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热点聚焦:中国共同富裕实现路径基本清晰 如何“切好蛋糕”是核心

路透北京8月19日 - 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共同富裕成为中国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心,以此目标为导向的各项改革,也将是当前和未来较长时期的重中之重。周二召开的中央财经委会议进一步描画了共同富裕的内涵及实现途径,其中分配问题是核心,也即是说“做大蛋糕”同时还要“切好蛋糕”。

资料图片:2021年8月5日,中国上海街头。REUTERS/Aly Song

“做大”要靠高质量发展,“切好”则要靠制度性安排。分析人士指出,为了缩小收入分配差距,中国预计将逐步开征资本利得税、遗产税、房地产税等,并持续夯实住房、教育和医疗等社会基本安全保障网,降低民生成本,此外还会鼓励慈善事业、信托基金等发展。

“财经委会议明确了共同富裕的内涵特征、实现路径和目标任务,也指明了未来的产业趋势,一句话:这是一次很关键的会议,但后续配套政策更关键,”国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熊园称,“推动以共同富裕为导向的各项改革,将是当前和未来较长时期的重中之重。”

他认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的制度安排,后续细化举措是关键,可重点关注会否降低个人所得税和征消费税,合理调节高收入的具体做法比如房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等“富人税”的进展,以及慈善事业、慈善信托、公益性捐赠税收优惠政策等三次分配的配套政策进展。

“‘共同富裕’已经接力‘全面小康’,成为社会民生领域的政策关键词。共同富裕重点在于提升居民的获得感与机会感,盯住中等及以下收入群体的生活和发展问题,而非‘均贫富’,”中信证券政策研究首席分析师杨帆在研究报告中称。

去年年底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其中就包括“人民生活更加美好,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今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和4月底中央政治局会议都提出要“制定促进共同富裕行动纲要”。

到了本周二,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强调,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的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要分阶段促进共同富裕。

会议指出要“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至此,如何实现共同富裕的路径已经基本清晰。

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新闻联播”栏目主播郭志坚在“主播说联播”中如是解释:实现共同富裕就像做蛋糕,既要做大,还要分好,“做大”要靠高质量的发展,而“分好”则要靠制度性的安排。要用好创新和教育这两大“原料”,不断探索新的“制作方法”,给更多人创造致富的机会,力争让所有人都能品尝到蛋糕的美味。

**如何“切好蛋糕”是核心**

中国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189元人民币,折合不到5,000美元。去年5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总理李克强称中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曾引发海内外舆论热议。

从基尼系数来看,中国从2008年的0.491下降到2015年的0.462,但此后又出现回升,2018年为0.468,2019年略有下降至0.465。表明收入分配不均衡有扩大迹象。

tmsnrt.rs/2UAwszu

根据财经委会议,实现共同富裕要鼓励勤劳创新致富,保障和改善民生、创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条件,畅通向上流动通道;重点鼓励辛勤劳动、合法经营、敢于创业的致富带头人,重点加强基础性、普惠性、兜底性民生保障建设。

具体如何落实?则要提高发展的平衡性、协调性、包容性,增强区域发展的平衡性;着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抓住重点、精准施策,推动更多低收入人群迈入中等收入行列。

要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完善养老和医疗保障体系、兜底救助体系、住房供应和保障体系;要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依法保护合法收入,合理调节过高收入,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保护合法致富,促进各类资本规范健康发展等。

“目前中国收入分配不均衡问题仍然突出,收入差距仍处于高位,暂未呈现稳定下降的趋势,收入结构正在经历‘金字塔型-陀螺型-橄榄型’的转变,”杨帆表示。

她指出,为了实现共同富裕,一方面需要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另一方面需要压降民生刚需领域生活成本,并健全公共服务体系。此外,新业态的发展赋予共同富裕更多内涵,涉及衣食住行等民生刚需领域的互联网平台企业需要重视政策引导。

杨帆认为,初次分配对居民可支配收入贡献超过85%,改革牛鼻子在于健全对劳动、科技、土地等要素合理的市场化评价和报酬分配机制;二次分配将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预计未来将健全直接税体系并深化房地产税试点;三次分配是社会主体自主自愿参与的财富流动,未来政策或出台税收引导等政策鼓励公益慈善事业等发展。

**经济治理框架正在转变**

事实上,无论是中国去年年底以来席卷平台科技企业的监管风暴,还是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打压、房地产调控持续高压同时加强对住房租赁支持力度等等,都是在利用“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做好国内“大扫除”,降低民生成本,鼓励勤劳致富,畅通社会向上的流动渠道。

日前要求美团和阿里巴巴集团等平台企业优化算法,不得制定损害劳动者安全健康的考核和指标,印发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出台“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拟设定网约车抽成比例上限等等,目的也是为了驱使社会的分配机制向勤劳致富的劳动者倾斜。

“在阐述‘共同富裕’目标时,中国确认将努力在经济分配中增加面向劳动力要素的分配...中国经济治理框架正从‘增长优先’转向平衡经济发展和可持续性、解决社会不平等,”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称。

他指出,财经委会议希望通过再分配、社会福利、税收、慈善以及融合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等五种途径,来解决社会不平等,并促进社会流动,目标是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

他并预计,中国可能逐步对资本利得、遗产和房地产征税,并将薪资调整和经济增长与通胀水平挂钩,集中地方土地收入向欠发达地区进行财政转移支付,夯实社会基本保障体系包括低保、住房、教育、医疗和养老等,并通过税收优惠鼓励企业和高收入个人开展慈善活动,促进慈善机构和信托基金发展等。

城乡区域发展最均衡、民众普遍富裕的浙江成为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探路先锋”。

今年6月“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发布,要求着重保护劳动所得,缩小收入分配差距,目标是到2025年浙江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经济体水平,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均等化,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基本形成。(完)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