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1, 2016 / 8:34 AM / 5 years ago

焦点:中国股汇开年狂跌为宏观调控敲响风险防控警钟

路透北京1月11日(作者 沈燕) - 中国股、汇市意外联手狂跌引爆2016年首周全球动荡,再次凸显中国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其本质却更像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忧虑情绪的渲泄,也为中国宏观调控敲响风险防控警钟。

图为上海一家购物中心,一名男子在乘坐螺旋形扶梯。REUTERS/Aly Song

尽管中国去年GDP数据尚未出炉,已公布数据亦乏善可陈,但从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今年的“三去一补一降”五大主要任务,不难预测在经济增速放缓、强调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国潜在的风险点随时都有暴露可能,势必对宏观调控提出更高要求。

这也警示中国在推进改革的进程中,不仅要兼顾去产能可能带来的实体经济风险,更要兼顾推进金融和资本市场改革时,防控潜在风险点及排查可能引爆系统性风险的隐患,从而不伤及实体经济的平稳运行。

“经济下行时累积的风险更容易暴露,今年的“三去”任务本质上就是要让风险释放,其中去杠杆更多会体现在金融领域,去产能和去库存则体现在实体经济上,这难免会影响对资本市场的预期。”全国人大财经委一位不愿具名官员称。

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1月4日曾以权威人士七问七答方式刊登文章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领新常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供给侧改革五大重点任务;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重点和力度有所调整。

周末公布的中国2015年通胀数据亦在低位收官,全年CPI涨幅1.4%不及年初3%目标位一半创六年新低;PPI则扩大跌幅至5.2%,录得连四年负增长。

中国股市沪综指.SSEC新年第一周累计下跌10%,创四个半月最大单周跌幅。人民币汇率急贬和限售股解禁期临近成为主要原因,而刚实施的熔断机制更是起到助跌作用,当周有两天下跌7%并触发熔断,直接导致才实施四天的熔断机制自周五起暂停实施。今日沪综指收盘继续重挫逾5%至近四个月新低3,016.7点。

人民币兑美元上周则下跌1.44%,周跌幅创自2015年811汇改以来最大。上周五人民币汇价小幅收升,终止新年伊始的连续暴跌势头,也令新年首周跌幅略有收敛。

**对经济下行压力应作充分预估**

尽管从高层到学界都对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达成共识,要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唯一的出路是加快改革,中国也明确了加快供给侧改革的五项主要任务,但从理论落到实际,中国对现实的GDP增速高低容忍度到底是多少似乎也很模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日前表示,受国际市场需求约束明显增强及劳动力成本约束不断增强等因素影响,“十三五”时期(2016-2020年)中国GDP年均增速保持在6.5%以上难度很大。

而中国十三五规划建议稿则提出,要确保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这意味着“十三五”时期经济年均增长至少要达到6.5%。

中国将于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期间,讨论2016年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以及十三五规划建议的增长目标。

此外,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的释放风险过程中,中国如何依靠法律手段确保“僵尸企业”出清,在宏观调控大目标与地方短期利益的博弈间取得平衡,并有充足政府财力为社会政策兜底,确保潜在风险不转化为现实危机,显然也都对宏观调控提出更高的要求。

人民日报周一刊登评论文章称,“僵尸企业”僵而不死,是由于依赖政府补贴、银行续贷等非市场因素生存,市场机制似乎奈何不得。出清“僵尸企业”,必须让市场说了算,而不是靠政府决定谁活谁死。

文章认为,企业的生死,政府不能大包大揽,但对社会托底政策则不能撒手不管。要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并妥善安置职工,以减少对社会的冲击,降低经济社会风险。

同时,清理僵尸企业还要防止“误伤”,需谨慎划定僵尸企业,避免把一些陷入周期性困难的优势产能或必要的产能储备,也当成僵尸企业错杀,影响国民经济的根基。

**风险防控预案充足是后盾**

如果说中国去年年中爆发的股灾,和"8.11"汇改后人民币汇率的快速贬值,以及去年岁末诸多网络融资平台的跑路,已经揭示了中国资本市场、外汇市场和金融市场的脆弱性,那么新年伊始的股汇联跌无疑是对中国金融风险防控准备不足再次发出警告。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外汇专家指出,此次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就与市场对人民币形成一致的贬值预期有关,“8.11汇改本来是一手好牌,但我们却没有打好,这与汇改后的官方宣传中只注重引导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升贬的预期而忽视了汇率机制的完善,没有让市场参与者充分消化。”

他认为,这也反映出中国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方面走得很快,但相应的汇率机制和外汇管理改革方面走得太慢。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为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书系之《21世纪金融监管》中文版所作序言中就提到,金融监管要有前瞻性和适应性,还要“长牙齿”,不能只说不做。

文章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发展的速度、方式、结构、动力都在发生转化。这既是金融发展的重要机遇期,也是金融风险的易发多发期,对金融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方面,金融业要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为去产能、去库存、补短板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强有力支持。  

另一方面,中国金融风险整体可控,但伴随着经济增速下调和经济结构调整,各类隐性风险将逐步显性化,面对以高杠杆为主要特征的各类风险,要坚持用改革的思维和方法解决长期性结构性问题,以外科手术式的措施化解短期风险隐患,真正使金融体系经得起经济结构性、周期性变化的考验。  

“我们要深刻吸取国际金融危机教训,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工作的生命线,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刘鹤在文章中称。(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