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8, 2020 / 3:45 AM / a month ago

焦点:中国资本市场老兵齐聚把脉A股的前生今世 论道市场改革方向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中国上海,浦东金融区概貌。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7月8日 - 当中国A股近期携手港股放量飙升,在惊叹是政策牛的来临?还是因“七一”香港回归纪念日以及香港国安法落地实施的敏感时刻的金融保卫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及两位前副主席周二晚间一起把脉中国股市的前生今世以及资本市场的改革方向。

在“浦山讲坛第19期暨CF40孙冶方悦读会第14期”上,曾为前证监会主席肖钢和前证监会副主席李剑阁和高西庆纷纷点评了中国资本市场以及监管方面的得与失,面对新形势下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的五大变革,核心是要深化注册制改革,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加强法制建设等。

肖钢认为,回顾过去30年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历程,在资本市场制度的设计和建设当中,始终坚持一条主线,就是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取向。尽管有一些制度的设计,措施的出台,可能会有所偏离,有的时候也出现摇摆,但是这个任务还在路上,还没有完成。这也是现在资本市场发展的短板,当然更是未来的改革方向。

“为了防止股市大起大落,证监会曾九次叫停了IPO,累计停发时间有五年,相当于30年发展只有25年在正常运行,这对社会经济、市场预期、创新发展的影响是难以计量的。”曾是中国证监会原主席,现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资深研究员的肖钢称。

此次读书会亦是肖钢分享其新书《中国资本市场变革》。肖钢曾在2013年3月至2016年2月担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2015年中国爆发股灾,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熔断机制引发中国股市“轩然大波”,其后不得不停止实施,中国股市亦进入寒冬。

周二中国股市沪深300指数已连续六个交易日上涨,收盘创逾五年高位。“牛市”声声入耳。

**注册制实施将为变革的资本市场迎来春天**

面对资本市场上市公司为了上市目的过度包装甚至造假,或者为了实现再融资目的进行业绩造假等等,在监管不到位,法律和制度的缺失,公司造假得不到应有的惩罚,中国资本市场上屡屡爆出此类丑闻,亦使得中国股市发展至今在发挥直接融资的功能方面严重不足,瘸腿的资本市场亦成为中国宏观调控的短板。

作为中国证监会的前高管,对资本市场与监管得失的洞悉显然要比局外人更清楚。

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现任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的高西庆就表示,在退市制度问题上,中国投资者面临的挑战要比美国大得多。在中国,上市公司一旦退市,投资者便没有可交易的渠道,狡猾的骗人的早早逃脱,留下的是吃亏的中小投资者。证监会唯一职能就是保护中小投资者。

“好公司不是靠审批出来的,也不是政府培育来的。”在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李剑阁看来,注册制推出一直就是思想障碍重重,在实践当中有各种各样的认识问题难以解决。

他举例说,我们资本市场有一个惯性的思维,就是股票的发行由监管部门去控制节奏。如果发快了,股票就掉下来。为了股票不大起大落甚至于还要稳步的上涨,最好就是对发行的节奏加以控制。要控制这个节奏,必然监管部门要去审批,要去做各种各样的控制。

“我和西庆都可以说是资本市场的老兵。我们其实一直在说这件事,为什么注册制讲了这么多年,推行起来那么困难,阻力就那么大?...注册制的改革是监管部门灵魂深处的革命。监管机构要正确定位自己的职责和功能,才能使得注册制能顺利推行。”现任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的李剑阁称。

已于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新证券法,按照顶层制度设计要求,包括全面推行证券发行注册制度等,进一步完善了证券市场基础制度,体现了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方向,为证券市场全面深化改革落实落地,有效防控市场风险,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切实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证券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功能发挥提供了法治保障。

**如何应对资本市场的变革?**

在沉寂数年后,如何看待眼下看似牛劲冲天的中国股市及资本市场发展的现状,曾担任了近三年证监会主席的肖钢认为,中国需要深刻把握发展历史方位和时代特征,抢抓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革命的机遇,积极参与全球产业分工布局重塑和价值链重构。

在肖钢看来,资本市场在变革中面临机遇,应该加快推进市场基础制度变革,丰富市场产品与投资工具,扩大市场广度深度,充分发挥枢纽作用,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转型发展。

肖钢认为,在新形势下中国资本市场面临五大变革。一是深化注册制改革和退市制度。全球股票市场大部分是实行注册制。看起来它是一个发行制度,但实际上涉及到整个资本市场的生态建设。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是一项牵牛鼻子的工程,不把注册制改革搞好,退市制度的实行就很困难。

二是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筑牢实体经济基本盘。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的基石,也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中国上市公司大概一共有7,000多家,包括A股上市,也包括中概股和境外上市的。这7,000多家上市公司,应该说涵盖了国民经济的绝大部分行业,是国家经济的骨干,特别是盈利能力比较强的企业当中,上市公司占的地位更加明显。

三是坚定不移推进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要发挥资本市场的枢纽作用,必须要进一步畅通国际国内循环,资本市场本身还要进一步加大开放的力度。

四是要积极的发展数字资本市场。通过这次疫情,各国都充分地认识到发展数字经济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各国都在加大投入。未来数字经济和数字金融的发展,竞争势必越来越激烈。

五是加强法治建设和提高监管水平。一个市场成不成熟,实际上就看它对法治的依赖是不是强。成熟的资本市场必然是一个高度依赖法治的市场。

下一步应该进一步加强法治建设,重点包括:理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法律逻辑,在现有法律体系下完善相关制度安排;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强化投资者的保护。

“同时我们应该看到,当前困扰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法治问题还是不少:行政管理介入过度,同类市场活动制度规则统一性不够,不同层次市场的法律制度安排相互混淆,有关市场整体结构、长远发展的顶层制度设计不足,法律制度规则完善机制也还不健全。”肖钢称。(完)

(本文北京中文部宿泱韫亦有贡献)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