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4, 2014 / 4:02 AM / 6 years ago

中国政府闪身让位予市场 企业信贷压力上升

路透香港/上海3月24日 -负债严重的中国半导体、软件和大宗商品企业,信贷方面亮起告警信号,因为政府审慎地采取回避态度,让市场力量在决定企业成败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图为上海市内一处路口,车辆暂停等待红灯。REUTERS/Carlos Barria

本月中国出现首例国内债券违约,打破了北京当局总是会救企业于危难之中的信念。之前,中国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506.SZ)公告称,无法按期全额支付其公司债第二期利息。

“超日违约事件彰显出政府将开始让市场来决定实力较弱的借款者命运,”标准普尔驻香港分析师Christopher Lee说。

Lee表示,随着中国经济成长放缓和银行收紧贷款,违约事件将“逐渐增多但可控”,造船、金属和矿业以及原材料等行业面临的风险最大。

汤森路透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发行的国内债券规模略高于1万亿美元,其中有15.8%的债券今年到期。

虽然接受路透访问的企业表示有信心获得贷款,但中国的评级机构已开始加快下调企业评等步伐。据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的数据,2013年有77家企业被下调评等,数量是上一年的三倍多。

路透分析了超过2,600家的中国企业,发现许多行业的信贷指标恶化。软件行业信贷负担最重,其债务股本比平均为3.4倍。半导体行业为2.6倍,超日太阳能等光伏企业即属于该行业。

据渣打银行数据,2013年所有中国上市公司中,平均债务股本比为0.85倍。

浏览中型/大型企业债务相关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wad27v

浏览中国债务负担相关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hup47v

在以市场为主导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将在哪里设置底线,这一点还不清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13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不愿意看到一些金融产品违约的情况,但是确实个别情况难以避免。”

然而,维稳的重要性历来要高于市场改革。如果是一家重要性很高的大公司陷入困境,政府几乎肯定会进行干预。例如,无锡市政府就在去年10月为处境艰难的无锡尚德提供1.5亿美元信贷。

香港一位美资银行的分析师表示,地方政府愿意保护那些重要的纳税和就业大户,但碰到像超日这样规模较小的企业就会任其倒闭。这位分析师要求不具名。

**还清债务需要18年**

原材料企业的处境比较危险,因为大宗商品价格疲弱损害获利能力,导致企业无钱还债。尽管金属和矿产业的负债与股东权益比率处于平均1.4倍的可控水平,但债权人发现风险上升,对所持有债务要求更高收益。

例如,新钢股份(600782.SS)以目前的现金产生速度看,需要差不多18年时间才能还清当前所有债务。该公司2016年到期债券的收益率仅本月就上升160基点,至10%左右。

新钢股份没有对要求置评的邮件和电话作出立即回应。

作为一家国营企业,新钢股份如果无法偿债,有可能得到政府的帮助。实际上,如果中国政府在国有企业陷入危机时不能介入,可能会向债权人发出更为响亮的警报。

民营企业南钢股份(600282.SS)有40亿元人民币债券将在2018年到期,该公司称拥有多方融资渠道,包括发行美元债券、增发股份和银行贷款。

南钢股份一位高管表示,债券是2018年到期,公司尚未制定偿债计划,因为时间还早。

包装材料制造商珠海中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000659.SZ)有5.9亿元公司债将于2015年到期,还有同等数额的2017年到期债券。该公司表示,未来几个月是其业务的旺季,现金流将会增加,从而缓解债务偿付压力。如有必要,其还可以出售部分资产。

“我们所拥有的工业用地价值超过10亿元(1.61亿美元),”珠海中富董秘陈立上说,“卖出一两块地皮足以偿还债务。”

山东墨龙石油机械股份有限公司(002490.SZ)有5亿元债券将于2016年到期。公司称,债市收益率上升并不令人担忧,因其不计划发行新债,且银行利率也不那么高。

“收益率与我们的偿债能力毫无关系,”山东墨龙董秘赵洪峰表示,“我们偿还短期债务没有任何问题。”

**下一步是什么**

香港瑞东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研究部门主管SteveWang认为,中国政府将继续向那些符合其政策目标的企业提供支持,这意味着如果大型国有企业陷入债务困境,政府或出手救助。

“在这个‘没有痛苦就没有收获’的过程中,我们不会看到轰然巨响式的崩溃,只会有一些小动静,”Wang说。

其他信贷问题可能潜藏在更难捉摸的领域如银行贷款。上周有关浙江兴润置业濒临债务违约的消息凸显了这一风险。该地产商负债35亿元,约有三分之一借款来自个人投资者。

虽然知名的开发商可以进入境外市场融资,但小型开发商可能还会有更多伤亡。

“不管怎样,银行不急于提供贷款,而信托贷款要接受仔细审查,因此小型开发商的融资渠道非常有限,”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信贷研究和策略部门主管Manjesh Verma称。

中国的公司债务总额为60.3万亿(兆)元人民币,其中约80%来自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和小额信贷仅为4.8万亿元。

中国的大型银行偏爱与政府有关联的大公司,这使得较小型企业更多依赖于非正式贷款渠道。

“在不远的将来会出现更多违约吗?肯定会,在向市场化定价发展进程中,那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短期内,违约规模将会相对较小,整个过程将会循序渐进,”伦敦FFTW的基金经理Mark Capstick说。(完)

(编译 侯向明/郑茵/王兴亚;审校 张涛/于春红)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