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资本项下输出人民币看似水到渠成 但国际化仍非坦途
2017年8月18日 / 凌晨4点53分 / 1 个月前

焦点:资本项下输出人民币看似水到渠成 但国际化仍非坦途

资料图片:2010年11月,香港,一名男子站在一辆电车上的人民币货币符号旁。REUTERS/Tyrone Siu

路透北京8月18日 - 紧锣密鼓推进中的一带一路建设为资本项下输出人民币迎来良机,有望将自2009年开始的人民币国际化从之前主要通过贸易项下推进真正拓展至资本项下,并有助于改善中国国际收支状况,但国际化的实践并非坦途。

一带一路建设虽然融资需求庞大,但沿线国家多数只有贸易项下开放,没有实现资本账户开放和货币可兑换,且建设所需融资多为中长期投融资需求,再加上不少沿线国家还面临政治动荡、战争、经济衰退等状况,人民币输出必然面临多重挑战。

“可以借助‘一带一路’建设的契机,扩大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的输出,同时平衡好本币输出和防范风险间的关系,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迈入新阶段。”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一论坛上指出。

不仅如此, “一带一路”倡议的执行或未来发展对中国改善海外资产结构会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将进一步增加ODI在中国海外投资中的比重,有助于提振中国整体海外投资收益,从而改善中国作为海外净债权国却长期维持对外投资收益逆差的状况。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指出,从存量方面看,中国海外投资的规模从2014年的925亿美元,到2015年1,114亿美元,就是说跟“一带一路”相关的海外投资存量在中国总投资和中国的ODI存量中作出了重要贡献,而且相信以后的贡献会越来越大。

当然,考虑到一带一路国家多数为发展中国家,有些还面临战争、国内政局动荡等极端状况,中国在推进人民币资本输出的同时,也面临政治动荡、金融体系不发达等多重风险,能否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余永定就提到,中国在一带一路的重要资金接收国--巴基斯坦的总投资将达到460亿美元,考虑到当前巴基斯坦的现状,能否收回投资就比较令人担忧。

他分析称,虽然巴基斯坦的国内形势趋向稳定,经济增长速度也明显上升,但1979年到2017年,巴基斯坦年均经常项目逆差是5.5亿美元,基本上没有顺差,且2017年巴基斯坦经常项目逆差对GDP比值上升到4%,如果上升到6%,就可能会发生危机。

“这个国家(巴基斯坦)长期来讲还是不太好的,再考虑到国内阶级冲突、民族冲突、宗教冲突、地区冲突,还有严重的恐怖袭击活动,我们在巴基斯坦的投资是否能够把钱赚回来、把本收回来,是值得我们慎重考虑的。”他称。

依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2016-2020年间,除中国外亚太地区国家仅在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就约为每年5,030亿美元,但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资金供给量总额仅为每年1,960亿美元,供需差额高达每年3,070亿美元,约占所涉及地区GDP的5%。据此推算,“一带一路”全部覆盖区域中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将会超过每年6,000亿美元。

**经常项目输出人民币遇阻**

孙国峰认为,目前人民币已经成为贸易结算货币和投资货币,但持续通过“经常项目输出、资本项目回流”的方式输出人民币面临制约。

信用货币体系下,货币国际化本质是上通过信用货币创造实现本币的输出和国际使用,主要表现为本国银行体系扩张对境外主体的资产。

从信用货币制度的角度看,经常项目下的本币输出性相当于本币与外币之间的兑换,可能会加大外币输入,没有真正实现本币输出;而中国贸易结构亦制约人民币贸易输出规模。

更重要的是人民币输出规模受人民币汇率和人民币资产收益率波动的影响较大,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人民币的意愿很大程度依赖于人民币汇率和资产回报率这两个条件。当国内外经济形势发生变化,对人民币汇率或人民币资产回报率的预期发生变化时,人民币输出会出现波动,有时这种波动还会比较大。

的确,和资本项下输出人民币更多属于中长期投融资需求不同,经常项下输出的人民币,更多属于相对短期资金,在离岸人民币市场没有足够吸引力时,就只能选择通过资本项下回流到境内,这种短期跨境资金的流动则会对外汇供求以及汇率造成较大影响。

实际上自从2009年人民币国际化从贸易输出人民币开始,短期资本流动给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带来的困扰一直存在,亦是监管层最终将跨境资本流动纳入宏观审慎管理的原因之一。

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指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人民币计价结算仍有较大发展空间,今后在沿线国家提高人民币的作用和地位,将是努力的重要方向。

事实上,推动人民币计价结算不仅有利于节约境内企业对外投资的汇兑成本,也有助于缓解沿线国家国际清偿能力约束,最终建立更加稳固的国际货币体系。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跨境贸易人民币实际首付7,786亿元,占双边贸易额的13.9%,同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双边贸易使用人民币的比重较低,超过10%的只有七个国家。

**资本项下输出的挑战**

但资本项下输出人民币的挑战相当巨大,虽然人民币可输出规模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融资需求都相当巨大,但连接这两端的金融服务却是细细长长,呈现“哑铃”状。

现在中国急需提升的是如何打通两端,做强连接两端的金融通道,包括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拓展离岸市场深度和广度,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等。

相比单纯贸易往来过程中银货两讫的简单贸易融资过程,一带一路的中长期投融资主体的经济金融服务则要求更强大的金融基础设施和多方面的金融安排。

中国央行上海总部跨境人民币业务部主任施琍娅就提到,对一带一路国家调研发现,沿线国家多数没有实现资本账户开放,中长期投融资需求就面临币种选择,投资回收保障,以及在当地的经营后获得的当地货币的兑换、汇率敞口、时间敞口等问题,这些都需要管理。

“现在“一带一路”有很多长期投融资,这意味着什么?需要当地经营。当地经营会有当地货币的收入,而当地货币的收入能不能兑换,自己投资回本能不能拿回来,这是非常大的问题。”施俐娅指出。

若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进行人民币融资,那么本币融资就要解决货币偿还风险问题,中长期投融资还要解决当地经营性收入兑换问题,以及最后的结算和回流等问题。

专家和企业建议,要推动中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进行本币投资结算,能与更多沿线国家进行货币互换,建立区域货币市场,并达成货币汇率保障条款等,亦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更好的基础。

管涛提出,目前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虽然有了很大进展,但计价仍然落后于结算,要推动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将中国购买力转化为影响力乃至定价权,搭建多层级市场体系,并考虑给在对外工程、贸易中使用人民币计价的企业一定激励。

他还建议开发人民币对沿线国家货币的汇率避险工具,有序开放金融市场,推动人民币内外循环,并推动信用评级体系的建设,且中资金融机构也要为人民币输出提供服务。

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元亦强调,目前中国财力有限,在对外融资方面要精打细算。中国应尝试多种方法来设计和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应用,通过人民币来建设海外项目,使人民币能够在未来向中国的债券市场汇入,从而建立良性的大循环而非恶性、套汇、投机的小循环。(完)

审校 杨淑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