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即使特朗普未能连任 美国给中国设置的投资障碍或继续存在

路透香港/纽约11月3日 - 据并购交易业者和政策专家,特朗普总统为中国公司在美国投资或筹集资金设置的障碍,将具有持久影响,即便他没有赢得连任。

资料图片:2018年4月,中国北京,美国官员访华期间两国官员会谈现场的国旗。REUTERS/Jason Lee

根据路孚特的数据,去年中国对美国公司的收购额降至18.6亿美元,仅是2016年总额610亿美元的一小部分,当时正处于高峰时期,而之后不久特朗普就任总统。

根据PitchBook的数据,中国对美国的风险投资在2016年达到了近157亿美元的峰值,而今年截至10月27日总计只有67亿美元。

荣鼎谘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为止,中国对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与2016年相比下降了90%,跌至47亿美元。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特朗普政策导致的结果。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了许多中国公司的收购行动,特别是对美国科技公司的收购,甚至下令一些中国公司撤资,例如社交媒体应用程序TikTok和Grindr的所有者。在涉及瑞幸咖啡等中国公司的审计丑闻发生之后,美国证券交易所提高了中国企业的上市标准。而且中国籍人士发现更难获得美国工作许可。

交易媒合人士表示,就算中美之间因为贸易及香港的未来等火爆议题而造成的紧张关系有所缓解,上述的趋势仍有可能延续。这是因为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一致担心中国企业滥用科技并误导投资人。

“美国已经不再将中国视为伙伴,而是视为敌人及一大威胁...美国已经变成一个对中国任何事情都极不友善的国家,”中国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胡祖六表示,他补充称美中关系短期内不太可能改善。春华资本集团有投资于美国企业。

在特朗普任内,负责审查涉及国安风险交易的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对中国企业采取更为严格的立场。

CFIUS的审查并不公开,这个神秘的政府小组没有公布其每年挡下多少交易案。不过CFIUS送交美国国会的年度报告中显示,其已经加强检视中国相关的交易。在特朗普任内的头三年,CFIUS共审查了140宗涉及中国收购方的交易,数量远高于任何其他国家,同时也比前总统奥巴马任内头三年审查类似交易的20宗要高出许多,尽管中国企业向CFIUS申请美国交易审查件数从2017年的60件降至2019年的25件。

CFIUS在特朗普任内挡下的交易包括中国金融科技巨擎蚂蚁集团以12亿美元收购美国汇款公司速汇金(MoneyGram),以及中国半导体投资基金Unic Capital Management以5.8亿美元收购美国半导体测试设备公司Xcerra Corp。一些中国收购方在CFIUS出手阻止之前放弃了在美国的收购。

“CFIUS给中国企业的海外收购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在科技领域,”中国私募股权基金Canyon Bridge的合伙人Peter Kuo说。该公司在2017年试图以13亿美元收购美国芯片生产商莱迪思半导体 LSCC.O,但被CFIUS阻挠。该基金现在专注于投资中国企业。

美国的打压还延申至风险资本投资。由于CFIUS也在审查大量少数股权投资,许多中资风险投资基金以及一些有政府背景的投资基金在过去几年也离开美国市场。

“现在我们的基金里已没有中国投资者,”位于矽谷的风险投资基金RaceCapital的普通合伙人Edith Yeung说。她表示,由于监管风险,她不得不拒绝许多中国投资者投资她的基金。

**IPO审查**

特朗普今年曾表示,他在“非常强烈地”考虑让不符合美国会计准则的中国公司摘牌的可能性。不过他并未将这一威胁付诸实施。

今年迄今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价值总额达到2.5万亿美元--几乎是四年前特朗普上任之前的两倍--纳斯达克已经更新规则,令小型中国企业更难在该交易所上市。

因此,今年只有五家中国公司在纽约上市的IPO规模低于2,500万美元,去年为九家。

政策专家表示,美国对中国经济实力、技术进步和会计标准的深切疑虑可能会导致跨境投资的许多障碍仍然存在,即使拜登1月取代特朗普担任总统。

“我们认为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是不分党派的,”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分析师在上周的报告中写道。(完)

编译 张涛/张明钧/汪红英/杜明霞;审校 张荻/李婷仪/孙茉莉/陈宗崎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