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19 / 6:46 AM / 11 days ago

综述:中国金融风险收敛但重点领域风险仍高 建立金融机构退出机制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7年7月,中国上海,陆家嘴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11月26日 - 全球经济政治格局的深度调整显着增加了中国经济金融发展的挑战,而近年来持续推进的金融严监管也令金融体系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不断暴露。不过,由于对威胁金融稳定的重点领域风险及时“拆弹”并持续推动监管改革,中国的金融风险已由前几年的快速积累逐渐转向高位缓释,金融风险总体收敛。

然而,由于中国经济运行周期性、结构性问题仍存,金融风险正呈现出新的特点和演进趋势。央行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指出,考虑到重点领域风险仍高,重点机构和各类非法金融活动的存量风险突出等,未来将采取有效处置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持续清理整顿金融秩序等多种措施。

“金融风险是当前最突出的重大风险之一,...经过一年多的集中整治,金融风险由前几年的快速积累逐渐转向高位缓释,已经暴露的金融风险正得到有序处置,金融风险总体收敛,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央行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中称。

在各类金融风险中,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尤被市场关注。今年5月24日包商银行因严重信用风险被接管后,市场情绪遭受打击。随后锦州银行被重组、恒丰银行被注资均冲击了“银行信仰”,令市场对中国中小银行激进扩张后的高风险忧心忡忡。

不过,从央行2018年四季度对4,37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评级结果来看,中国中小金融机构整体经营稳健,且近年来通过早期纠正措施,已有164家机构评级结果改善,退出高风险机构名单。

而部分中小金融机构评级结果较差,一方面由于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总体上有所放缓,而中小金融机构对宏观经济的变化较为敏感,受到一定冲击;另一方面可能部分体现了银行风险管理要求的强化,从而可能导致一些监管指标有所下降,进而影响评级得分。

中国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首席风险官肖远企此前表示,中小银行风险处于下降状态,个别机构因多种原因出现的风险亦完全可控,也有很多化解处置的措施;整体看中小金融机构经营稳健,各项经营指标和监管指标处于合理区间。

**探索建立金融机构自主退出机制**

包商银行事件后,监管层虽然已通过预期引导、加大流动性支持等措施,一定程度上修复了市场信心,但市场对中小银行的风险仍十分警惕,这从河南伊川农商行和营口银行均因谣言被挤兑中可见一斑。

央行指出,当前部分农村合作机构(包括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和农村信用社)确实存在偏离主业、公司治理薄弱等问题,亟待通过改革处置和化解风险。

“一些农合机构虽建立起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但普遍存在‘三会’形同虚设、决策流于形式、‘一长独大’现象,监事会、独立董事无法发挥有效监督制衡作用。”报告称。

同时,在农合机构改制过程中,个别股东入股的目的就是套取资金。在大股东控制下,股东及关联方通过违规开展同业投资、关联交易等手段套取农合机构资金,使农合机构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此外,改制后的地市级农合机构在市场竞争中直面大型银行分支机构和城商行,获取优质客户的难度较大,部分农合机构为了快速扩张,将大量信贷资金投向高风险企业或大量开展同业业务,潜在风险较大。

央行指出,下一步,将完善公司治理,遵循市场化原则,把培育合格股东及相应机制作为完善农信社治理的“牛鼻子”;并加强对农合机构股东和关联方风险摸底和排查,探索不合格股东退出机制,持续关注股东与内部人的关联交易,严防内外勾结套取银行资金的行为。

央行还强调,将探索建立金融机构主体依法自主退出机制和多层次退出路径,完善金融机构资产、负债、业务的概括转移制度,建立金融机构风险预警及处置机制,尤其是明确风险处置的触发条件、制定退出风险处置预案、丰富风险处置工具箱。

**应对风险的工具箱**

除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外,重点领域风险还包括: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存量规模大,公司信用类债券违约压力较大,房地产市场风险可能在某些区域显现并传导至金融机构;个别金融控股集团、网络借贷存量风险仍然突出,金融市场异常波动风险亦不容忽视。

央行指出,应对这些风险的措施包括: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坚决不搞“大水漫灌”,有效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打通金融资源配置到实体经济的“最后一公里”,推动形成经济金融良性循环;坚决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有序化解存量。

同时,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的主体责任,加大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力度,继续有序处置重点金融控股集团风险,着力化解地方中小金融机构风险。严厉打击金融犯罪和金融腐败行为,健全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严格股东监管,加强内控合规,防止出现“内鬼”。

在全面清理整顿金融秩序方面,持续打击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活动。做好各类风险处置预案,及时发现和果断处理各种可能爆发的突发风险。继续大力整治交易场所违规开展业务,推动交易场所有序整合撤并,坚决依法关闭撤销严重违规、整改不力的交易场所,切实化解交易场所存量风险。

在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风险方面,加强对股市、债市、汇市的实时监测,阻断跨市场、跨区域、跨境风险传染,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同时,主动做好预期管理,建立金融委办公室新闻发言人制度。

在完善监管制度方面,尽快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完善金融基础设施监管制度;积极探索以存款保险为平台,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金融机构退出机制。(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