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6, 2015 / 9:44 AM / 5 years ago

焦点:中国老龄化加剧 制度及资金储备不足致“老了谁养”成忧

路透北京2月26日(作者 沈燕) - “未富先老”的中国正品尝过往错误人口政策所带来的苦果。当经济面临“三期叠加”的下行压力时,2015-2035年中国的老龄化也进入急速发展阶段,而制度及资金等储备不足却让中国面临“老了谁养”的挑战。

资料图片:中国浙江丽水一处村庄中的老人正在看电视。REUTERS/Aly Song

周四在北京举行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及其影响”的会议上,专家们指出,要高度重视老龄化持续发展对中国经济下行带来的负面冲击,因其涉及到经济社会发展重大的战略问题,必须上升到国家的战略高度来应对。

“中国由成年型走向老龄化社会只用了17年时间,2015-2035年这20年是中国老龄化社会急速发展阶段,老年人口比重由去年2.12亿增加到4.18亿,年均增长一千万,老年人口比重从15.5%提高到28.7%。”全国老龄办副主任吴玉韶称,这跟上世纪两次人口出生高峰联系在一起。

这也意味着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中位数将快速上升,到2030年45岁以下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四分之一,劳动力整体老化。

“前年各级财政用于养老保险补助资金已经达到2,800亿元人民币,其中90%以上是中央财政拿钱,”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称,“根据我们的测算,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未来我们国家进入人口老龄化高峰的时候,我们的基本养老保险的资金缺口非常大。”

2014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总量大、速度快、不平衡、基础弱的人口老龄化加剧现状,对正面临“三期叠加(经济处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压力仍大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中国民政部等10部委近日联合发文,鼓励民间资本参与机构养老服务,支持采取股份制、股份合作制、PPP(政府和民间资本合作)等模式建设或发展养老机构。鼓励社会力量举办规模化、连锁化养老机构,鼓励养老机构跨区联合、资源共享,发展异地互动养老,推动形成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养老机构。

**老龄化冲击**

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副巡视员郝福庆指出,必须高度重视老龄化持续发展对中国经济下行带来的负面冲击。老龄化直接导致劳动力供给的减少,潜在经济增长率面临下行的压力。特别是人口红利形成的劳动力成本低这一比较优势下降乃至消失,将明显影响中国制造业出口利润。

2012年中国迎来劳动力供给减少的一个拐点,15-59岁人口第一次出现绝对值的减少,减少345万。按照目前的趋势预测,2010年到2050年,劳动年龄人口将由9.4亿缩减到7.1亿。

他并分析称,人口老化导致的居民储蓄率的变化,最终会导致全社会储蓄率下降,并影响社会资本的形成,政府财政面临收入减缓,和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支出增加的双重挤压,将严重制约政府直接投资和间接引导投资的能力。

此外,老年人口增加将使政府保基本的压力很大,公共财政在基本养老金、退休金、保险费补贴和医疗方面的支出增加。

据测算,2015年到2050年期间,全社会用于养老、医疗、照料、福利与设施方面的费用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可能会接近欧洲国家的平均水平。

针对困境,专家们也给出诸多政策建议,包括适当提高法定退休年龄,完善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个人帐户制度,逐步提高个人帐户养老金在整个居民养老金中的比重,防止过度依赖财政。

同时加紧建立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机制,实行市场化、多元化的投资运营,包括定向发行特种国债或者政策性银行债权方式,实现稳定的投资和保值增值,加强基金方面的监管等。

**现实严竣,制度资金储备却不足**

而面对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的现实,中国目前的应对基础明显偏弱,无论在政策制度和资金等各方面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郝福庆就提到,中国的养老政策体系都处在初创和完善的阶段,制度准备不足;社会养老保险作为一项兜底的保障措施,按照当前的征缴和支出水平,以及欠费、统筹、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局部地区存在收不抵支的风险,资金准备不足;人才和养老服务设施等方面也存在不足。

今年1月中国出台了有关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规定,明确实行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打破了被诟病多年的“养老金双轨制”。

对此金维刚坦称,这是从改革方面开始着手解决,但是离问题的解决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实际上中国在构建养老体系建设方面仍面临着许多难题。

首先是养老金制度设计的问题。他指出,中国养老保险目前是由基础养老金与个人帐户构成,其中基础养老金由财政支付,个人帐户主要由个人缴费以及财政补贴构成,具备保险的功能是有限的。

“我们现在的制度设计上,虽然是鼓励居民参保要多缴费、常缴费,但实际上根据调查,90%左右的参保人选择最低档缴费,这会导致一个什么后果呢?如果将来个人帐户养老金缴费很少,会导致整个养老金的结构是失衡的,这种方式会导致这种制度将来出现很大的制度上的问题。 ”金维刚称。

这也得到清华大学社会政策研究所所长杨燕绥的认同。她指出,中国现行政策都是助长早领养老金的,早领养老金的人是绝对合算,“搭了便车再下车打草搂兔子谁家都合适,就是大锅没饭了怎么办?我们现在所有的政策都是鼓励早退休的。如果有人希望晚退休其实是吃亏的,老百姓也不傻,为什么要晚呢?”

这或许也是中国财长楼继伟曾在一个会议上抱怨民生制度不完善易使财政转移支付沦为“帮穷又帮懒”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据中国现行政策规定,养老保险只要缴够15年退休后就可领取。

此外,缺乏投资运营渠道的养老保险基金大部分都存在银行里,因为活期利息低,并且在财政专户里,导致现在的养老保险基金一方面有大量的积累,但另一方面资金大量贬值。

“贬值1%一年就损失几百亿的资产,所以这个损失是非常大的。整体上我们养老保险基金整体收益率是低于通胀率的,所以整体处于缩水状态。”金维刚称。(完)

(审校 张喜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