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16 / 9:44 AM / 2 years ago

特别报道:中国教育机构如何勾搭上美国顶尖大学

路透上海/纽约谢尔特岛12月2日 - 本森(Thomas Benson)曾经在佛蒙特州经营一个小型的文理学院。格斯纳(Stephen Gessner)曾担任纽约谢尔特岛教育委员会主席。

2016年11月16日,北京,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总部的企业标识。REUTERS/Jason Lee

最近,他们为想获得竞争优势的中国教育培训机构打开了方便之门:让这些机构的学生能够直接接触美国顶尖大学的招生官。

过去七年来,本森和格斯纳担任过三家中国大型教育培训机构的顾问。他们曾招募数十位美国大学招生官飞到中国,与这些机构的学生客户见面,这些机构负担他们的大部分旅费。参与这些活动的学校包括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本森及格斯纳代表过的两家机构--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EDU.N)和狄邦教育管理集团,向学生们提供的服务不仅仅是与招生官见见面而已。

新东方八名前任及现任员工,以及狄邦17名前任员工曾告诉路透,这些机构参与了大学申请资料欺诈,包括撰写申请文书和教师推荐信,以及篡改高中成绩单。

这些新东方员工表示,大多数客户缺乏自己写文书或个人陈述材料的语言技能,所以由顾问代笔;只有很优秀的学生才会自己写初稿。新东方和狄邦否认他们容忍或有意地从事申请欺诈行为。

基于他们为狄邦开创的模式,本森和格斯纳帮助新东方将学生客户介绍给美国招生官。他们是快速成长的中国学生赴美留学市场中的关键人物。

位于北京的新东方是一家大型综合性教育科技集团,创建于1993年,是中国最大的民间教育服务机构,每年为超过200万名中国学生提供教育服务,已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新东方每年的净收入约为15亿美元,来自于考前培训和英语课程等项目。今年,新东方大约有一万名客户被美国大学和研究生院录取。

赢得美国大学招生官的信任是其业务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新东方旗 下的留学服务机构--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在中国各地设有服务中心,拥有3,300名顾问和员工。它向学生收取的费用通常为1,450-7,300美元,提供的服务项目包括推荐大学以及准备申请材料等。

**“这是行业特点”**

据路透看到的一份新东方和学生签订的合同,提供的服务包括“写作或润色”部分入学申请材料。合同显示,新东方会为客户设立一个电子邮箱用于和大学联系,并在申请成功之前单独掌握邮箱密码。几名离职员工表示,一些学生甚至从未见过自己的入学申请,因为新东方控制着整个流程,包括向大学提交申请材料。

目前美国大学院校愈来愈依赖中国学生,这些学生通常会缴纳全额学费。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资料,来自中国的学生在2015-16学年增加了9%,达到135,629人,占美国全部国际本科生的近三分之一。

帮助中国孩子进入美国学校,已经变成一个可观的行业,在中国涌现出数以百计的公司在留学咨询领域淘金。这些公司通常收取大笔费用提供各种服务,有时包括帮助学生在标准化考试中作弊、申请材料造假等。

为学生捉刀代写入学申请材料在中国十分常见,有些写手甚至公然谈论这一操作。

“我在新东方工作的时候,曾帮学生写申请论文和推荐信,现在我在自己的咨询公司仍然这样做,”新东方的离职员工David Shi向路透表示。“我知道这有道德层面的问题,但这是行业特点。”

许多参与新东方及狄邦安排的中国之行的美国大学表示,接受这些中国机构的差旅费用并无不当,他们没有听说那些欺诈指控,也没有任何学生获得过特殊考虑。一些大学表示,他们已经停止或是将会停止参加这些有补助的中国差旅。

本文提到的美国大学院校发表的评论汇总表:tmsnrt.rs/2fX8GWZ

本森在回应诈欺指控的声明中称:“在招生咨询行业,有许多不好的从业者和不良行为,在中国和美国均是如此。每次去中国访问,我们都大力提倡在招生程序上坚持最高的诚实标准。我们相信,我们和那些与我们同去的人都坚持了这些标准。”

