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5, 2016 / 3:07 AM / 5 years ago

人民币汇率暂稳之后应更重稳增长 查缺补漏防风险--中金

路透北京1月25日 - 中国知名投行--中金公司周一发布研报指出,随着中国央行不断出手干预外汇市场和打击跨境套利,人民币对美元逐渐企稳,但稳增长才是当务之急,汇率政策不应成为新的主要风险因素,汇率稳定后应查漏补缺,防范金融风险。

上周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的有效波动明显下降,中间价小幅升值。

以下是中金公司最新研报《汇率暂时稳定后该干什么?》全文: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经历了年初的震荡后在上周似有企稳迹象。在岸和离岸即期汇率的有效波动明显下降,中间价小幅升值。其背后主要原因是央行在干预外汇市场和打击跨境套利等方面措施的加码。

稳增长才是当务之急,汇率政策不应成为新的主要风险因素。稳定汇率可能导致外汇储备下降,但以时间换空间,可为增长措施的落实创造稳定的外部环境。相反,汇率不稳,外储消耗不会减少,而新增不确定性会抬高风险溢价,抑制投资和消费,令经济雪上加霜。

因此,从风险收益看,加强汇率稳定应是目前最佳的政策选择。那么,汇率暂时稳定后,政策应该怎么做?市场期待看到以下几方面:

供给需求并重,落实稳增长措施。人民币币值强弱根本来源于市场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在维稳期间,贬值预期可能挥之不去,但是并不可怕。预期是易变的,如果中国经济势头好转,预期转向可能比想象得还快。具体地,市场希望看到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供给侧改革落到实处。同时,需求侧政策也不能放,要为结构性改革创造有利的环境。

稳住汇率,货币政策才有更大的空间。大幅降准仍应是货币政策操作的核心,也有助于在产能去化过程中为银行减压。财政政策也应更加积极,改变“雷声大,雨点小”的局面,加强落实。

查漏补缺,防范金融风险。在经济放缓、尤其在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周期中,金融体系的压力必然上升。国际经济走势和货币政策分化,外部环境、特别是新兴市场的不确定性显着增加。随着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推进,跨境资本活动对金融稳定日益构成新的挑战。近期跨在岸离岸市场的套利活动放大了稳定汇率的成本,也是央行直接或间接收紧资本流动的原因所在。

人民币政策操作不当可能带来新不确定性,触发金融风险,因此保持汇率稳定应是最佳选择。维稳之余,加强金融监测并提高宏观审慎管理似乎非常必要,对资本流动适度、必要的收紧或也有合理之处。如此,一方面可减少汇率维稳的成本,另一方面也可降低系统性不确定性。

汇率政策、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开放战略再思考。从去年8月11日改革到CFETS篮子推出再到年初中间价下调,相关举措都加剧了贬值预期,引发市场动荡。人民币汇率向浮动机制过渡之路该如何走?人民币的“锚”是什么?在95%以上外汇交易涉及美元的情况下,CFETS篮子能锚定人民币吗?汇率改革和金融开放孰先孰后?

这些风波或提醒决策者对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及其中离岸市场的角色进行再思考。离岸市场为人民币走向国际舞台提供了通道,但从某种程度上讲,离岸市场诞生于监管套利,必然会对国内宏观政策构成挑战。随着市场规模扩大,这种挑战越来越不容小觑。

央行近期在离岸市场较大动静的干预措施,可抑制针对人民币的投机行为,但也会抵消之前为培育离岸市场发展所做的努力,使离岸人民币的可投资性受损。对于这些问题,我们的问题多于答案。无论如何,金融开放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如果缺乏系统性考虑和充分准备,风险爆发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维稳至何时?结束后汇率如何走?看汇率维稳期间政策做什么、怎么做。(完)

发稿 张金栋; 审校 黄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