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综述:疫情“黑天鹅”重创盈利表现 中资大行骤提拨备力保息差

路透北京8月31日 - 在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及监管层多次“打预防针”后,中国五大国有银行中期净利增速全面遽降至两位数负值,并未太过超出市场预期。而作为管理风险的行业,如何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在变局中探索新局,正在考验着各家银行真正的经营水平。

资料图片:2019年4月,中国北京,工行支行的营业柜台。REUTERS/Florence Lo

加码计提拨备及更快速地处置不良资产,是各行应对经济下行风险及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的主要措施;国有大行高管在业绩发布会上指出,随着相关政策到期退出,不良资产将进一步暴露,但不会出现激烈的上升和反弹。

“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延缓了银行的风险暴露,延缓风险处置时间和空间。”工商银行601398.SS1398.HK副行长兼首席风险官廖林称,下半年延期还本贷款的资产质量管控压力会有所增加。

他进一步指出,疫情为商业银行风险管控和资产质量提供了实战演练和压力测试,该行将对已经实现延期还本付息的贷款进行前瞻性、精准地开展风险管控,避免风险集中暴露;将全行资产质量稳定在合理区间,确保不发生重大的波动。

建设银行601939.SS0939.HK首席风险官靳彦民亦表示,后续相关政策的到期退出可能会对资产质量产生影响,主要体现在明年上半年,不良资产的暴露会适度增加,但释放的幅度和空间不会出现激烈的上升和反弹。

农业银行601288.SS1288.HK行长张青松则谈到,目前有两类行业的资产质量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一是餐饮、住宿、旅游、娱乐等受疫情直接影响较大的行业;二是对外依存度较高、外部性不确定风险突出的行业,比如出口占比较高的低端制造业。

他并指出,该行将加强贷款监测,对重点客户实行名单制管理;进一步做实风险分类,及时认定不良,对纾困支持的客户,前瞻性地制定纾困政策退出后的对接措施。

“下半年农行将进一步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避免风险的集中释放和资产质量的大幅波动;将加大核销力度,精准开展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等。”农行副行长湛东升称。

五大行中期业绩显示,其不良贷款率结束此前连三年下降趋势,均较去年末小幅上升。其中,交行不良升幅最大,达到21BP(基点),其次为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均为7BP。

不过,从各行正常类贷款迁徙率和关注类贷款比率来看,其资产质量结构有所优化,资产质量得以夯实。正常类贷款迁徙率为正常类贷款中变为后四类贷款(关注类贷款、次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的金额与正常类贷款之比,是观测银行资产质量趋势的重要先行指标。

中国央行副行长陈雨露5月下旬曾表示,进一步促进企业贷款利率明显下行,并将延长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至明年3月底。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日则称,预计今年全年银行业将处置不良贷款3.4万亿元,比去年的2.3万亿元加大了力度;明年的处置力度会更大,有相当规模贷款的风险会延后暴露。

**净息差下行程度可控**

中国金融市场向利率市场化深入推进叠加疫情冲击,上半年国有大行净息差(NIM)均继续下行。其中,建行和工行下行幅度均达到10BP以上,其他三家则保持5BP以内(含)的个位数。

建行副行长纪志宏表示,从资产端来看,上半年为应对疫情影响,央行实施了非常大力度的逆周期政策,令债券市场收益和货币市场运用收益都有明显下降,拉低净息差8BP。同时,随着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行以及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事实存量贷款利率转换,令贷款收益率较去年同期下降9BP,拉低净息差5BP。

从存款端来看,上半年一般性的存款付息成本略有上升,对NIM影响为3BP。不过,监管部门加强监管令存款竞争秩序向好发展,且客户资产配置理念也在发生调整,不完全依赖于存款的高收益;同时,该行关注外部利率环境变化加强动态研判,不会对利差形成大的压力。

“总得来看,尽管NIM有一个逐级下行趋势,而且稍微往后一点看,可能这个压力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我们认为,总体上下行程度是非常可控的。”纪志宏称,该行能够通过精细化管理、数字化经营等方面的努力,将NIM保持在行业比较合理且仍然有竞争力的水平。

交通银行601328.SS3328.HK副行长郭莽也指出,下半年该行净息差继续有所承压,但降幅是可控的。一方面,LPR下降的滞后影响仍在逐步显现,资产收益率仍有下行压力;但交行的负债结构仍具弹性,负债成本下降也依然有空间。

他表示,交行下半年将对大额存单和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和价格进行双重管控,下半年预计再压降大额存单和结构性存款各500亿元,从而降低高成本的负债规模和成本。

**大行暂无调整分红计划**

面对疫情“黑天鹅”,尽管银保监会鼓励银行适当降低分红,把有限的利润更多用于资本补充,提高风险抵御能力。不过,五大国有银行暂无调整分红计划。

“关于分红派息,目前没有调整的计划,我们还是会按照过往分红派息的要求进行安排。”建行行长刘桂平称。

农行行长张青松亦表示,农行自上市以来,一直保持30%或以上的较高分红派息水平,未来如何调整由股东决定,“作为管理层,我们一定会为股东利益努力工作,做好做优银行的基本面,推进业务的稳定增长。”

中国银行601988.SS3988.HK风险总监刘坚东则指出,将综合考虑股东对回报的诉求、中行业务发展的需要、监管要求以及同业派息水平,确定年度派息比例。

不过,交行副行长郭莽认为,今年银行业经营环境发生巨大变化,不少银行净利润出现负增长,未来不良处置和资本消耗将持续加大,有必要研究新形势下的分红政策问题。(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