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 2018 / 12:20 AM / 20 days ago

焦点:中资行债转股子公司新规落地 业内忧心套利难防降杠杆成表面文章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7年7月,中国上海,陆家嘴金融区一瞥。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7月1日 - 中国银保监会日前出台银行系债转股子公司规则,明确公司业务范围、资本管理等重要内容促其规范运作,并显著拓宽资金来源,以解决此前长期资金偏紧难题。不过,更为核心的内容--此类公司与商业银行并表资本监管规则未予优化,沿用现行股权投资标准会对银行形成较大资本损耗,掣肘债转股项目落地步伐。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办法对转股企业严加限制,并鼓励银行通过交叉实施债转股实现市场化定价,但由于绝大多数企业股权会计处理缺乏公允价值参考,银行存在监管套利空间,大量推行或令降低企业杠杆率沦为“表面文章”。

他们称,此前落地的债转股项目多对接银行的表外资金,但在资管新规下投资者适当性标准大幅提高,且债转股子公司因经验缺乏难以吸引机构投资者或高净值人群等市场化资金,面临长期资金偏紧的难题。

“办法解决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业务范围和资金来源,这点是最重要的,相当于银行开了家AMC(资产管理公司)。”某资深银行业分析师称,“由于负债来源更加容易,这类机构的扩张会加快。”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周五晚间发布“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称,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可以发行金融债券,通过债券回购、同业拆借和同业借款等业务融入资金;在确保资产洁净转让和真实出售的前提下,允许银行理财资金依法依规用于交叉实施债转股。

在资本监管方面,该办法指出,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应当按要求建立资本管理体系,确立资本补充和约束机制,有关资本充足率、杠杆率和财务杠杆率水平要求参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相关规定执行。

而根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资产管理公司集团母公司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9%,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2.5%,杠杆率不得低于6%。而对于市场化债转股的股权投资,此类机构表内的风险权重为150%,对工商业企业其他股权投资的风险权重为400%。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对于股权投资而言,目前虽然明确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层面的监管要求,但商业银行层面上的并表监管规则还在讨论中,而这个是最为核心的。

“由于AMC没有向上再进行并表的路径,他自己就是母公司,并表结果就是150%;而银行债转股子公司还需向上并到商业银行母行资产负债表中,目前实际执行的风险权重是1250%,这对银行是不公平的,会对银行形成很大的资本损耗。”他称,“这是最为核心的障碍,还有待政策进一步明确。”

**存监管套利空间**

今年以来,中国央行、发改委等相继出台举措加速债转股项目落地。但业内人士指出,债转股本身操作复杂且项目各有特点,而真正具有转股价值的企业较少,不具备大规模、迅速落地的基础。如果政策上强力推行,不仅套利行为难以避免,而且寄望其真正降低企业杠杆率也将成为空谈。

“债转股难落地的原因是由于其本身就是一种风险资产的处理,而非银行的正规业务。每个个案不同,有不同的商业和风险的考量,银行没有特别大的积极性大规模操作债转股。”前广发银行资产保全部总经理、金卓资产董事长刘律称,“可能百户不良资产中,值得通过债转股安全退出的不到20户。”

有国内媒体援引国家发改委财金司数据称,截至去年底,各类实施机构共与102家企业签订“债转股”协议,签约金额1.6万亿元,落地金额约3,000亿元,落地率约18%。

上述分析师指出,从操作过程上看,通过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持有“不良”或“准不良”资产,对银行而言可以有效规避资本与不良的双重计提,是监管套利的一大武器,操作中通过转股掩盖风险、虚增资产的可能性很大。

他进一步解释道,如在股权投资的会计处理方面,因银行对这类企业并非控股,因而会采用成本法计量股权价值。由于绝大多数转股企业未上市,其股权缺乏公允的市场价值参考,因此也无需对这部分股权计提减值准备。

“不用支付利息,不让名股实债,可以说企业不用付出什么就得到了一笔资金,银行拿到的是不知风险的企业股权,表内不用再计提减值准备,股权也没有公允价值计价,短期看来是皆大欢喜,长期不好说了,跟目前银行-AMC之间的代持业务没有本质不同。”他称。

“企业不付息、银行不暴露坏账、还降杠杆。”某国有大行总行人士称,债转股可谓“一举多得”。但他直言,债转股的核心逻辑还应是关注导致企业高杠杆或债务危机的根本原因,若债转股后其经营无法出现较为显著的改善,只是把企业的问题拖得更大、更久而已。

“对国企而言更需要国企改革,而不是债转股,这只是在拖延而已。”他直言不讳的说道。

不过在中国高层看来,当前国企改革进展不大。原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近期在陆家嘴论坛上发言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不仅是金融部门的任务,其他有关部门和各地区也要履职尽责;要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国有企业改革进展缓慢,一定程度上拖了后腿。(完)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