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市场洞察:人民币强势而外汇占款10月仍现九连降 转正时机似未到

路透上海11月16日 - 进入10月人民币继续加速上行,人民币汇率CFETS指数升破95关口至半年新高,更凸显汇率的强势,但10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现九连降,并未见转正,从侧面看出监管层使用更为市场化手段调节,并未直接入市干预。

资料图片:2016年1月,人民币和美元纸币。REUTERS/Jason Lee

今年人民币汇率表现和2017年比较有些类似,从2017年人民币和外汇占款变动看,外汇占款持续转正的时机似乎还未到来,一方面汇率还没强到无法容忍的地步,另外监管工具箱中仍有可以释放的政策,但当前汇率已然偏强,外汇占款何时转正值得关注。

人民币在5月底开始加速升值,美元走弱也是因素之一,另外中美贸易战不确定性下降,美国大选后中美关系或朝向“更可预测”方向发展,而内部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向好,叠加中国金融市场加大对外开放,中美利差维持在很阔的水平,这些都有利于人民币升值。

花旗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大量的资本流入也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应尽早考虑,例如适当收窄利差来缓和流入规模,以减少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时资金外流带来的负面冲击。

回看2005年汇改后的人民币两轮长时间单边升值,外汇占款规模也是持续上升,两者互为加强,外汇占款流入期间的资产泡沫和流出期间的货币错配调整对金融市场的负面冲击也十分明显。

不少人士也担心,如果不控制汇率升势,则可能会更吸引资金流入,这会影响出口的复苏(近期出口持续向好多受外部刚需影响,汇率变动暂时不敏感,待外部恢复生产,出口替代料会回落,过高的汇率并不利于复苏),并推升资产泡沫,巨大的利差又会加剧货币错配,这会在未来资金流出时带来巨大的冲击。

而入市干预又会影响变相流动性投放,导致货币政策扭曲,这和监管层提的内部平衡优先相悖,监管上似乎面临“升值困境”。

面对汇率加速升势,中国监管层10月将远购风险准备金再度回归中性,随后又主动淡出中间价逆周期因子,另外最近两个月监管层前后审批了逾150亿美元的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寄望通过宏观审慎举措回归和放松资金流出等举措缓和汇率的持续升势。

当然监管层还可以通过向市场喊话、或者通过大行进行维稳等举措来稳定汇率,当然也可能通过收窄利差的方式缓和流入带来的汇率持续升值,甚至通过行政手段来控制资金流入的速度等等。入市干预也是选项之一,不过这个选项已然不大启用。

10月第一个交易日人民币劲升1.45%,整个10月人民币累升1.65%至6.7002,连升五个月,累升幅度近6.5%,足见人民币极为强势。横向看10月美指升值0.16%,而欧元、英镑兑美元分别贬值0.61%和升0.19%,另外日元兑美元则升0.77%,亦可见人民币强势。

**持续升值背景下,外汇占款何时转正值得关注**

需要指出的是,最近两年人民币受中美贸易战等因素的冲击,汇率弹性大幅上升,监管层和市场参与者对汇率波动的承受力也明显上升,从风险逆转等指标看,人民币并没有累积明显的单边升值预期,这其实给了监管层更多的定力。

另外从国家提出“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来理解,要大量增加进口,同时内循环为主体,偏强的汇率会是更正面的选择。而欧美持续宽松将带来的流动外溢,料汇持续影响新兴市场货币,包括人民币。

但在未来2-3个季度疫苗的推进或是大概率事件,如果欧美经济转为复苏,中国在疫情期间的优势可能会减弱,宽松导致的通胀预期也会收窄中美、中欧利差,这些在未来都可能给人民币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另外中美关系能否稳步向前,美元能否持续偏弱仍未可知,而人民币弹性已然较高,综合这些看,外汇占款很可能延续低波动,全球政经讯息万变,外汇占款的月度变化数据仍值得关注,因为这是观察监管层对汇率升值容忍度的关键窗口。

如果汇率升值已达到监管层容忍底线,抑制汇率升值速度的操作也会出来,人民币的升值步伐会放缓,外汇占款将转正。如果央行对汇率升值的容忍度较高,那么人民币升值的幅度会更大,但外汇占款的增长就很有限。

此前中国央行公布,受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中国10月末外汇储备规模降至四个月低位3.128万亿美元,环比下降145.8亿美元、降幅0.46%。路透根据中国央行公布的数据计算,当月外汇占款减少47.91亿元,为连续第九个月下降。

外汇占款是央行收购外汇资产而相应投放的本国货币,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增多,表明央行向市场投放了基础货币;反之如果外汇占款减少,则是央行回收了部分人民币,向市场提供了部分美元。

外汇占款曾经是中国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工具,不过在2015年8.11汇改以后外汇占款曾持续缩减,央行通过向市场投放美元来稳定汇率,而随着人民币汇率弹性上升,外汇占款的波动不断下降,2018年12月开始外汇占款的月度变动均不足100亿元,表明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式干预。(完)

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