债与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对接方式有间接入股、可转股协议存款、可转债三种;建议进一步拓宽地方专项债补充资本的途径,如鼓励地方政府专项债认购永续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

此外,还应引导地方政府和中小银行共同探索地方债专项资金退出机制,建议通过银行股权分红资金还本付息、市场化转让股权、筹措其他资金用于地方专项债偿付等,使地方专项债资金到期能够平稳顺利安全退出。(完)

(路透新闻部冷澄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