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2, 2015 / 8:40 AM / 5 years ago

中国明年迎来去过剩产能元年 有托底的出清开始--中信建投

路透北京12月22日 - 中国国内券商--中信建投周二在最新报告中指出,中国把积极稳妥化解过剩产能作为2016年首要工作任务,表明随着经济持续下行和结构性矛盾凸显,中央对于经济现状的认识和应对之策更加务实,明年或将真正迎来去产能的元年。

该券商宏观债券团队并称,2015年的经济运行表明经济增长仍在中枢下移之中,而去产能会增加经济下行的压力,与经济下行相互作用,判断2016年的经济增速将较之2015年进一步放缓至6.5%的平台。

“政策底线决定对经济下行和结构调整的容忍度,一个是民生底线,...二是风险底线。”报告称,“调结构和保民生、防风险在短期有替代的关系,守住底线决定了去产能的渐进策略。”

中信建投预计,积极财政政策需要宽松货币政策配合,数量型的货币政策将赋予重任,2016年有望继续多次降准,其中还有应对人民币贬值带来的资金外流、外汇占款放缓的对冲意义。

“价格型的货币政策在2015年多次降息达到历史新低和美联储启动加息后空间收窄,但从国际经验和广谱利率看,仍有下行空间。”报告称。

中国备受关注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一闭幕,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列为2016年经济工作五大任务。中国供给侧改革策略终于从“纸上谈兵”落到了实际政策操作层面,结构性改革进入攻坚阶段。

以下为报告的要点摘录:

1、迎来去过剩产能元年

2015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2014年相比,出现重大变化。2014年末确定的2015年工作任务第一点是努力保持经济稳定增长,2015年则把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作为2016年的首要工作任务。这表明,随着经济的持续下行和结构性矛盾的凸显,中央对于经济现状的认识和应对之策更加务实。

PPI已经持续45个月为负,化解产能过剩早已是社会共识,但这个问题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2016年或将真正迎来去产能的元年。

2015年的经济运行表明经济增长仍在中枢下移之中,而去产能会增加经济下行的压力,与经济下行相互作用。我们判断2016年的经济增速将较之2015年进一步放缓至6.5%的平台。

2、守住民生和风险的政策底线

政策底线决定对经济下行和结构调整的容忍度。一是民生底线,“社会政策要托底,就是要守住民生底线,要更好发挥社会保障的社会稳定器作用,把重点放在兜底上,保障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基本公共服务”。在化解过剩产能中,“妥善处理保持社会稳定和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关系,要提出和落实财税支持、不良资产处置、失业人员再就业和生活保障以及专项奖补等政策,资本市场要配合企业兼并重组。要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做好职工安置工作。”

二是风险底线,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成为2016年工作任务的最后但重要的一点。“加强风险监测预警,妥善处理风险案件,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

调结构和保民生、防风险在短期有替代的关系,守住底线决定了去产能的渐进策略;而去产能的进行,也将带来金融风险暴露进一步上升,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都可能为已经形成的损失承担部分责任,对于债券而言,地方债和城投债得到了相当程度的保障,但企业债,包括民企和国企,都面临打破刚兑的趋势。

3、双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将延续

2016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财政赤字和赤字率增加,地方债务置换继续推进,但积极财政政策的效果有客观约束:一是经济减速带来的财政收入增速下降,特别在一些传统行业占比高的地区更是如此,2015年已经有多个省份财政收入负增长,二是不仅财政支出是刚性的,而且政府支出责任是增大的,推进城镇化和农民工市民化、打好脱贫攻坚战、增加政府投资保增长、精准的产业政策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在狭窄的政策空间中实施减税,“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实非易事。

积极的财政政策特别是地方债务置换,帮助企业降低成本,都需要宽松货币政策的配合。

数量型的货币政策将赋予重任,2016年有望继续多次降准,其中还有应对人民币贬值带来的资金外流、外汇占款放缓的对冲意义;价格型的货币政策在2015年多次降息达到历史新低和美联储启动加息后空间收窄,但从国际经验和广谱利率看,仍有下行空间。

4、刺激需求为主的房地产去库存能否落实待观察

推进“供给测的结构性改革”,反思传统的需求管理政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体现出的仍然是供求双面的经济政策和改革,房地产去库存策略就是刺激需求为主。

化解房地产库存成为2016年的第三点任务,并且与城镇化的推进结合。新型城镇化从2012年提出已经三年,但房地产的库存问题日益严重。如何通过城镇人口增加、农民工市民化来消化库存、打通供需通道是难题。

房地产库存过剩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其中很多城市经济增长面临压力、发展有边缘化迹象,整体上人口向一线城市集中的趋势明显。寄望自然人和机构投资者消化房地产库存需要制度创新,而政府如果增加支出责任则面临资金压力和效率问题。

加快城镇化和房地产去库存一石双鸟,良好的构想,如何落实尚需观察。

5、去杠杆还是加杠杆是就结构而言

2016年的五大任务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而去杠杆还是加杠杆,则要分部门而言。去产能将带来企业部门的去杠杆;而刺激需求去房地产库存,意味着居民部门可能还是加杠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政府支出的增长,则政府部门也将是加杠杆。

6、资本市场重要性提升

2015年尽管发生了股灾,但没有降低资本市场的重要性。会议提出,“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尽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紮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股票市场,抓紧研究提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方案”。

经济结构调整需要金融支持,间接金融的调整提供了直接金融发展的机遇,去杠杆更与资本市场相合,资本市场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完)

发稿 乔艳红;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