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8, 2019 / 8:53 AM / 3 months ago

1月人民币升值主因美指下跌和逆周期调控效果显现--专家

路透北京2月28日 - 中国金融40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称,1月人民币汇率上升主要是美元指数下跌与重启逆周期因子调节所致,境内市场外汇供求平衡有余,逆周期调控措施效果显现,而境外配置人民币资产热情高涨,间接推动境内人民币汇率反弹。

中国外汇杂志官方公众号刊登对其专访指出,1月,反映境内客户市场外汇供求关系的银行即远期结售汇(含期权)顺差合计101亿美元,上年同期为逆差9亿美元。

而从去年8月初恢复征收外汇风险准备金以来,到今年1月末,银行代客未到期远期净购汇额累计下降了414亿美元,未到期期权Delta净购汇敞口增加了204亿美元。二者轧差以后累计减少净购汇头寸210亿美元,从而增加了即期外汇供给。

同期,银行即期结/售汇逆差累计达483亿美元。加上这部分新增外汇供给后,含期权的银行即远期结售汇逆差累计额降至273亿美元。显然,如果只看即期结售汇,会严重误判境内外汇供求状况。

文章称,从1月的形势来看,人民币贬值压力有所退潮,汇率稳中趋升,而基础国际收支状况继续强劲,汇率稳定条件更为坚实;市场结汇意愿增强、购汇动机减弱,市场情绪保持平稳;且1月未出现因升值导致的外汇甩卖行为。

境外配置人民币资产方面,1月,在中美重启贸易磋商及美联储加息预期减弱的共同推动下,股票通项下北上资金净流入619亿元,创下股票通业务开通以来最高月度净流入记录。同期,境外机构还增持人民币国债239亿元,增持同业存单193亿元。陆股通和RQFII项下北上人民币资金,通常在香港市场兑换成人民币再调入境内。

受此影响,当月银行代客涉外人民币收付净流入折合156亿美元,为2015年8月以来最高。这部分资本流入在境外结汇,减少了境内外汇供给,令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由总顺差413亿美元降至257亿美元。不过,由于货物贸易与直接投资合计的顺差增加较多,1月涉外外汇收付顺差仍为2014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当然,境外“截留”的这部分外汇也不一定完全流失了,因为它们有可能通过银行购售汇渠道,到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卖出平盘,进而间接推升境内人民币汇率。这类交易被统计为银行间市场外汇买卖,最终要么进入银行结售汇综合头寸,要么进入国家外汇储备,不会反映在银行结售汇统计中。

需要强调的是,前述境外结汇没有推高境外人民币汇率。境外人民币汇率交易价(CNH)相对境内人民币汇率收盘价(CNY)偏强的天数仅占22个交易日的22.7%,远低于去年第四季度平均占比40.0%的水平。

这与境内人民币汇率收盘价相对中间价偏强的交易日明显增多形成鲜明对比,说明境内外市场的交易方向和力量不尽一致,市场并未重回单边升值预期。长期以来,市场一直纠结于CNY与CNH究竟谁影响谁。这其实并非绝对。仅就本轮人民币汇率上涨而言,显然是CNY带动了CNH走强。

人民币汇率在2019年1月一改去年下半年的沉闷气息,掀起一波波澜壮阔的升值。人民币兑美元1月升逾2%,收复了去年近半数跌幅,无疑为巩固汇率稳定预期进一步奠定基础,但仍需提防中美贸易冲突的扰动。(完)

发稿 李文科;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