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7, 2018 / 1:41 AM / 8 months ago

《信报》:得AI者得天下 中美科技谁主浮沉

(2月27日社评)

美国乃当世第一强国,经济、军事力量天下无双,但道路、铁路、机场、校园等基础建设千疮百孔,一直沦为全球笑柄。然而,在美国人眼中,公共设施再不如人,山姆大叔于国防、顶尖学府、科技等领域始终遥遥领先,中国等竞争对手拍马难追,这就足以确保美国未来数十年以至百年继续在几个关键环节稳执世界牛耳。

真的这样吗?航天国防、精英大学也许如此,惟说到科技,美国优势恐非想像般牢不可破。《经济学人》本月发表了一篇文章,根据十项指标在中美两国科技产业之间作了一次全面比较,对美国既是一记当头棒喝,对在科技路上急起直追的中国同样大有启示。

第一个发现并不令人意外︰以中位值为准,中国科技产业明显落后于美国,整体实力约为后者的百分之四十二,半导体和商用软件尤其处于劣势。中国的非科技企业数码化程度亦仅及美国的百分之二十六,意味内地公司在利用科技提升生产力方面大有改进空间。可是,与二○一二年整体实力只及美国百分之十五相比,中国从后赶上的势头令人侧目。

更重要的是,在电子商贸、互联网等科技产业中最富创意和活力的领域,中美差距非但大大缩窄,个别环节如风险投资(VC),两国离平起平坐已不远。

即使不看上述对比,单从淘宝、天猫、京东天文数字的交易额,以及内地无现金化的普及程度,已能感受到中国在电子商贸、手机支付等领域超越美国,「整体实力」所以仍有距离,也许由于内地科企要么市值大如阿里巴巴、腾讯,要么规模太小未成气候,夹在中间的「独角兽」(估值逾十亿美元的初创企业)虽不少,惟市值介乎五百亿至二千亿美元之间的科技公司远不及美国多,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对比结果。

中美科技谁主浮沉,不能单看产业市值,两国于人工智能(AI)等「突破性创新」(breakthrough innovations)的成就,足以决定日后谁领风骚。《经济学人》在这方面着墨不深,只提及中国AI专才数目仅及美国百分之六,但被公开引述的中国科研人员AI论文,次数已达美国对手百分之八十九水平。所谓见微知著,透过这项简单比较,足以说明中国发展人工智能已不光着眼于专利权等「量」的层次,在「质」方面亦有追上美国之势。

中国国务院去夏发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分三阶段力求于二○三○年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同时打造一个规模达一千五百亿美元的本土产业。这项宏愿最终有多少能够达标仍待观察,但不容否认的是,内地近年涌现一大批AI新秀,当中不乏明星级初创公司,最瞩目的有商汤(SenseTime)、依图(Yitu),以及《经济学人》文内提及的旷视(Face++)。

此等「独角兽」创立不过数年,却无不深受资本市场欢迎,股权融资手到拿来,以专攻人脸和语音识别的类型最具「人气」。AI讲求深度学习,从民间搜集得来的数据愈多,对行业发展愈有利,惟公众隐私权难免受到侵犯。在西方社会,维护个人权益与加快人工智能发展不易取得平衡,或多或少对AI更上层楼形成障碍。

反观中国,开拓新一代人工智能已被推上国家荣辱的层次,以保障人民安全为理由力拓AI更属出师有名,难怪安防能成为内地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市场,一家接一家冒出头来的「独角兽」皆把AI视觉等领域视为商业蓝海,在公在私紧扣国策全速前进。

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曾公开说过,哪个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主导全球,便能统治世界。普京这番豪言壮语,已把北极熊的野心表露无遗;再看中国在AI产业的积极取态,中俄被美国定性为主要竞争对手绝非无的放矢。有趣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方面全力争取大兴土木重振美国基建,另一方面则主张削减对传统上支持人工智能研究机构的拨款,看来「狂人」身边智囊有必要好好提醒他了。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