新东方称其咨询部门“为长期致力于教育和坚持高标准而自豪”。新东方还表示:“公司业务操作有严格的政策和程序,防止协助学生的员工作出任何未经允许的行为。”

本森现年76岁,会说中文,曾经担任位于佛蒙特州珀尔特尼的绿山学院校长。他说自己一生迷恋中国。他大学时的室友是中国人,1980年代他在马里兰大学担任教授时,曾在中国负责一个春季学期项目。本森也是ASIANetwork的联合创办人,这是一个由约170家大学组成的协会,旨在促进亚洲研究。

“中国一直存在于我的血液中,以及我的家族史中,”他说。

他说他第一次见到格斯纳是在八年前,当时格斯纳在上海狄邦担任顾问。狄邦的业务包括在中国的高中开设国际课程、提供大学咨询服务,对一名学生的收费甚至能超过32,000美元。格斯纳现年72岁。

**建立信誉**

狄邦高管称,他们想帮助更多学生在美国学习。所以他们先后聘用了格斯纳和本森帮助培训顾问,并开发学生交流项目。

2009年起,格斯纳和本森组织留学巡展活动和夏季特训营,让美国院校的招生官与狄邦的学生们在中国见面,并为他们提供大学申请咨询服务。本森称,他和格斯纳通过在高中或高校的人脉接触这些院校招生官。

他们说,为了建立起与大学之间的信任,他们成立了一家总部在纽约的非营利性机构:美国文化教育委员会(Council for American Culture and Education,CACE)。

“作为顾问参加活动,让人觉得更受尊敬。这帮助我们招揽到数家院校(招生官),”格斯纳称。

这个策略颇为奏效。最初的参与者包括康奈尔、斯坦福、斯沃斯莫尔学院(Swarthmore College)、艾莫利大学(Emory University)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University of Michigan in Ann Arbor)等知名院校的招生官。

但CACE并未在美国及纽约州报税时披露其与狄邦的关系。路透10月曾报道,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表示,将审查这一公益机构。如果当局找到CACE违反纽约法律的证据,那么可能会展开正式调查。

路透的这份报道还称,狄邦八名前员工还披露公司怎样参与大学申请欺诈,包括为学生代写申请文书,以及修改推荐信。文章发出后路透又采访了九名狄邦前员工,也给出了类似说法。

狄邦在一份声明中称,“如有任何员工可能未遵守公司法律及/或道德标准的任何情况的可信证据,我们将迅速彻查;若发现存在任何疏漏也将采取适当行动。”

本森和格斯纳表示,他们2012年被新东方聘请为顾问,并将CACE的控制权交给狄邦。

本森称他们与新东方达成的财务安排同他们与狄邦达成的协议“如出一辙”:两人每安排一次招生官中国行可获得50,000美元。他们还在纽约成立了另一个非营利机构--国际文化教育委员会(CICE)。本森称,CICE不受新东方控制。

两人拉来了不少曾参与狄邦特训营的大学,还有一些其他学校,包括哈弗福德学院(Haverford College)、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以及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新东方负担他们在中国前往各个城市的旅费。

**接触的代价**

为了说动大学参加新东方的中国之旅,本森和格斯纳使用了在狄邦时已逐步完善的做法。从2009年到去年,新东方和狄邦均负责为本森和格斯纳请来中国的每一名美国大学招生官支付机票、酒店和其他旅行费用。“要不他们不愿意去,”本森说。

美国大学招生官的道德规范没有对这种安排是否恰当作出规定。美国宾州Wynnewood的退休高中顾问万尼(Cigus Vanni)表示,大学接受这种款项“绝对”是违反职业道德的。

他把这一行为比作一种“收钱办事(pay-for-play)”,让中国学生可以得到特殊待遇。而美国国内不少申请名牌大学的人并没有机会与招生官直接接触。这些大学的录取比例可以达到5-20人中录取一人。

“你等于让这些人可以直接接触大学招生官,而其他人则没有这种机会,”万尼表示。万尼目前在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 简称NACAC)的招生实践委员会任职。“作为回报,有些事情是可以预料的。”

