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人民币频探“红线”被盯上 然监管层缓解压力工具不止一箩筐

路透上海1月11日 - 2021年开年人民币兑美元一波凌厉升势再度招来监管层出手,不过汇价波动很快重回理性;市场人士指出,当前内外部大环境仍有利人民币升值,监管层亦仍会择机引导和对冲,可盯住人民币CFETS指数96关口,而短期再现快速单边升势概率并不大。

资料图片:2016年1月,人民币和美元纸币。REUTERS/Jason Lee

市场人士多认为,去年12月美元弱势而人民币守住6.52一线,跨年后人民币“升值额度”释放,带明显的“补涨”性质,当然年初大涨也有一定的季节性因素助推,而过快升势容易积蓄单边预期,这显然不是监管层希望看到的。

“监管层盯上汇率了,人民币继续大动的概率下降,CNH期权波动率掉的飞快,”一外资行交易员称,“后面要看人民币CFETS指数吧。”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中国经济学家HE WEI亦指出,后续需要关注CFETS指数96关口水平,“央行不希望出口商承受汇率不具竞争力的负担,...,央行会努力保持人民币在贸易加权条件下的稳定,而美元仍处于熊市中,估计人民币还会上涨。”

人民币兑美元跨年后第一个交易日即劲升1.2%至6.4628元,刷新于两年半新高,随后人民币中间价大涨并创下2005年汇改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市场做多意愿浓厚;不过上周二午后随即有大行美元买盘涌入,随后央行接连出台政策,积极引导市场预期。

对年初的人民币大涨除了“补涨”外也有季节性因素,法巴银行驻北京外汇利率策略负责人季天鹤认为,通常农历新年之前市场的结汇需求会比较高,预计第一季度人民币汇率或升至6.2附近,当然人民币不大会直线上升。

渣打银行中国高级经济学家李炜预计,短期人民币跟随美元波动,预计上半年经济表现要好于美国和其他海外市场,6月末估计人民币可以升至6.3附近;但下半年经济增速会下降,欧美经济也将复苏,人民币可能回落到6.45附近。

而人民币快速升值并非好事,这会导致出口放缓,同时金融状况趋紧,企业在结汇时可能面临汇兑损失,另外人民币汇率过强也可能导致进口替代国内原材料。外管局明确表示,要加强市场预期管理和宏观审慎管理,避免外汇市场无序波动。

华侨银行经济师谢栋铭亦指出,中国经济基本面和利差优势利好人民币,但人民币能否进一步上升,还需取决于美元因素,以及市场对央行取态的预期。近日央行放宽资金流出及限制资金流入的举措,被解读为放缓人民币升势的信号。惟若美元进一步走弱,人民币仍可能上望6.4甚至6.3。

**稳预期还有很多工具**

由于中国的基本面和利差优势在一段时间内仍将维持,因此在汇率弹性上升的基础上,分析人士也建议,应该继续放宽资本流出限制,同时提高流入门槛,如果单边预期强烈,此前的应对贬值的逆周期举措也可以反过来应对升值。

花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就建议,应迅速放宽对资本流出的管制,例如居民每年5万美元的外汇额度可以放宽,这会在短时间内缓解人民币的升值压力,同时也可以积极推进人民币跨境使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央行还可通过放宽对外国公司的利润汇回,另外境内公司赴境外投的规定亦可迈出一大步,”法巴银行季天鹤亦认为。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若人民币保持升势,则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好时机,债券通“南下”可加快推进,促进内地投资者的多元化资产配置,另外两地理财产品互联互通也会加速推进,助力资金适度外流。

对监管层来讲,总是希望人民币缓升,一旦人民币汇率单边预期强烈,央行的逆周期举措也可能再度被使用。“央行可以提高远期结汇成本,甚至启动逆周期因子来过滤非理性的升值,央行推出政策以来,还没使用这些工具来平抑升值,”瑞穗银行亚洲首席策略师张建泰称。

而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明确则指出,今年外汇政策组合即是:增加汇率弹性+扩大资本流出+调控资本流入。

**近期部分外汇监管一览**

2020年10月

--银行代客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再度归零

--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喊话:根据外汇市场和跨境资金流动形势,动态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和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系数

--外管局王春英喊话:强调汇率风险中性

--人民币中间价逆周期因子“淡出”

--外管局称,计划新增约100亿美元QDII额度,QDLP规模也将扩大

2020年12月

--央行将金融机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参数由1.25下调为1

2021年1月

--境外外币放款余额的币种转换因子由0调整至0.5

--境外放款的宏观审慎系数从0.3上调至0.5

--央行将企业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由1.25下调为1

--外管局: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引导金融机构和企业坚持风险中性原则,打击外汇投机行为;加强市场预期管理和宏观审慎管理,避免外汇市场无序波动。(完)

审校 杨淑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