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9, 2020 / 5:45 AM / 20 days ago

分析:创业板注册制新规测试中国股市改革的决心

路透上海/香港6月19日 - 今年随着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中国对冲基金经理Yuan Yuwei在纽约市场做空星巴克(SBUX.O)、百胜中国控股(YUMC.N)和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DIS.N)等股票大赚了一笔。

资料图片:2009年10月,深圳,深交所门前的雕塑。REUTERS/Bobby Yip

但在国内市场,他就不想费这个劲了。

“在中国市场卖空的效率太差。要么就没有可供借入的股票,要么耗费太长时间,”Yuan说。他为浙江玉皇山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一支全球宏观基金。

浑水(Muddy Waters)的Carson Block和Wolfpack Research的Dan David以做空中资股票而闻名,但和Yuan一样,他们的押注也仅限于纽约或香港市场,而不包括上海或深圳。

这种局面可能即将改变。上周五,监管机构放松对国内市场人士在深圳创业板市场转融券的规定,并在考虑允许外国人借入或借出大陆市场股票用于作空。

这一改革可望增强竞争力,让中国市场缩小与纽约和东京等融资中心的差距。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6月16日,上海和深圳股市借券沽空规模总计39.6亿美元,相比8.9万亿美元的市值,比率为0.044%。

尽管各个市场计算空仓数据的方式不尽相同,但IHS Markit数据显示,美国股市空单余额为7,800亿美元,占市值的2.4%,日本股市为1.5%。

但经纪商TF Securities估计,改革或促使中国股市今年做空规模可能增长10倍,明年则会翻一番。

其他人则指出了无数的障碍--包括运营层面的和文化层面的。

“短期而言,许多障碍都是难以逾越的,”对冲基金Full Harvest执行长、贝莱德(Blackrock)前基金经理Wang Li表示。“这么多年过去了,变化不大,因此我不抱什么希望。”

**实质改革**

周五的调整标志着2015年以来的一项重大转变,当时投资者指责“恶意”做空者非法“操纵”期货市场,触发崩盘。

渴望吸引国际资金的监管方称,他们更能够接受长期投资者将做空作为对冲工具,以及通过做空被认为估值过高的股票来获利。

监管方还希望,如果做空者的看空有助于限制投机性泡沫,可能将成为稳定市场的力量。

对创业板的调整可能从8月起生效,这是对该板上市体系改革的部分措施。

根据这些改革,更大范围的国内市场参与者,包括战略投资者、共同基金、退休基金和保险商在内,将获准出借股票。

创业板投资者将能够在股票上市后即做空,而主板有三个月的延期。

尽管借方和贷方仍必须透过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SF)来进行交易,但双方将有更大的空间来磋商交易条件。

市场人士正在关注接下来内地股票是否会允许外资借券放空。

“我乐观看待今年会有更多进展”,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ASIFMA)股市和交易后事务主管Lyndon Chao表示。 ASIFMA代表了在亚洲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和经纪商,其定期与内地官员讨论市场问题。

那些寻求对冲内地曝险的外资,目前只能作空股指期货。这些外资在其他地方通常能参与作空股票。

**摩擦**

市场人士虽然乐见改革,但他们表示,实施起来可不容易。一个问题就是要找到出借的股票。

Full Harvest的Wang表示,“许多中国机构频繁交易以迅速获利,因此不太可能出借股票。”

另一个问题在于集中式体系的成本。设计该体系的目的是确保政府监管。

“让中证金融公司(CSF)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就会增加摩擦。他们还会额外收取两个百分点的费用,”对冲基金公司鸣石投资的副总经理Fang Ming说。

Fang和其他人表示,允许市场参与者自行确定条款将有助于、但不会解决多出一个中间人所导致的问题。

根据券商数据和市场消息人士,借入大陆上市股票的年度成本超过股票价值的8%,而香港仅为0.9-1.2%。

**终极测试**

近来对于卖空机构公开指出企业潜在问题的支持声音有所增强,因为之前曝出多宗企业会计丑闻,包括美国上市的中资咖啡连锁企业--瑞幸咖啡(LK.O)在4月称,公司高管对去年营收数字造假。

在瑞幸坦承的两个月前,浑水发布的一篇匿名报告便已质疑瑞幸的业绩增长。

浙江玉皇山南投资公司的Yuan表示,更开放的沽空机制有助于淘汰有问题的公司。

“需要沽空者打下这些公司,然后踢出去。否则它们会伤害投资者。”

中国监管机关誓言对上市公司的诈欺行为“零容忍”。对于当局接受沽空行为的新态度而言,最大考验在于监管机构是否会让沽空者发动攻击,而不是像2015年那样处罚沽空。

“我可能会写文章批评一些上市公司,可是要非常小心,措辞一定要婉转,”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Xin Chen最近在一场视频研讨会中对风险投资者表示。

Wolfpack的David说得更直白:“如果没有某种形式的言论自由,沽空无法存活。”(完)

编译 徐文焰/李爽/王灿/戴素萍/陈宗琦;审校 张荻/李婷仪/艾茂林/孙茉莉/白云/蔡美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