新东方向潜在客户宣扬与招生官接触的好处。在新东方官网的宣传资料中,描述了在2014年美国本科名校见面会中,新东方安排一名学生“跟卡尔顿招生官近距离接触”。

这个成功案例的结局是,这名女学生收到了卡尔顿学院(Carleton College)的录取函。

卡尔顿学院招生官在2013、2014及2015年皆参加了新东方资助的巡回见面会,也参加了狄邦资助的六次特训营。卡尔顿学院副校长及招生处主任Paul Thiboutot表示,学校对新东方的广告并不知情。他表示,卡尔顿学院目前正在重新考虑是否参与这类项目,“极可能以后不会再参加”。

“我们确实认为,如果这些中国企业涉嫌从事大学申请造假行为,接受他们全额赞助的巡回见面会可能有道德问题,”他在电邮中表示。

休斯顿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招生处主任沃纳(Dan Warner)表示,学校2014年同意派出一名招生官参加一场巡回见面会时,当时认为行程是由CICE赞助,不是新东方。他表示,莱斯大学如果知道新东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不会参加的。但本森表示,当时已清楚说明新东方的角色。

Olivia Qiu说,2010年她通过新东方申请了八所美国大学。在完成了一份调查问卷后,剩下的事情就由顾问接手了。“我什么都没写,他们都帮我写了,”她说。

Qiu最终没有就读这八所大学中的任何一所。她入学前在天津新东方找了份工作,说自己为学生写申请文书。她说,其他员工负责写个人陈述、补充文书以及推荐信。“有时候,学生在提交前甚至没有看过(申请材料),”她说。

她表示,出于道德方面的担忧,她退出了。“我当时只是认为,那样做不对,帮学生不是那么帮的,”她说。

**感觉“真的很纠结”**

一位新东方在职员工称,有一次他帮一名学生修改了整个高中成绩单。一位2014-2015年在职的前员工将新东方的大学申请流程比作一条装配线:一个人负责与学生家长签订服务合同,另一个人整理大学清单,第三个人完成申请材料,第四个人负责向各所大学提交。

Alan Li于2012-2013年在上海从事申请材料部分。他表示,他负责写个人陈述和修改学生们自己写的推荐信。他说,在写作文书的过程中会用到学生调查问卷中的材料,如有必要也会自行编造。

Li表示,他起初觉得“真的很纠结”,但最后还是决定,值得为“写作水平太次”的好学生破回例。

本森及格斯纳在今年初辞去了新东方的工作,转而聚焦于印度、斯里兰卡及非洲等新市场。

但他们并未放弃中国市场。CICE在6月时代表中国启德教育集团(EIC Group),为美国七所院校的招生官组织了一次巡回展。

“我这次较晚才开始发出2016年中国夏季巡回展邀请函,主因我们(CICE)已结束与新东方的合作,转而与一个新的中国伙伴进行合作,”本森在3月寄给佛罗里达大学招生官的电邮中写道。“我们应EIC之邀--这是一家大型且更有创新性的中国教育机构,与他们合作组织系列夏季巡回展--寄宿学校、大专院校及研究生院。”

在这七所院校中,除佛罗里达大学以外,还包括科罗拉多学院(Colorado College)、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马卡莱斯特学院(Macalester College)、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以及罗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

据本森的说法,启德教育集团向CICE支付了3.5万美元,并在公司网站上发布广告推介这次美国院校巡回展。广告宣称,与招生官“套磁、切磋”,申请名校成功一半。在路透就此询问该公司之后,这个广告就消失了。

启德教育集团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这项活动是对外公开的,旨在提升中国学生的真实综合申请能力。她并未回应有关这则广告的询问。

本森称他没看过这个广告。“那确实很糟糕,极其糟糕,”他称,“我的天啊。”

美国相关院校方面的评论一览:tmsnrt.rs/2fX8GWZ

英文报道全文(附照片和图表):here

英文“标准化考试与大学录取内幕”系列报道一览:here

(完)

编译 路透中文部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