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8, 2018 / 8:16 AM / a year ago

上调对中国今年GDP增速预估至7% 年内或升息25基点--中金

路透北京1月8日 - 中国大型投行--中金公司最新发布研报,将中国2018和2019年的实际GDP同比增速预测从原来的6.9%和6.8%上调至7.0%和6.9%,预计中国今年外需增长比预期更强,将名义货物出口增速(以美元计价)预测从原来的6.3%上调至9.4%。

中金报告称,由于其对内外需的增长均更为乐观,将2018和2019年的CPI通胀预测从原来的2.5%和2.4%上调至2.6%和2.8%。基于对2018年增长和通胀更高的预期,预计今年央行可能会上调基准存贷款利率各25个基点。

以下为中金报告原文:

我们将2018和2019年的实际GDP同比增速预测从原来的6.9%和6.8%上调至7.0%和6.9%,鉴于近期通过的特朗普减税法案有望进一步刺激美国需求扩张,因此中国的外需增长也可能比之前预期的更强。考虑到税改对总需求的提振,我们将2018年美国实际GDP同比增速预测从之前的2.3%上调至2.7%,高于2017年美国GDP 2.2%的预期增长率。由此,我们将(美元计)中国2018年名义货物出口增速预测从原来的6.3%上调至9.4%。不难理解,外需增长加速将进一步提振总需求增长,并抬升通胀压力。

我们重申对 2018-19年中国内需增长相对乐观的预期。在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及随后的一系列报告中,我们阐述了对中国投资和消费增长较市场乐观的预测及其原因,简单总结看来,

► “再通涨”周期走到这个时点,居民消费和制造业投资增速本身就有加速的动力。随着企业盈利的复苏,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上升。近年来,中国低收入人群收入增速更快,而这部分人群的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因此,收入分配的改善有望进一步提振整体消费增速。同时,企业投资回报率的大幅反弹将推动制造业投资加速。具体来看,结构性成长行业的资本开支增长有望保持强劲,包括消费相关行业、环保产能投入,以及制造业升级受益行业。另一方面,在盈利改善的驱动下,重工业和农业的产能投资也可能不再继续拖累总产能投资。

► 此外,与市场共识不同,我们预计今年房地产投资将加速、而当期基建投资则保持韧性。近期土地成交增速明显上升,且今年保障房和租赁房的建设也有望带来新的“增量”,房地产新开工及投资增速有望双双加快。目前各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普遍处于历史低位,且再通胀宏观环境下置业需求难言悲观,因此房地产应该有“再库存”的需求。此外,虽然近期有关PPP项目筛选和融资的监管趋严,今年基建投资(包括PPP在内)项目的落地和执行速度可能会继续加快。尽管2017年建筑公司新签订单增速大幅上升,但下半年以来项目执行进度明显受阻——从水泥产量同比显着下降即可见一斑。考虑到2016年来地方政府现金流改善,且换届完成在即,整体基建投资新开工“失速”的可能性不大。因此,虽然2018年基建投资订单的增速可能会放缓,但我们预计当期投资活动仍将保持活跃。

由于我们对内外需的增长均更为乐观,我们将2018和2019年的CPI通胀预测从原来的2.5%和2.4%上调至2.6%和2.8%。由此,我们将2018和2019年的名义GDP增速均上修为10.9%。正如我们在近期报告中所分析,无论是从CPI或PPI的角度看,中国的通胀或比市场预期的更有“韧性”。

首先,需求改善一段时间后自然伴随着通胀上升的压力;且中国的消费品和工业品价格还受到一些“特殊”因素的提振——CPI方面,随着农业供给侧改革对CPI的“一次性”负面影响消除,今年食品CPI可能从2017年的-1.4%回弹至2.5%左右;而PPI方面,供给侧改革下产能扩张持续受限,叠加需求回升可能超出预期,PPI可能有更强的“粘性”。此外,考虑到全球油市可能会出现轻微短缺,我们近期也将2018年布伦特原油均价预测从58美元/桶上调至60美元/桶 ——油价上行将进一步加码PPI通胀压力。由此,我们将2018和2019年PPI通胀预测从原来的3.0%和2.5%上调至3.3%和3.4%。鉴于我们对名义增长较乐观的预期,非金融企业盈利或将保持较快增长,而银行的资产质量有望持续改善。具体来看,参照历史经验,11%左右的名义GDP增长对应工业企业利润速在接近20%的水平。

基于对2018年增长和通胀更高的预期,我们预计今年央行可能会上调基准存贷款利率各25个基点。此外,我们维持2018年间7天逆回购利率上调30个基点的预测不变,而其上调时点可能会与每个季末美联储加息的时点有所“重合”。我们预计中美今年的经济增长和通胀可能都会迎来“开门红”,尤其是考虑到中国2018年2月的CPI基数极低。此外,受制造业投资需求回升、基建投资和房贷需求仍保持旺盛的推动,1-2月份的总贷款需求可能也会强于市场预期。所以,我们预计3月份以后,随着市场和政府对增长减速的顾虑有所降低,货币政策的操作可能更偏“防风险”——我们预计央行年内对称加息一次(25个基点),时点或在美联储3月或6月加息以后。同时,我们维持此前2018年间将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累积上调30个基点的预测,且上调时点可能也会与美联储每季度末加息的节奏有所“重合”。值得注意的是,人民银行可以从“量”和/或“价”两方面对货币政策进行调整,即中国货币政策退出宽松在操作上不仅可以直接提高利率,也可能通过收紧信贷额度等方式间接收紧货币条件。但无论是哪种情况,结果是加权平均贷款利率和市场利率都将继续上升。

我们将2018年底美元/人民币汇率预测从之前的6.48调整为6.28。尽管我们预计美国经济增长将更为强劲,但美国需求复苏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的溢出效应可能会带动全球货币政策加速“追赶美国”,这与2004-2006年全球再周期的经验较为类似。因此,美国与其他国家“政策差”缩小的过程中,美元反而可能走弱——预计2018年美元可能贬值约2%。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基本面改善、投资回报率上升,人民币汇率有望继续走强。此外,鉴于我们预计美元可能在2018年上半年保持相对平稳、下半年加速走弱,人民币可能会在2018年下半年加速升值。

中美经济增长加速、叠加通胀上升,可能带动中国及全球的利率水平进一步上行。我们在近期报告中提到[8],全球制造业景气周期与通胀走势日渐“趋同”,而中美两国的内需则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两大“引擎”,尤其对于可贸易部门增长而言。如若我们预计,未来几年内中国的经济增长和通胀将更有“韧性”,那么全球的经济增长、通胀和利率水平都将有进一步上行空间。另一方面,中国名义GDP增速保持稳健(接近11%的水平)表明制造业盈利和投资仍大有可为,且全球亦是如此。在这种宏观环境下,制造业企业的“成本”,包括融资成本(利率)也仍有上升空间。由此,我们预计2018年底前中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会上升至4.2%-4.5%左右。此外,企业盈利持续复苏也有望推动中国(及全球)的资本开支继续回升,并持续拉动整体投资需求增长。(完)

发稿 宿泱韫;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