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2, 2019 / 7:30 AM / 4 months ago

市场热谈:中国科创板6月开板在即 盛名之下交易规则或埋隐患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7年7月,中国上海,陆家嘴金融区一瞥。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5月22日 - 作为中国资本市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并赋予政治含义”的创新之举,科创板从一开始就被寄予了厚望。而据知情业内人士透露,科创板将于6月底或7月初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推出,首批挂牌的企业30家左右。

尽管对于此前密集出台的科创板相关细则,业界多给出正面评价,但在临近开板之际,市场人士仍对交易规则和注册制设置方面有不同的声音,担心会引起暴涨暴跌以及如何摆脱行政干预存在隐患。

针对科创板新股上市前五个交易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一位不具名的证券业资深人士认为,如果是T+0交易模式下这是合理的,但现在是T+1,“面对大量游资虎视眈眈地盯着科创板,这一交易规则很容易被利用,他们完全可以凭借资金的优势相互勾结拉抬股价,从而导致新股上市第一周出现暴涨暴跌。”

他指出,科创板新股上市一周后涨跌幅限制在20%,这本身也蕴含着很大的风险。试想如果新股经历了第一周无涨跌停限制的暴涨暴跌后,第二周开始20%的涨跌停限制,股价的剧烈振动更让科创板个股很难找到合理定价,届时科创板开启的更像是“赌场模式”。

他并提到,现行成熟的交易规则背后都有着血淋淋的市场教训,而且很多交易规则都有相互前置条件,并不是说哪条觉得合适就拿哪条来用。中国现行主板涨跌停限制是10%,也是经历了股市的数年洗礼;现在科创板涨跌幅限制放宽到20%,如果出现这种暴涨暴跌的极端情况,制订相应的应对预案未雨绸缪,显然有助于确保科创板的平稳开板。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人士也称,今年以来中国股市的行情就是游资利用中美贸易谈判的题材推动的,尽管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不能评判游资是好是坏,但对游资而言,只要看到交易规则有漏洞,能利用漏洞挣钱,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

“在此情况下,对市场的监管者而言,制定公平的交易规则、防止交易制度被操纵和利用就至关重要。”他说。

中国证监会3月初发布实施《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注册管理办法》和《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办法》,上海证交所随后亦发布相关业务规则和配套指引,标志着科创板正式开闸。其中核心技术人员股份锁定期由征求意见稿中的三年缩短为一年,同时未纳入T+0交易机制。

上交所当时解释称,国内对实施T+0交易机制一直有呼声,但是也存在不同意见。经综合评估,按照稳妥起步、循序渐进的原则,在本次发布的科创板业务规则中未将T+0交易机制纳入。同时,将科创板股票涨跌幅限制放宽至20%;而为尽快形成合理价格,新股上市后的前五个交易日不设涨跌幅限制。

之后科创板企业申请和受理工作即加速推进。据人民日报周二报导,自3月18日接受企业申请以来,至5月20日上交所已受理110家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从盈利能力看,92家科创板受理企业的情况强于目前A股中小板和创业板总体水平。

不过,中泰金融戴志锋团队则认为,适当放宽涨跌幅限制至20%、前五个交易日不设限、引入盘后固定交易价格、上市首日开放融资融券业务、灵活调整单笔申报数量等差异化机制安排,有利于减少被动大额交易盘中对股价的冲击、提高市场定价效率、提振投资者信心,交易机制创新有望实现防止过度投机与保障市场流动性的良性平衡。

**注册制核心是信息充分披露**

包括五套上市标准、50万元投资者门槛、上市前五个交易日不设涨跌幅、允许同股不同权、允许红筹、允许亏损、试行保荐机构跟投都是科创板的创新之举,而最核心则是真正落实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证券发行注册制。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李超3月末在博鳌论坛表示,科创板推出注册制大家的预期非常高是好事,但科技创新企业有一定不确定性,也不能闭着眼睛买,需要深入的分析,“科创板,特别是在初期,什么都可能会发生,所以需要有一个磨合期,...要有一定的宽容度,确保经过磨合符合大家共同的预期和目标。”

科创板设立的核心是中国资本市场对增量部分改革的尝试。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将信息充分披露,由市场决定企业的IPO和定价,监管层只负责审核企业提供的信息是否充分全面,而不具备否决权。

这也是科创板实施注册制的最大亮点。根据安排,上交所负责审核,预审核周期6-9个月,证监会在20个工作日内决定是否同意注册。只是科创板如何避免形式上是注册制,但本质上却难以摆脱核准制,显然是值得探讨深思的问题。

前述资深业内人士指出,由于科创板是新生事物,现行的注册管理办法明确上交所审核后在证监会注册,初期有一定的审核把关是必要的。但问题在于这种核准注册能否摆脱以往IPO审核制的弊端,即IPO企业能否通过完全取决于监管层的审批,因而屡屡出现权力寻租、内幕交易等腐败弊端。

“交易所可以不断地要求(科创板)企业补充材料,完善信息披露,这个时间跨度可以很长,但最终企业能否上市的决定权限不在交易所,也不在证监会。只有真正做到这些,才算是成功的注册制。”该人士称,怕就怕最后企业申请IPO交易所审核不准,证监会不给注册,仍然是行政权力说了算。

此外,在发行制度方面,放开发行定价应该和放开股票配售权配套改革。现在只放开了发行定价权,用所谓券商跟投来扼制发行定价过高,不知道未来会形成一种什么样的券企关系。

经济学家韩志国近期在其微博上发文称,从来没有看到哪个国家的证监会死死地赖在了一级市场,把二级市场的监管责任主要推给了证券交易所;从来也没有看到哪一个国家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敢如此公开地为新股IPO背书;从来也没听说全世界的主要股市还有扶贫这一特殊功能。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周日晚间宣布,原证监会主席、现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和理事会主任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而刘士余任职证监会主席期间,中国股市IPO明显提速,其并担任证监会扶贫领导小组组长,开辟了贫困地区企业IPO绿色通道。(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