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6, 2019 / 1:46 AM / 3 months ago

分析:中美贸易战或为欧洲提供契机 摊大中国外汇储备投资大饼

路透伦敦6月4日 - 如果欧洲国家希望欧元取代美元成为全球主要的外储货币,中美贸易战或许提供了契机。

资料图片:2015年3月,美元和欧元纸币。REUTERS/Dado Ruvic

中美关系恶化将表明,某种程度上中国可以把部分庞大的外汇储备部位转换成其他的硬货币,而且也显示出在提供替代外储投资上,欧元区有其局限性。

在二战后的时代,无论是规模、流动性和信用品质,没有任何资产能够完全匹敌美国政府公债。市场规模逾16万亿美元的美国公债,几乎被认为是等同于现金的零风险资产。

然中美贸易战开打一年来,有一些迹象表明,中国对于既是美国最大的贸易对手,又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之一感到不妥。

近期数据显示,中国3月出脱美债的规模创下过去两年半来最大。如果最后证明这并非单一月份意外出现的现象,外界将开始揣测中国把这些储备转投何处,而欧元区就是最有可能的地方。

tmsnrt.rs/2QITYE3

单单就规模而论,欧元区公债显然将提供可靠的着陆垫:其在市场流通规模几乎是整体美债市场的近三分之二。

已有迹象显示中国对欧洲兴趣益发浓厚--银行界人士认为近来西班牙、法国、比利时发债案中,亚洲认购需求创下纪录水准要归功于中国。

银行界人士对路透说,中国也加大力度购买欧洲准主权实体所发行的债券,尤其是有欧元区保证、债信评级为AAA/A1的欧元区纾困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SM)。

ESM最近发行20亿欧元10年期债券,亚洲投资者占比达33%。而去年ESM发行的欧元计价债券,亚洲买家占比仅为4-5%。

但要想吸引中国储备管理者将数千亿美元储备从美债转至欧元,欧元区有必要解决关键的缺点。

“我认为鉴于当前所处的环境,要分散这么大规模的美债持仓简直太难了,”Lombard Odier Investment Managers首席投资策略师表示。

“欧元区没有巨大的无风险市场...20年后情况可能会不一样。“

对Ahmed而言,主要问题是,欧元区的信贷风险并不均衡。19个成员国都有各自的财政政策,预算规定的监管过于松散,无法确保规定得到遵守,而且退出欧元区在理论上讲仍是可能的。

因此德国等富裕成员国仍是净储蓄国,拥有平衡的预算甚至还有盈余,而其他主要集中在南欧的国家则债台高筑。

由此产生的信贷和政治风险相互交织,使得很难把整个欧元区债市看作是美国债市的真实镜像。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基金经理Ross Hutchison表示,综合来说,就是美国“拥有欧元区尚不具备的联邦性质”。

此外,欧洲央行多年来的购债操作导致数据失真,意味着可购买的欧元区公债要远远少于表面上看起来的水平。

欧元区未偿付公债总计约9.5万亿美元,估计欧洲央行持有大约四分之一。

而外储管理者寻找的“安全”证券愈发稀缺--德国、荷兰和卢森堡的AAA级债券总计约2.5万亿美元,如果再减去欧洲央行的持仓就会更少。评级略低的法国、比利时和奥地利债券总计3万亿美元。

tmsnrt.rs/2WJU1Vw

互动图:tmsnrt.rs/2HUcyX0

意大利拥有欧元区规模最大的公债市场,价值2.3万亿。但其糟糕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低迷经济和民粹主义政策使其债券风险更大,其信用评级较垃圾级只高一两档。

因此在市场环境紧张时,投资者蜂拥买入德国公债,而意大利公债收益率大涨可能打击持有这些证券的当地银行。

10年期意大利公债收益率报2.5%,10年期德国公债收益率报负0.22%。

这些风险削弱了欧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欧元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资产中的占比为20%,低于2009年时的26%。

这与2011年希腊债务危机脱不了干系。这场危机蹂躏了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和爱尔兰,凸显了成员国违约以及把欧元债务改以新货币计价的风险。

tmsnrt.rs/2QP1bSX

**共同债券?**

欧洲官员热衷于反击美元的霸权,他们在上月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讨论了为欧元争取“更强国际角色”的各种手段。

但他们没有提到可以一举解决问题的一个举措--通过推出欧元区共同债券来联合发债。共同债券将把欧元区的风险汇集到一处,比大多数单个国家发行的债券更加安全。

欧洲央行(ECB)管理委员会委员暨芬兰央行总裁雷恩(Olli Rehn)上周表示,推出一项安全资产,将有助于增强欧元的国际作用。这令人寄望该问题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列入新一届欧盟执委员会的议程。

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首席欧洲经济分析师David Owen认为,共同债券“在刺激全球欧元需求方面,作用要比新一轮TLTRO更明显,储备管理者也将参与其中”。

他所指的是欧洲央行的多年期低息贷款。

“或许侧重点将会更加偏重于此事的推进,利用此次美中贸易战的机会,”Owen补充说。

但其他人指出,较富裕成员国反对共同债券计划,担心最终会让他们买单。此外,席卷欧洲的民粹主义和反建制运动正在兴起,希望放慢一体化进程,将权力还给成员国政府。

这些政治团体在上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的议席数量增加,不过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多。

“现在的趋势反而是在走向权力分散,”Ahmed说。(完)

编译 戴素萍/李婷仪/李爽/王灿/张涛/郑茵 审校 刘秀红/陈宗琦/艾茂林/王兴亚/张涛/王颖/杜明霞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