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监管雷霆整顿地方金交所 弱资质房企及城投恐受波及

路透北京9月11日 - 乱象频发的中国金融资产交易所再次迎来监管雷霆整顿。路透获悉,中国金融监管部门近日发文,对金交所提供的产品、服务及合作方均做出严格限制。而近年来因融资受阻而转战金交所的弱资质房企和城投,料在此次整顿中受到冲击。

资料图片:2014年8月,中国上海,浦东金融区的一处交通灯。REUTERS/Carlos Barria

路透看到的文件要求,各地金交所不得与互联网金融企业、房地产等国家限制或有特定规范要求的企业等合作;不得为金融机构或非金融机构相关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

文件并指出,各地金交所不得向个人销售或者变相销售产品,已经销售的必须逐步清理;不得发行、代理销售、交易中央金融管理部门负责监管的金融产品、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实际上,去年7月,各金融部委已召开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四次会议,强调清理地方各类交易所是中国“三大攻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提出的三大攻坚战包括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

上述联席会议提到,要坚决防范和化解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风险,完善退出机制,并要求2020年底完成。此次最新通知,则考虑到疫情影响,将截止时间顺延半年至2021年6月底。

“(金交所)从出生下来就一直在被整改,”华北某金交所高管感慨道。

另一个华南地区金交所人士称,近年来金交所主要做一些在传统金融机构受阻的业务,如非标债权,主体以城投和房地产居多;此番整改后,金交所可能会收缩回传统的资产挂摘牌业务,主要做企业债权和不良资产的B2B交易。

“过去几年里,一些资质相对弱的城投和地产企业在金交所融资。”一位中型券商固收业务人士对路透表示,此类被称作定向融资计划的产品,往往被包装成高收益私募债品种,并将产品分拆成多个期限产品,在形式上满足“投资者不超过200人”的要求,以降低投资门槛。

“起投金额通常为5-10万元,如果想融资5亿,为了‘满足’私募的要求,就拆成50-100期来卖。”该人士并表示,该做法显然与投资者适当性原则相悖,“会沦落到金交所来融资的公司,信用水平绝大多数都比较差,却卖给风险承受能力有限的散户。

“而且为了卖给散户,往往还得去打广告,又违反了私募类产品不得对非特定对象销售的要求,”该人士称,“之前互联网金融很火热的时候,大多数金交所都有在互金平台销售此类产品。总之,各种乱象。”

此外,中国监管部门此次整顿,也将切断信托公司通过金交所为房企和城投输血的可能。

华东地区一位信托公司中层对路透表示,客户主体为房企和城投的融资类信托今年上半年遭遇监管重击后,业内已在寻求跟地方金交所合作以绕开监管。

“信托发产品后,不再直接给融资方,而是投资融资方在地方金交所发行的定向融资计划。”该人士称,如此操作,信托产品可被认定为投资类的非标信托,从而不受融资类信托规模限制的影响。

“这次整顿以后,这条通道估计就被堵死了。”该信托人士说。

今年5月,信托公司受到融资类信托规模的限制,非标业务受到限制。有的信托公司已经在推动与地方金交所的合作。

中国银保监会上半年下发通知,要求信托公司加大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和化解,并对压降信托通道业务提出明确的要求;监管政策不会一刀切停止信托公司开展融资类信托业务,但继续压缩信托通道业务,逐步压缩违法违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的决心则明确且坚定。

2010年以来,中国各地争相设立金交所,其初衷是地方政府为解决当地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题并更好地服务当地金融机构;但随后不少金交所逐渐卷入邮币卡类、大宗商品类等非法集资事件,并招致监管部门多次重拳整顿。

**民间融资服务中心能否补缺城投定融?**

由于地方金交所数量众多,且信息披露有限,难以掌握全国金交所中房企和城投融资的规模并量化整顿后造成的影响。

“缺乏其他融资渠道的城投和房企,会有一定压力,但考虑到整改时间顺延了半年,影响应该可以承受。”前述券商人士称,对城投而言,这部分需求可能转向部分地方政府推动成立的民间融资服务中心做定向融资。

该人士进一步解释道,这类民间融资服务中心,可视为金交所的变体,往往是地方政府安排当地国企主办。

“搞个‘四不像’的新机构,打着规范民间借贷的名义,其实还是给自己的城投融资,还能收点服务费,肉烂在锅里。”他称,此类服务中心本质上与金交所差别不大,主要由市县一级政府推动当地国企主办,业务则主要集中在本地城投的融资。

“不过,虽然不叫交易所,但这类民间融资服务中心在这轮整顿里,也有被一并清理的可能。”该人士说。

对于房地产企业的融资,前述华北金交所高管则表示,清理整顿对房企融资整体影响不大,“现在对房地产企业融资收紧是全方位的,金交所(融资余额)才有多大点呢?”

**“区域内展业”的要求冲击最大**

最新下发的通知要求,不得异地开展业务,以省(直辖市、自治区)为范围限定。此外,存量金交所严格执行清理整顿,同时不得新增。部分金交所人士认为,监管的雷霆手段需要侧重业务本质。

“对于有登记结算功能的大交易所影响不大;小的交易所基本上都是在干给城投和房地产包装融资产品的活儿;以后小交易所只能备案交易,不能在上面发新产品,基本上业务就没了。”一位地方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的高管对路透表示,这些AMC此前亦作为通道积极与金交所开展合作,新规下,将无法继续扮演通道角色。

“现在的业务和交易都是线上、通过互联网的,不允许跨省展业,能制止的住吗?”前述华北金交所人士称,很多城商行、农商行都在向金融科技公司转型了,“这也是未来金交所的方向,应用区块链等技术进行数字化转型。”

他并认为,如果只能做当地的业务,没有大的意义;对金交所的监管的重心应该放在披露规则、服务能力方面。

前述华南金交所人士对路透表示,其所在公司主要承接非标转标的业务,比如主动对接两大证券交易所,帮助保理商发行资产支持证券(ABS)等标准化产品。

“文件挺不合理的,我们服务的保理商是全国性的,也不做定向融资的业务,如果直接区域划断我们的业务就很难做。”他说。 (完)

审校 屈桂娟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